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D城开了一间成人用品店,认识一个叫李国庆的男人。他向我讲述了他经历过的一个故事。为了减少影响,其中大公司老板的大儿子隐去姓名,以大公子称呼。

繁华的大城市,到处灯红酒绿。

卢小花和张华,来到这个城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们在华南锐志科技公司打工。实际上就是电子厂。他们是一对恋人,也是同一个家乡出来的,恰巧的是李国庆也是他们那个地方的,因为喜欢卢小花也偷偷地跟着进了厂,一起装电池,见过卢小花的人都赞叹她长得美,圆圆的脸,双目含情,眼里有水仿佛会溢出来。

由于员工比较多,是夫妻关系和恋人的,都是住一个宿舍同一张床,由于李国庆他们三个人是老乡,虽然是单身,也被安排住在同一个宿舍。

李国庆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床上吱吱呀呀地响了起来,他睁大眼睛,身体一阵燥热,心里也不由得一阵烦躁。上铺的卢小花和张华又在大战“华容道”。

李国庆觉得自己喜欢卢小花这个秘密,要深深的埋藏在心里。不要去打搅她。自己虽然长得丑,或者说不帅,但是爱情又是自私的,有时自己恨不得张华离开卢小花,这样自己就有机会了。

其实,每张床都拉了窗帘,看不到里面的。李国庆现在很烦躁,把手机掏了出来,打开储存的A片,播放着,故意让它发出“啊啊”的声音,以此来抗议上铺两条“白板”。上铺这时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动得更激烈了。李国庆最后把声音调到最大。

“李国庆,你去找个婆娘吧。”

同一个宿舍,有个人对着他大叫,然后哈哈大笑。李国庆把被子盖过头,用脚把被子夹住,狠狠地耸动了几下屁股。

长得帅气又多金的大公子正在喊话。他想找个女人做他秘书。他看来看去没相中,走到卢小花身边,觉得她长的挺文静秀美,圆脸春眼,一肩秀发,还散发着清幽幽的体香,但是他还想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所以越过了卢小花走到了另一边,之前听说他找了好几个秘书,都是过了一段时间就“炒鱿鱼。”底下的人说他想找更好的。

秘书的工作轻松又有钱,不像现在每天都在配电池,只需要跟着大公子,到处去玩就可以了,这确实是很多少女们的梦想生活。

大公子有点像王思聪,就是发际线比较高,把他的形象拉低分了,但是没关系,他手上戴着卢小花们说不出来的名贵手表,就让大家忘记他的发型。

张华扯着卢小花的衣尾,说:“我们走吧,他要选没谈过恋爱的女孩的。”。卢小花看着公子的帅样,像花痴一样,眼睛都离不开了,不理张华的劝,她说:“我现在也没有谈过恋爱!”张华一生气转身就走了,卢小花回头看了他一眼,脚也没动,她在等待着“选妃”。

卢小花虽然20来岁,身材却一级棒,前凸后翘,笑起来风情万种,眼睛像一汪秋水。大公子在这群女人面前来回看了好几趟,最后把眼睛留在了卢小花身上。过了三秒,他用手指着卢小花说:“你跟我来一趟。”,其他女孩哦豁一声散了。

卢小花跟着大公子就走向他的办公室,卢小花兴奋地、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后面传来一个女孩子“呸”的一声。

李国庆知道卢小花被选中,惊讶得张大嘴。他知道这个花花公子没有什么好心肠。他经常下班路过一家情趣用品店时,看到大公子到店里去买套套和一些成人玩具,也见过他换了好几个不同的女人。

自己喜欢的卢小花,去做他的秘书?还不是羊入虎口?

卢小花回到宿舍,感觉自己离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近,一脸的傲娇,开心地对张华说:“明天起我就是公司秘书了,工资高福利好还不用干活!”张华黑着脸,“就知道钱钱钱!”然后转过身不说话。

小花在追求更好的生活,觉得自己没有错的,现在张华这样说,是不是忘记他要回家盖房子,要给老爸治病了?想到这里,卢小花一阵烦恼,回怼道:“一根筋的,不和你说了。”

晚上,李国庆感觉上铺又在晃动,有人小声说:“来一次,就一次。”女的说:“滚开!拿开你的猪手!”接着又一阵晃动,有人拉开了窗帘爬了下来了。

李国庆通过蚊帐,看到卢小花穿着背心就跳了下来,胸前的两只“小白兔”把李国庆看呆了,张华这时在床上大叫:“你出了这个门,就不要回来了!”

走到门口的卢小花停了一会,接着头也不回地走了。李国庆对张华说:“老乡,我去看看小花吧,免得出什么事。”然后他拿着张华递给他的小花的披风跟了出去。

由于是老乡,张华也没多想,躺在床上独自郁闷,感觉卢小花真的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难道是做了大公子秘书的原因么?

李国庆追着卢小花一边跑一边叫:“等等我。”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碧桂园公园,李国庆把衣服递给卢小花,卢小花一甩手没有接,李国庆把衣服披到卢小花身上。

卢小花还在生气吧?也许是走得快的原因,胸前两只小白兔一上一下的抖动,搞的李国庆口干舌燥的。他们来到一片小树林,忽然听到边上传来咿咿呀呀的声音,卢小花不由得“啊”的叫了一声,这才意识到有人在这里”搞活动”,急着往前走想离开这里,听见李国庆在后面对着声音处问:“卢芳,是你吗?”又一阵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一个男的骂了一句“滚!不走打你!”

卢小花脸一红,感觉自己在打工的集体宿舍已经够开放了,想不到还有更开放的,突然想起大公子和自己出入高级酒店、高级商店消费真的很不一样,生活应该是那样的。大公子上次约自己去开房,自己没去,大公子会不会生气?他还会喜欢我吗?

正在思考时,后面突然有个人抱住自己,卢小花扭了扭身子挣扎不脱,感觉有根树棍一样的东西顶在自己屁股中间,传来灼热的能量,准备大声叫救命,那人用手捂住了卢小花的嘴,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别叫,我是李国庆。”

“放开我,你不要这样。”卢小花停止了挣扎,李国庆平时对自己挺好的,张华不在的时候也会帮自己打水冲凉,送饭,送零食之类的,又是自己的老乡。

李国庆见卢小花没有继续反抗,以为她默认了,颤抖的双手攀上了“小白兔”,腹部紧紧地挨着小花,小花一激灵,身体往下一钻,脱离了李国庆的拥抱,但是李国庆拉住了小花的手,小花收不住势头,被拉倒在地,李国庆冲了过来,坐在小花身上,像骑马一样,紧张地说:“小花,小花,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一直都喜欢你!”

小花的脚踢了几下空气,没有办法起来,用手撑着不让李国庆扑过来,李国庆憋的一脸猪肝色,火急攻心地说道:“你又不是第一次,给我一次吧,我真的爱你。”

小花听他这么说,什么第一次?一阵恼羞成怒,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李国庆脸上,把他打懵了,趁着空隙,小花爬了起来骂骂咧咧地走了,路过刚才有声音的地方,卢小花骂了一句:“不要脸”,里面有个女的回怼了一句“就你高尚!”

声音有点熟悉,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卢小花头也不回地走了,一路还在想着李国庆刚才说的话,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

过了几天,大公子带卢小花去广州出差。他一整天带着卢小花吃喝玩乐,什么天价早茶,大龙虾之类的,让卢小花心花怒放,晚上大公子和卢小花去订房。他们来到“天上人间”大酒店,站在前台,大公子用包包挡住卢小花的视线,夹着500元向服务员示意,服务员秒懂,为他们安排了只有一张床的总统房间,卢小花看到是一张床,脸一红,迟疑了一下也没做声。

大公子打开房门,欢快地把行李一扔,躺在床上,来回翻了几下。卢小花站在门口犹疑了好一会,最终还是跟了进来。

她明白的,自己享受了那么多,肯定要付出点什么的,更何况,这不正是自己追求的生活吗?如果大公子能爱上自己然后娶了自己,那就更好了。

大公子轻车熟路地来到卢小花的身边,像看猎物一样欣赏着卢小花,青春的脸庞,丰腴的身材,春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这貌美如花的女人,大公子忍不住伸出手,拉着卢小花走向浴室。卢小花闭着眼睛,睫毛不停地颤抖,浴室里,大公子像剥洋葱一样,一件一件地,慢慢地脱下卢小花的衣服。

“哗”的一声,花洒的水,见证了这旖旎风光。

大公子的“少林功夫”很厉害,使出了什么龙爪手、一阳指、叠罗汉、莲花坐等等,折腾了一晚上,卢小花才在早上昏昏沉沉地睡去。

出差回来,卢小花看到张华,一丝惭愧涌上心头,脑海浮现出差时的花天酒地、灯红酒绿,又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由得厌恶起张华的无能。张华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突然抬头说道:“我要回去了,我父亲病重,要很多钱,你有没有,借一点给我?”

刚才还有点亏欠心理的卢小花立刻掏出银行卡,里面有大公子给的5万,递给张华坚决地说:“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再回乡下,我要留在这城市。”

“我知道,卢秘书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张华叹了一口气,接过银行卡,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明天回去了,以后也不来了。”

“不来了……”张华嘀咕着躺了下来,用手臂挡住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

卢小花转身离开了,又去找她的“少林”大公子了,她要开始新的生活。

张华离开后,卢小花回宿舍收拾东西,发现自己的衣服被人踩在地上,并撕烂了。此时,她发现卢芳从厕所走了出来,这个卢芳也是老乡,但是交情浅没什么交流,卢芳见到卢小花,鄙夷不屑地说:“呦,卢秘书回来了啊?”

说着回头往厕所吐了一口痰,“大公子不要你了,男朋友又走了,还在这里装高尚!”

“谁说大公子不要我了?今天我们还搞了一次呢!”卢小花气得满脸通红,奋力辩解,实际上,刚才大公子说了,叫她离开秘书职位,回去装电池,不想再见到她。

卢芳走了过来,故意用胸口撞了一下卢小花,恶狠狠地说:“大家都知道大公子又在选秘书了,还笑我在草地不?你更惨,被玩成破鞋,又被抛弃!以为长得美就可以了?装什么高尚?”

卢小花这时压抑的情绪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不想让大家知道自己被抛弃了,但是大家偏偏都知道了,她恨不得冲去打卢芳一顿。

这时,李国庆刚好进来,看到卢小花在哭,慌忙跑过来安慰,递了几张纸巾给小花。小花哭得梨花带雨,这下好了,大公子不要自己了,男朋友走了,自己傻傻地被骗了,痛苦无处发泄,一股闷气堵在胸口出不来。

李国庆见卢小花不停地在抽搐哭泣,眼泪吧啦吧啦地掉过来,轻轻拥抱着她,卢小花猛地推开李国庆,坐在床上大哭起来。

李国庆看得难受,转身出门找卢芳去了。

过了一会儿,楼下传来卢芳的求救声,“救命啊,李国庆疯了!”李国庆拿着一条棍子,追着卢芳打,后面有一群人在劝架。不到一会儿,李国庆被人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卢小花从医院回来,她今天去看望了李国庆,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幸好没有致命伤,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

卢小花这中间去找了一次大公子,大公子咆哮着对她说,再骚扰他就叫她滚蛋,卢小花听后瘫坐在宿舍门口,眼神呆滞。

混混沌沌过了两个星期,李国庆回来了,身体已经恢复好了,这天晚上深夜,卢小花发现李国庆爬上了自己的床,她曲起双腿准备把李国庆蹬开,李国庆握住她的膝盖说:“现在只有我是真爱你的,相信我。”

卢小花听了,动作迟疑了一下,慢慢放下了脚,李国庆趁势脱下她的睡衣,扒开她雪白的大腿,整个身体压了上去,彻底抓住了两只“小白兔”!

床,咿呀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卢小花没有上班,呆呆地坐在镜子前,仔细地端详着自己美丽的容颜,耳边传来《不甘》清越动荡的歌声:

那垂垂不甘闭上泛起泪的眼眸

道尽多少爱恨情仇

凡心碎碎叨叨对爱议纷纷

世间不得良人独点空心灯

喜怒不堪昨日妄为痴情人

卢小花拿起刀片,朝着自己的脸上狠狠地划了几下,鲜血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