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一生一世”。2000年,张某(妻子)与卢某登记结婚。婚后,卢某分别与小章、小陈交往密切,通过银行转账、微信、支付宝、朋友代付等形式,多次无偿赠与小章、小陈多笔钱款且数额巨大。张某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确认卢某与小章关于760万元的赠与合同、与小陈关于520万元的赠与合同无效,并请求判令小章、小陈向原告返还上述钱款。

小章辩称,760万元是卢某给私生子小卢过生日的费用和抚养费养。小陈辩称,520万元是借款。

【叶律说法】

太气人!张某作辛辛苦苦带孩子做家务,没想到自己结婚20多年的丈夫却与年轻女子勾搭在一起,还出手阔绰,实在是有违道德准则和法律规定,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1、卢某是否构成重婚罪?

重婚罪的犯罪行为包括骗取合法结婚证和虽然没有登记结婚但以夫妻关系共同生活的事实婚姻。卢某在已婚状态下和异性同居并生育子女,严重违反了夫妻忠实义务,如果两人是以夫妻名义同居,外界也认为两人属于夫妻关系,那么卢某就构成重婚罪。小章在明知王先生的状态下,仍然以夫妻名义同居,也构成重婚罪。

《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条规定,重婚罪指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2、张某能否追回丈夫支出的巨款?

夫妻一方在婚姻存续期间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将其赠与情人,不仅违背社会公序良俗,亦违反《民法典》的相关规定,侵害了配偶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合法权利,该行为为属于无效民事法律行为。卢某与小章、小陈既非亲戚,也非朋友,彼此之间无正常的经济往来情形,小章、小陈接受卢某赠与的行为也非善意,小章、小陈应当返还受赠财物。

因双方尚处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夫妻对全部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小章、小陈应返还全部受赠的财产。

小章提出孩子抚养费的抗辩主张,本案系赠与合同纠纷而非孩子的抚养费纠纷,小章的该项主张权利对象有误,可另行向卢某主张。

3、张某与卢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应当如何分配?

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六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挥霍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夫妻共同债务等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分割共同财产。

张某的丈夫卢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偷偷赠与第三者财物,属于转移夫妻共同财产,侵犯了张某的夫妻共同财产权,存在着过错,应当少分共同财产,具体比例要结合过错程度、持续时间、严重后果等因素确定。

4、最终,法院认定两个赠与合同均属无效,并结合发票、收据等证据逐笔核对卢某与小章、小陈之间的钱款往来,最终确定二人的返还金额。

关注@叶帅浩律师,带你看尽世间百态,避开法律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