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初,一些开国将帅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下部队开展调研工作。罗荣桓在下部队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突出问题。这一年,全军各个部队基本实行苏联红军条令,但他发现,部队被关禁闭的同志特别多,而且理由都是五花八门的,有的因不愿参加联欢会,有的因嫌辣坚决不吃部队做的饭菜的,还有的因为说了军官工资高于士兵太多的,等等。

罗荣桓

后来,全军经过一轮认真统计,仅仅一年的时间,士兵受到惩戒的达10万之多,被关禁闭的就有3万人。一些官兵的意见非常大,说部队管理就是军官一言堂,不符合实际,有的则说军官越来越离兵了,有些部队甚至发生了军官殴打士兵的情况。士兵们对官僚主义痛恨到了极点,到了不整治就不行的地步了。

为此,罗荣桓在充分调研论证的基础上,发表了一篇《继续发扬我军优良传统》的理论文章,深入地阐明了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军照抄照搬苏军条令,导致部队管理和官兵关系脱离实际,到了极度危险的边缘。

并指出,因为我们盲目地照抄照搬,导致我军光荣传统正在渐渐流失,在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事民主制度、官兵一致等优良传统被严重挤压,部队的战斗力正在一步一步被削弱,到了必须整改的时候了。

这个问题,也得到了彭德怀同志的高度重视,。他认为,必须修改部队现行的条令,以更贴合我军实际巩固部队战斗力,并将这一情况报请中央批准后,开始组织相关人员修改条令。

实际上,这个时候军队中还有苏联顾问,而且有很大的话语权,修改现行条令,他们的反应是很强烈的。有些苏联顾问团的人,专门来找彭德怀,提出了他们的疑问,并请彭德怀解释。

彭总在几位老帅的支持下,耐心向苏联顾问解释的同时,还是顶住了压力,坚持修改我军条令。

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谁来主持,谁来牵这个头,这是一个关键环节。很显然,这件事应该由训练总监部牵头,但谁来具体负责呢?

彭德怀

为此,彭总专门去找叶剑英商量牵头人选。最后,彭总选定了时任副总参谋长兼训练总监部副部长,也就是训练总监部军事科学与条令部的部长彭绍辉。

彭绍辉受令任务以后,立即抽组人员组成了专班,下部队调研,组织人员座谈,征求全军部队意见等。很快,符合我军实际的新的条令便拿出了初稿。

这一天,彭绍辉专门拿着初稿让彭总审阅,并请求是否征求部队意见,然后再集中修改。

可是,彭总认真地看过几遍后认为,条令中还有许多需要修改的地方,要先把这些地方改到位,再征求部队的意见,并指出了其中几处必须要调整修改的地方。

但是,彭总的一些意见,彭绍辉不太认同,便开始与彭总讨论,可是,讨论讨论着,两人互不相让,便有些争吵了,最后两人的牛脾气都上来了,竟然就在彭总的办公室里大吵起来,搞得整个楼道里的人都能听见,大气不敢出。要不是叶剑英正好过来,及时制止,二人说不上得吵到啥程度。

实际上,彭绍辉与彭总争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说起来,彭绍辉是彭总一手带起来的高级将领,二人是老乡,早年彭绍辉追随彭总参加平江起义,后来又参加了长征,都是彭总的手下。

彭总爱才,所以对彭绍辉悉心培养,彭绍辉仰慕彭总指挥千军万马,那是打心眼里佩服,因此,二人在革命战争年代也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也都是彼此了解,更是彼此熟悉。

因为都是牛脾气,也因为都知道对方的胸怀,所以争吵过后谁也不记仇,所以也是经常争吵,就像这次因为条令修改问题争吵一样,吵完就完事了。

彭绍辉

后来,正是在彭绍辉的具体带领下,在彭总以及几位老帅的指导下,彭绍辉胜利地完成了任务,为我军正规化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