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15日早晨7时30分,江苏省盐城市公安局接到报警,称位于盐城市城区大庆东路16号的盐都县信用合作联社发生了抢劫杀人案。警方赶到现场才发现情况之严重,信用合作联社的三名值班人员被杀,现场惨不忍睹。凶手残忍杀害值班人员后,以工具在金库厚厚的铁门上切割出一个35×53厘米的大洞,又用同样方式切割开三个保险柜。

这三个保险柜内一共有260余万元,在早上被发现时,已尽数被犯罪分子拿走。银行作案、杀死三人、抢走260余万巨款,这在盐城乃至江苏历史上都是罕见的,尤其当时严打整治斗争才刚拉开序幕。罪犯的气焰实在是嚣张,作案手段极其残忍,给社会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为此,省公安厅、公安部以及更高层的领导都十分重视,要求尽最大努力尽快破案。

此案也被列为全国第八号大案,由公安部挂牌督办,一场缉捕恶魔的战斗迅速在盐阜大地展开。现场取证、走访排查、悬赏通缉,一个月后,专案组锁定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的雷国民。他刚因为劫车杀人被刑拘,铁证如山,雷国民最终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然而让警方没有想到的是,这并非是他第一次作案,那三条人命只是他众多罪恶之一......

雷国民,1971年生于安徽桐城的一户普通人家,虽然家里贫穷但从小深受父母宠爱。这种宠爱甚至说得上是溺爱,无论雷国民要什么,他的父母无有不依。哪怕是自家条件不好,哪怕是他们吃糠咽菜,也要满足儿子的无理要求。在这种纵容下,雷国民被养成了目中无人、蛮横霸道的性格,整日只知好吃懒做。

但人不可能由父母养一辈子,1992年,雷国民前往广州三元里打工。因为文化程度不高,他所从事的工作大多是些力气活,又苦又累还拿不到多少钱。这让急于发财改变命运的他颇为失望,而他并未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反一味地责怪社会的不公平。过分夸大某些不合理现场,对社会产生仇视的变态心理,最终走上了一条违法犯罪之路。

1992年8月1日夜,劳累了一天的张某和几名帮工早已进入梦乡,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一个犯罪分子盯上了。张某靠着一手屠宰手艺以及买卖厚道发了家,同在三元里的雷国民已经观察了他好一段时间,确定其家中钱财不少便决定下手。凌晨1时许,他携带一把菜刀翻墙潜入,将熟睡的张某弟弟张某林砍死,正准备开启放在他房间的保险柜时。

隔壁忽然传来一阵说话声,第一次犯案的雷国民慌了,急忙逃离现场。不过开了杀戒的他并不会就此罢休,1993年底碰上张云明后,更是频繁作案。这两个心狠手辣的歹徒在发狂抢劫作案时,滥杀无辜,制造了多起抢劫凶杀案。后来因各怀鬼胎,雷国明与张云明于1994年分开。年底,张云明在重庆伙同他人抢劫时案发,被判处死刑。

昔日同伙的悲惨下场让雷国明心中感到了一丝恐惧,他清楚自己离这一天也不会太远,然而却并未收敛。依然肆无忌惮地实施杀人劫财的犯罪行为,从1992年到2001年落网,雷国明单独或伙同他人抢劫作案15起。杀害无辜群众20人,重伤4人,劫得现金350余万元、各类车辆8辆以及一批金首饰。

抢得这么多钱财,他却从不肆意挥霍,花钱说得上是吝啬。不抽烟、不喝酒、不赌钱、不嫖娼,哪怕是为了踩点,也仅仅是去租一辆自行车。甚至人家要四元租金,他还要讨价还价到2.5元,行为怪异令人费解。在庭审现场,这个身负二十条人命,连小孩都不放过的恶魔竟称:对不起所有的人,愿意接受正义的审判。

又为赎罪,主动提出被执行死刑后,将自己遗体捐给有用的人。当然,无论如何都无法洗清他的罪孽,2001年11月9日江苏省盐城市人民检察院以抢劫罪、奸淫幼女罪对雷国民提起公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有条文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这条文情形包括入户抢劫、抢劫银行、多次抢劫或抢劫数额巨大、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第二百三十六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幼女,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数罪并罚,雷国民不出所料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个结局在他预想范围内,故一审判决后,他并未提起上诉。2001年12月28日,经过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雷国民被执行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