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豹并非豹子,而是一只白色的猫。

雪豹并不知道这一天是它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当然,它的女主人安琪也不知道,倘若知道,她和它就不会于傍晚时分,几乎同时出现在那条僻静小巷的巷口。

文丨包临轩

雪豹之死

假如没有雪豹,安琪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白天上班,她把雪豹安顿在家里,下班时,家门吱呀开启,雪豹会懒洋洋地,闲庭信步,从卧室或者书房里走出来,抬眼望望她,彼此算是打过了招呼。

丁毅/绘

她有时俯下身来,拍拍雪豹的头,有时则不理它,换上拖鞋,径直走进屋去。当然了,雪豹也并不在意她是否和它打招呼,有时她拍它的头时,它还躲一下,表明它此刻也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方式。关键在于双方相互打过了照面,就等于是打过了招呼,彼此都知道在这一时刻,对方正式回归自己的生活圈,孤单感解除,意味着各自的内心都开始感到妥帖、放松和愉悦。

这更意味着一切安然就绪,生活如常。

雪豹成为安琪的家庭成员之前,后者的生活倒也不是空落落的。那时的她每天去公司上班,除了职场生活总是不可避免地令人心生烦恼,再就是频繁的相亲,也令她感到疲倦。当然,她有过与男友相处的时段,但是实际的恋爱生活,与想象中的爱情会出现种种反差,和各种不一致的状况,所以她觉得多了一个人的生活,总是不适感成为常态,自然她也明白一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两个人的生活才是合乎生活逻辑的,但是各人有各人的情况,她的高傲个性总是令她无法学会妥协和迁就,她把这一点,也归因于自己尚未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那就等吧。

大概就是在这段空窗期,她和雪豹相遇了。

那天下班,她走进公司的露天停车场,去发动自己的座驾。在自己的车前,发现了一只孱弱的猫咪,纯白如雪,正在车的前轮胎上蹭来蹭去。

丁毅/绘

当她已经走近了的时候,这只小白猫居然不是“噌~~”的一下逃走,而是停下蹭的动作,抬头望着她,冲着她“喵喵”地叫了两声,不仅如此,它还从轮胎前向她走了过来,在她的裙角上蹭来蹭去,然后依旧抬头向着她,弱弱地又叫了两声。

安琪很是意外,这只小猫咪看来一定是饿了,这是向她要吃的呢。正好她的包包里有一块午餐剩下的小面包,翻找出来,蹲下身,给小猫递过去。但是,小猫咪简单地嗅了嗅,却不肯享用。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饿着,还挑食啊!安琪感到这猫咪很不好伺候啊。它不肯吃,该怎么办呢?安琪盯着它看,一时间没了主意

这时有同事走过来,和她一起俯下身来,研究这个小东西,觉得不好对付。同事说,这小猫咪这么信赖你,而且到现在也不肯走,说明是想缠上你。你俩有缘,带回家去吧

安琪犯难,她此前从未想过要养一只猫,但是眼下这只猫咪的确没有离开她的意思,而且一点也不怕她。安琪也就一咬牙,把猫咪抱起来,放进了车里。一溜烟开出去,先奔向猫食店,然后带着猫咪回家了。

张澍/制

就这样,雪豹和安琪成为一家人了。差不多两三年过去了,雪豹是一只公猫,已经出落得相当帅气威武了,所以才被她起名为雪豹的。安琪不到三岁的小侄子来她家时,相当淘气,经常追逐着雪豹,对雪豹大喊大叫,雪豹可能感觉太闹人了,十分厌烦,便躲在沙发底下,坚决不肯出来和小男孩玩。当小男孩离去时,它才慢条斯理地踱步而出,在屋里转上一圈,然后找个小地方安卧下来,给自己洗洗脸,仿佛久违一般,又开始独自享受家中一贯的安宁和寂静了

雪豹和安琪不即不离,好像安琪不是它的主人,反倒是它的领地中专属于它的某个物种,她不过是它领地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究竟谁是谁的主人,很不好说呢,两者各有各自的认知,应该不在一个频道上。

当初和安琪相遇时的那种主动表现,似乎是小猫咪时代一段难以复制的天真,如今那种方式也已不怎么常见,但早晨似乎是个例外,太阳初升时,雪豹会有凑上来亲近一下的意愿。它会悄无声息地蹦上床来,和她厮混打闹一会儿,但也简简单单的,有一种即兴感和仪式性,绝不纠缠,也谢绝安琪试图继续的亲昵美意,最后总是义无反顾地挣脱出她的怀抱,跳下床去,走掉了。

安琪觉得雪豹的性情与自己很搭,这很好。

但是,雪豹毕竟有不安分的时候,春天到来了,它会变得心浮气躁,总是试图冲出门去,一副要坚决出走的焦躁样子,它在这个时候十分渴望外面的世界,渴望蹿出去,四处探寻和张扬,渴望驰骋、飞奔。正是在这样的时节,安琪在外出开门的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雪豹看准了这个时机,一下子从她的脚边冲了出去。安琪大叫道,你给我回来!快回来!

但是雪豹并不迟疑,沿着楼梯飞奔而下,她赶紧跟在后面追,却一脚踩空,重重地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而雪豹,已没了踪影。

张澍/制

大约半个多月过去了,安琪拖着受伤的身体,在小区里四处寻找。除了不得不上班,安琪就在小区里转悠。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小区里都会出现一个青年女子寻寻觅觅的身影。

这一找不要紧,安琪才发现小区居然很大,环境也有着小小的复杂,她找遍了小区的角角落落,也总是看到好多只猫,其中也有白色的猫,但是仔细分辨,没有一只是她的雪豹。她向左邻右舍,向小区里散步的路人描述她的猫咪,三番五次,五次三番,但是无一例外,她收获的,要么是带着茫然表情的摇头,要么是对方不得要领的廉价安慰,对她毫无帮助。

安琪惊觉自己的状态,赶紧进行自我解劝,不就是一只猫吗?又不是我自己不小心把它弄丢的,是雪豹自己执意要出走的。也许,雪豹已经遂愿,找到了它渴望的自由,焉知雪豹离开后,一定过得不如意?它要的其实就是自由自在呢!

本来它就是一只野猫

安琪这样想的时候,便片刻地卸下了负担,但是仅仅过一会儿,雪豹还是不由自主地浮上心头,令她再度黯然下去。

仍然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安琪从公司下班,回到了傍晚的小区,把车停好。她又想起了雪豹,以前总是在小区里打转,也许雪豹早就跑到小区外面去了。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这样思忖着,安琪步出了小区,来到与小区相邻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巷子。这个小巷以前没怎么留意到,尤其总是驾车而行,很少在这里驻足。现在她缓步而行,心里作着祈祷,让我遇见雪豹吧,也许会的

这条小巷是东西走向,在朝向夕阳的西端出口,射落下来的光线已经变得柔和、宽舒而斑驳。安琪低头走着,仔仔细细搜索着小巷凸凹不平的路面,那些沾着泥土的松动的石板条,拉长的灰黑色的婆娑树影,晚风中颤动着的透明的塑料袋,被谁抛下的黄中透着黑斑的香蕉皮,都没有逃出她的扫视。

就要到巷口了,忽然一团毛绒绒的白色在轻轻移动,像一个精灵。安琪一下子止住了脚步,在小巷整体处于晦暗天色的背景之下,那白色格外耀眼,跳入了视野,那分明是一只猫咪!

张澍/制

安琪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响,担心惊扰了那敏捷的小豹子。但她还是急急地加快了脚步,她愈加看得分明,那是和她心爱的雪豹的身形、大小、颜色完全一模一样的白色猫咪,她几乎可以确认,那是她的雪豹!

雪豹稍稍扭一下头,打量身后,似乎随性而安然,它是否看见了它的安琪?但事实是,它却未曾转身,而是依旧保持着既定的行走方向,并且突然冲刺般起速,向着巷口飞奔而去

这时,从巷口外部的边缘,突然横着闯出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般的刹那,被冲撞的猫咪高高飞起,又沿着一条抛物线急剧落下,之后没有了一点声息……

安琪站在这个她本不熟悉的黄昏的巷口,双手紧紧捂住眼睛,这无名小巷,成了她永不会忘却的伤心之地。而雪豹在她的滂沱泪雨中,正头也不回地向着彼岸,泅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