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三那天去参加朋友的一个宴会,这个宴会是老百姓的宴会,普普通通,是进新房的酒席。

阿三看到房主人的父亲60多岁了,在清理门前的红炮竹的时候,两手端起那个铁铲,老半天都没有铲上垃圾桶去。 而垃圾桶并不高。

阿三当时在一边看着这个情景,主人的父亲身架还是非常高大的。 但是为什么显得这么慢慢腾腾,软弱无力呃。 他没有继续往下想,也没考虑到生命本身的情况。

阿三甚至想出手给予帮助, 对他来说,铲这一点点垃圾,等于几秒钟的事情。

但是阿三没有这么做,阿三当时心里想,人老了要多动一些,消耗一些能量,不要有过多的垃圾,脂肪堆积在腹部。

匆匆的吃了饭吧,阿三回到了30多km远的家里面。

这一天阿三的朋友阿四,找到了阿三。 问他。

我的父亲跟我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说从2楼上到3楼,然后要老半天的时间。而且我父亲告诉我,他都感觉胸口心脏的跳动,像马奔跑的马蹄声一样。你说说这个情况是什么情况呢?

阿四跟阿三的关系是不错的,阿三略微知道医学上的事情。

你父亲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出现了医学上的奔马律。 这个奔马律是严重心脏疾病,肺部疾病的一个表现。 意思是心脏第一心音,第二心音完全乱套,甚至一起跳动。 在过去很古老的西方教科书上还有一个叫做丧钟声。 意思是第一心音和第二心音同时一起博动,就像丧钟一样。出现这个声音也就预示着生命快要不行了。

你的父亲出现的这个表现,我预测你父亲生命可能也就是在五年内吧。

阿四有点半信半疑。

但阿四的身影走远。阿三才努力的想到了那一次去朋友家吃饭,是的,他父亲的那个样子,实际上是严重心衰的表现。 铲一个垃圾,一点点。都表现出来非常的费率和困难。

阿四的父亲发生糖尿病有十年了。这期间,药物开始控制还是可以,后来就不怎么行了。 阿四的父亲后来还找到附近的小诊所去看病,小诊所的人推销了几包夏桑菊。

阿三知道这个夏桑菊是一种中成药,可以泡水来喝。可能有一点点解读清热的作用,但是用它来治疗严重的心脏病,等于讲是毫无用处。但是估计诊所的医生,见这个药物摆放的太久,干脆在老人面前就忽悠一下了。

人病的不行的时候,真的是疾病乱投医。

第一年过去了,阿四的父亲没有事。 2年过去了,也平安。 第三年还可以吧。

阿三对着阿四的父亲的身体健康状况,出现了那个异常的心跳声音,就等于一个开了很久的汽车,那个发动机因磨损非常严重,发出的异常声响的报废情况。

在第四年的时候,阿四的父亲还没有任何不好的情况传来。阿三就还以为自己的判断和预测生命的预后,有些失误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噩耗。

阿四的 亲永远的走啦。 终年73岁。

过了好久,阿三才想起,当时阿四的父亲出现了奔马律后,告诉他。

你的父亲生命五年内。

而阿三想到以前的时候,阿四正带着两个徒弟,维修汽车。阿四一边说不要给他出现这种异常声音,拧动再拧动。

阿四这三个人把小汽车吊起来,汽车发动机响着,然后把声音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