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有个高中老师叫符新平,今年52岁,暑假里他带着无人机,驱车1398公里,相继穿越杭州、金华、衢州、丽水、温州5个城市。

他这是干嘛呢?

老师每到一个地方,先找到重点高中,查询校园的平面图,找到食堂和教学楼的位置,然后等待中午或傍晚的饭点。

符老师蹲守在校门口,用无人机进入校园搜索一圈,了解有没有学生和老师在活动。

符老师用这个方法,对浦江中学、兰溪中学、龙游中学、遂昌中学、龙泉第一中学、庆元中学、泰顺中学、苍南中学,共8所学校进行了无人机拍摄取证,发现这8个学校无一例外都在进行暑假补课活动。

符老师很愤怒,上面三令五申要开展“双减”活动,严格禁止假期补课行为,这些中学仍然顶风补课,这是违法行为啊。

于是,符老师回去后,向这8所学校所在的教育局进行实名举报,并把图片和视频发到了社交平台上,主题是:补课。

符新平老师很有意思,利用暑假的时间自驾游,搞了一个社会调查,还有图有真相抓到8所重点高中违规补课的证据,这叫搂草打兔子。

此事顿时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支持和反对的意见都有。

有人说,符老师以一己之力,整顿补课风气,应该鼓励这种行为。

更多的家长却认为他这是多管闲事,如今校外补课更贵,让孩子在暑假里接受校内老师的补课,对孩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符老师动用无人机搜集信息,居心叵测。

还有人扒出符老师有一个女儿,如今在一个普通大学上学,高中阶段一样参加过补课。

符新平老师是一个执教30年的高中老师,他有一个独生女儿。符老师说,自己一向秉持顺其自然的教育观,女儿从小到大,基本没有补过课,只在小学期间上过舞蹈班。女儿的成绩不好,所以他也曾焦虑过,自己在家里给她补过课,发现女儿不是学习的材料,后来就决定不强求,每个暑假都带她出去游山玩水。

符老师希望减负不是一纸空文,一定要落实到位,现在目的达到了。

符老师举报的8个学校的教育局都有回复。

有的电话里回复“不会补课了”。但两天后,符老师向当地中学生询问,对方却说仍然在上课。

有的回复说,“新高三学生暑假已经进行了一个月的休整,迫切需要对第一学期就要进行的高考作复习。暑假里高三学生进行适当时间的复习是学生为理想拼搏的表现,学校为学生提供必要的服务,且不收取费用。”

有的则表示,符老师“未经允许,用无人机进行偷拍,属于不正当的行为;如果发现涉及违法行为,将会追究相关责任。”

那么,假期该不该对学生补课呢?

毫无疑问,补课活动违反了“双减”规定,但是要真正彻底刹住补课风,非一朝一夕之功。

第一,九年义务教育阶段严禁校内校外补课活动,我双手赞成。但是媒体上不断反映有老师给自己孩子补课的,有给自己亲属闺蜜孩子补课的,有退休老师出来补课的,这该不该禁止?

第二,符老师拍的都是高中学校补课行为,高中不是义务教育阶段,双

减对高中的政策也是模糊的,并没有明令禁止。

你如果非要说,高中学段补课违规违法,这个判定在“法规”成立性上,仍旧是存疑的。

第三,高中学校补课得到大多数家长和学生的赞同。暑假里学生在家不是出去上网打游戏,就是在家滑手机,无所事事,家长也不放心。如果将孩子送到校外补课机构,花钱不说,效果也不一定好。如今学校统一组织补课,省事省力省钱省心,家长当然支持。

第四,是高中教学的要求。因为高考,高中三年的课程必须两年内学完,全国各地都是这样,留出一年时间复习迎接高考。三年的课程两年学,必须用其他教学时间弥补过来。

第五,高考是个指挥棒,高考录取是分数优先,多考一分可能就进入重点大学,少考一分可能就会落榜,一场高考定终身,这个仍然没有改变。都说高考不是唯一出路,但是身边的人又反复说,高考是孩子唯一出路。除非你家里有矿。

有高考在前,任何说辞都是虚晃一枪,为了高考家长付出的已经够多了,甚至砸锅卖铁。

高中统一组织补课,很多还是免费的,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