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农村孩子出身的我,在就医的路上,一步步变成了金钱的奴隶,之后,便开始一发而不可收拾,贪欲让我迷失了双眼、方向、初心和本质,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硬茬子”,失去了食指之后,我才真正的明白了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变成了“要钱鬼”了,但是,在现实中,此时的我,却是一切都晚了,结束了。也就是说,从此,我便断送了我的“白衣天使”的美好生涯,同时,也断送了我的一生。

我是一名80后,出生在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里,从小我就勤奋好读,学习成绩优异,我的志向是想成为一名“白衣天使”,救死扶伤,为很多的生病的人解除痛苦,因为,我母亲就是得了子宫癌去世的,为学习医学知识,初衷也是为了成为一名医术高超的医生。我毕业于医科大学,叫张帆,毕业之后,我就职于市里一家知名度响当当的大型全科医院,成为了一名医术不错的外科主治大夫。
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可谓是人熟是一宝!所以说,只要有了病,我很多老家来的父老乡亲便首先找到我来,在我所就职的医院里看病,到时我也经常照顾他们,他们也很放心我。其实,说实话,一开始,我还是一位有良知、有道义、有热心的“好医生”。可是,在一次急诊手术的过程中,我老家的一位老乡,带着工地上一位被砸断腿的工头老板,前来找我就诊时,一下子送给我1000元的红包之后,我有些心里面“人神交战”的感觉了,起初,我是不敢收“红包”的,因为,医院里有着明确规定,主治大夫要是在给病人做手术之时,收了病人的红包,将会被直接开除掉的。所以说,当我决绝了之后,我的那位老乡却将1000元钱一边硬塞到我手里,一边对我说:“张帆,大兄弟,没事的,我们既是老乡,又是发小,知根知底,不会出事的。再说了,只要你照顾好了我们老板,他有的是钱,不花白不花,和你说句实话吧!他可是百万富翁啊!他怕死,所以这些事情,都是我的老板授意我做的,要不然,我一个在城市里工地上打工挣钱的农民工,哪里一下子拿出1000块钱来给你送礼呀!你这次,要是不收了红包,我就等于没有完成任务,所以说,你要不收,我会被开除的,老板就不让我在工地上干了,哎!到时候,我在家的老母亲,还有老婆孩子,谁来养活啊?!光指着地里的庄稼的收入,那几亩破地,还不够吃喝的呢?!”我一听,便勉为其难,面带囧色的将1000元钱,揣进了我的贴身的内衣兜内。这是我第一次收红包,心情激动不说,而且我做手术的那一双手,我心里很清楚的感觉,它在抖!和我在给病人做手术之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我做手术时,根本一点都不抖动!我知道,这是我收了人家的钱的缘故!

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更何况,我还是一名救死扶伤、心中有爱的医生,随后,我收了工头老板的红包,给他精心做了外科手术,可以说是,竭尽全力、竭尽所能呀!当然,手术做的很成功,于是,在工头老板做完手术,在医院里静养、观察治疗之时,我便三天两头的去看望他,嘘寒问暖,并时不时地提醒他注意饮食、起居等方面的医学常规的有关知识。很快,一个月之后,工头老板便伤愈出院了,虽然,他还是腿不能走路,但是自理完全是没有问题了。在临走时,这位“考虑周到、热情似火”的有钱的工头大老板,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拄着拐走到了我的主治医师办公室里,一边说,一边又掏出来了一个大红包。他冲着我乐呵呵的说道:“张帆大夫,感谢你这么短的时间就把我的病给治好了,手术更是做的不错,而且你还在做完手术之后,这么照顾我,我真是过意不去啊!今天,我即将出院了,我诚心实意的想结交你这个医术高明、有真正本事的朋友,这个红包,是我的一点‘小意思’,敬请笑纳!”我想推脱,但是,却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一是,我之前已经收了人家的一次1000元的红包了;再说了,谁还和钱过不去啊!二是,我想这家伙这么有钱,不拿白不拿,不花白不花,我可是救过他的命啊!我想着,便不再说什么了。有钱的工头老板看到我大大方方的收了他的红包,他便笑了笑,随后说了句:“张主任,你忙吧!我走了,不打扰你了,等我全好了,有空请你到大酒店喝酒去!”说着,工头老板转过身,吃力而且艰难用手,拄着拐杖,到了门口,他便带上门,走了,······。

老话讲的好,人啥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了,以后还会更多,······。所以说,从此之后,我对于收红包的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了,从我一开始的被动的收取病人的红包,到之后,也就是后来的主动和人家暗示、要红包,其实,我已经变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要钱鬼”了,而不是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了。有了钱的我,在市里买了一栋300万的别墅,开上了宝马X5豪车,还娶了一位在银行工作的、比我小10多岁的银行美女职员,并且她还为我生下来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叫张小凡。
一晃10多年,便过去了。可谓是时光飞逝,青春不再,我已是到了不惑之年了。在我当主治医师的10多年的时间里,我收了不计其数的红包,底线起点我自己设定了“红包起步价”是1000元,但是,对于我收取红包的上限来讲,却是上不封顶,可谓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我庆幸、幸运的是在这么多年里,我收了那么多的红包,竟没有出过事情,也没有一个人去有关医药部门告过我,我就这样顺顺利利的走过来了,但是,我也有些害怕,在这期间,我有2名同为主治大夫的同事,因为都收了人家的红包,事后,被人家举报,都双双被医院开除了。所以说,到了后来,我也开始,小心翼翼,有所收敛了,并且,我还花费了重金,即很多钱,将自己唯一的儿子张小凡,送去了日本国早稻田大学去留学读书了,每当同事们都投来羡慕、赞誉的目光之时,我觉得这是我培养儿子最为值得骄傲的事情了,······。在孩子去国外上大学之后,我一看,收了红包,啥事情都没有,我也再没有后顾之忧了,随之,便又放心大胆的开始收受病人的红包了。

人常说:“要想使其灭亡,必现使其疯狂!”此话一点都不假,而且还千真万确!我在2021年,同时一夜之间,接诊了2名需要五脏六腑开刀做手术的患者,一位是男性;一位是女性。当晚上,那位男性患者的家属,便偷偷地走到了我的主治医师的办公室,给我送去了3000元的红包,我收下了之后,转过天来,便给他做了手术,随后,不到一星期,他便出院,回家疗养去了。但是,那位女性患者的家属,即守护她的2个孩子,都在20岁、30岁之间,当晚上住下院之后,并没有给我送来红包,我想,也许明天会给我红包的。但是,一天过去了,却不见动静,于是,我便开始有些失望了,随即,我便开了许多的药物给她母亲吃,并且还一个劲的打点滴、输水。可是,我就是不给他们的母亲开刀动手术。等到半个月过去了,他们兄弟两人,看到一起来的那个男性病患者,都开刀做了手术,出院一星期了,病房里仅仅留下他们的母亲还没有动手术,彻底治疗好,于是,就到了我的主治医师办公室质问我:“你为啥还不赶快动手术?和我们一块住院、一起来的那个病号都走了一星期多了,你是不是在故意拖延我们啊?!”“你母亲的病情特殊,和人家不一样!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才能手术。哼!我哪能故意拖延呢?!”我一听,便立马怒火中烧。“我看就是!”他们兄弟二人齐声说道。“你们别在这里无理取闹!”我继续愤怒的说道。“我看是你收了人家的红包了吧!”其中一个长得有些像哥哥且脖子上纹着一条“小蛇”的家伙说道,其实纹着的是条小龙!“你放屁!”我一听,便再也控制不住我心中的怒火了,便发泄了出来了。他们兄弟一见此时此景,二话没说,猛然,疾步走了上来之后,一人抓住了我的一条手臂,然后,同时,每人都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扣指环,然后,迅速便套到了我的2个手的食指上面,只听到“咔嚓”一声响,随即,我便晕死了过去了,我在昏死过去的时候,只听到门外的值班护士长大声喊道:“快报警!有人袭击我们的主治大夫张帆医生啦!······。”之后,我便失去了知觉,啥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之时,我却躺在了病床上了,身旁还有2名警察,以及医院里的检查纪检人员,于是,我便明白了一切了,······。

事后,我才得知,那弟兄2人是“混社会”的小痞子,在市里,开了一家名叫“夜来香”的夜总会,很是有名,且2人在道上臭名昭著,下手很是歹毒,可谓是心狠手辣。因此,我知道自己这下子碰到了“硬茬子”了。同时,这一次,为了给母亲看病,我得罪了他们,他们也因为“伤害罪”进了牢房,我也因为自己收病人红包的事情而“东窗事发”,更为要命的是,我的双手再也不能做手术了,我失去了一颗外科大夫最为珍贵的双手!并且,在医院调查我收取病人红包的事实之后,便立马被医院给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