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2022年夏天,日本新冠疫情的消息屡次进入公众视野。

进入7月后,其感染人数不断攀升,一直保持在高位。7月底,日本的每日感染人数一度达到4万人;此后虽然有回落趋势,但依旧牢牢稳定在2万人以上。日本已连续六周成为全世界新增感染新冠人数最多的国家。

8月23日,日本全国新冠死亡人数为343人,这是疫情肆虐以来的最高数据。一直被作为医疗系统危机线的病床使用率,也一度维持在大于50%的水平。所有人最关心的疫苗接种水平,自6月达到约60%之后,也一直没有增长,看来疫苗政策推进情况并不积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2年以来,日本一直没有开启过紧急事态宣言。而2021年几乎持续了一整年的紧急事态宣言看似没那么大的效果,但事实上的确减少了感染人数。

日本的防疫政策走到这一步,严格来说,确实不同于欧美的“躺平”政策,也的确采取了一些努力,但这些“努力”也在迫使我们思考“防疫是否有权宜之计”、“是否有低成本的防疫办法”等问题。根据笔者的一些采访调查,日本疫情目前呈现的情况可能仅是冰山一角。

留日学生的经历

笔者的一名好友,是刚来到日本读博士的女生,下文称小A。她在8月初发现自己感染新冠病毒之后,体验了完整的自我隔离自愈的过程。

小A每天都去学校做研究,因此会穿越东京最繁华的市中心涩谷。在8月10日左右,她感觉自己高烧不断,一度达到39度,便买了自测棒。测试发现自己阳性之后,就赶忙在家附近的核酸点测了一下,得到的结果也是阳性。

按照国内的节奏,此时理应有专门人员直接带她到专门的设施去隔离,或是按照日本早期的规定,自行前往指定隔离中心隔离。但在这次的事情里,没有任何机构联系小A。

束手无措的小A被告知,要去找东京发热咨询中心询问下一步操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A心里慌,想要第一时间得到当地组织的帮助,便匆匆拨打了电话。多次占线后,她终于打通了电话。

对面的接线员询问了她一些问题,例如什么时候发现,在哪里做的检测,症状温度如何等,但也表示就目前的状况来说,并不能正式确诊她是阳性患者,需要到指定的医疗机构进行检测才可以得到正式的阳性证明。

因此,小A被告知要自己去找家附近的医院预约。由于不能乘坐公交设施或是出租车,她也必须找那种走路能到的医院。

此后连续四天,小A依旧在每天早晨9点准时打电话给医院,因为发热中心指定的医院不接受提前预约,必须当日预约上当日的检测名额。在这几天内,她没有被告知不能出门,也没有任何强制措施。倒是学校方面知道了之后,给她邮寄了一些物资。

这时的小A心中充满了恐惧:没有任何人管她,但出于道义和责任感,她没有办法出门买物资和退烧药。她忍不住再次拨打了发热中心,几乎是哭出来了,恳求对面接线员给她一些其他的帮助。但接线员一直非常机械地回答:大家都是这样的流程啦,没有办法呢……甚至连基本的安慰也没有。

第五天,小A通过学长得知,有一家医院支持网上预约+电话问诊,于是火速预约。当时她已经感到嗓子疼痛、痰多难受、咳嗽不断,但不得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下楼去附近的药局,不发一言地买了退烧药,否则她害怕自己会因为高烧而昏厥,甚至命丧异国他乡。

第六天,小A接通了医生的电话,对面问了和发热中心几乎一模一样的问题,并表示她这样的情况可以直接给她开阳性证明。

但此时的小A已经不需要治疗了,已经几乎好了。她拿了阳性证明,通知当地区役所(类似街道办),让工作人员给她邮寄了一些物资。整个过程中,她没有见到一个人,也就是说其实阳性证明开不开都一样。

从事实上来说,小A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得到日本政府的任何实际上的帮助,更多的是在完全没有出门限制的前提下,想办法在社会责任和自保中纠结,最后完成了自愈。

笔者在这个过程中完全没有看到日本政府的实际作为,和过往几乎所有日本官方机构的行为风格一样,完全就是只知道按照并不严格的规章制度办事,仅此而已。

被责备的日本政府

此前笔者多次介绍过日本的防疫管理——虽然表面上还维持着一些新冠时期需要的礼节要求,比如佩戴口罩、在公共场合使用透明隔板隔离,但其实所谓的疫情管控已经事实上放开了。

在上述小A的个案中,我们不难发现,哪怕是确诊了,只要不是指定机构作出的诊断,就可以两眼一闭不管不顾。而这些指定机构也不是来了就能做检测,而是每天都有诊断的人数上限。

再加上确诊之后,理论上需要自觉到那个被吃了无数回扣的App——也就是COCOA上登记,但也并没有任何强制力量要求你去登记。自然,那些没有登记的人不会被官方记录在案,也不会被计算进入每天的感染人数。

许多日本网友也吐槽:一边是这么宽松的管理,另一边又完全没有紧急事态宣言的限制,这样根本就是在放任病毒流行!不少日本人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定论,那就是目前的感染状况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感染人数至少后面要加一个0。

根据日本厚生省提供的数据,目前实际感染的人数里,绝大多数都是四十岁以下的人群。

与此同时,死亡人数却是六十岁以及以上比较多,年龄较低的病人死亡率较低。

或许是因为这个数据,日本政府准备9月对统计系统进行改造,让各地政府选择只报告有重症风险的人群。换句话说,就是让大家不要管非老年世代的感染数据。对于非老年世代而言,之后的对待方式几乎就只剩居家隔离、自行痊愈了。

而另一个令人细思极恐的点就在于,选择性报告的鉴别基准已经交给了各地政府自行决定,没有统一的规划和标准,似乎更难以把控日本全国的感染率。

有眼尖的日本网友认为,此举或许就是为了掩盖日本感染人数最多的污名。否则这样下去,海外游客也不会来日本,死亡人数也会增加。然而现在的政府只会优先经济、只要能在大选里胜出就可以了。

日本政府的这种行为实际上就是选择“躺平”了。第三针普及率达到60%后完全没有用力去推进,放任年轻人在家中自求多福的行径也实在令人不齿。

然而,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社会舆论的主流导向也竟然没那么负面。有评论文章提出,日本已经是目前所有发达国家里防疫政策最严格的了,但仍难以控制疫情。作者指出日本至今还在维持严格的戴口罩习惯,但其他欧美国家已经完全不管口罩了,因此他们认为日本人总是追求100%的安全,这并不是好事。同时,作者还写了一句,中国的防疫政策和英国的完全躺平是两种不同的政策方向,而日本目前就处在两种方向的中间。

在这篇文章的评论区,一名日本网友还表示,日本人就喜欢摸着石头过河,但别人的石头现在已经是钢筋水泥了,甚至过河都有其他手段了,何必要坚持老方法,追求完美的稳妥?他还表示,追求没有风险,反而是没有担当的表现。

观察这些舆论,我们提纯后发现了一股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味道:日本社会很多人其实感觉到,既然新冠对年轻人影响小,死亡的多是高龄患者,那放开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更何况在日本严重老龄化的社会结构下,高龄患者的去世会让养老金和医疗保险的支出降低,让财政压力变少,在他们看来似乎是一个很划算的权宜之计。

大势所趋?

事实上,包括欧美、日韩以及东南亚国家,近期都在逐渐放宽防疫限制。韩国在4月取消了口罩令,新加坡也在8月宣布从29日起无需在室内佩戴口罩。

从大趋势来看,似乎只要疫苗接种水平达到足够高,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确已经决定放松防疫管控了。

但对于日本来说,还有一个特殊情况:美国在日本有无数驻军基地,美国大兵常年往返多地,早就感染得不要不要的了。也就是说,日本本身一直处于源源不断有病毒大量输入的状态,根本不可能严防死守,毕竟2022年初的奥密克戎是美军带进来的。

换言之,严防死守也是徒劳。美军进出日本完全无需报备感染情况,也不做核酸检测,自然就没有防范和溯源一说了。

更何况,在新冠疫情刚刚暴发、日本第一次决定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时,也并没有要求任何限制移动,仅仅是呼吁民众居家而已。可见日本政府也明白,清零是不可能了,不如用一次次的紧急事态来压低感染程度。这也造就了从2020到2022,一次又一次反复的紧急事态宣言,以及每一次宣言前后都有那么多的前奏和后摇:因为这些手段几乎都是为了单纯的抑制,而不是拿出有决定力的政策来一锤定音。

根据笔者的后续了解,小A痊愈后,时常感到身体不适,原本每天坚持的跑步,现在需要途中休息恢复体力才能继续。就连平日里和同学交流,也需要忍受着偶尔袭来的嗓子疼和痰多。

虽然放开限制也许对经济有好处,人们也不需要再为封控焦虑害怕,但新冠后遗症对普通人的身体健康会造成怎样的影响,现在谁都没有确切的答案。环球同此凉热,疫情的风险代价自然由当下所有人承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