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大家都知道,“一人在银行,全家跟着忙。”但如果你在的银行连亲人都不相信呢?

随着去年以来河南安徽5家村镇银行发生兑付困难,村镇银行强势引发人们的热议和关注;而最近一则村镇银行业务员的现状再一闪上了热搜:月入最多3千,称自己的亲人都不信自己。村镇银行存在的风险和困境再一次将村镇银行强势进入公众的舆论视野。

河南安徽5家村镇银行案件,反映出村镇银行未来的三大隐忧;村镇银行三大后天失调导致风险累加,如何破解未来发展成谜。

村镇银行虽然存在三大先天不足,但在防范金融风险上,在河南安徽村镇银行出现兑付风险之前,至少媒体报道很少见到出现储户储蓄存款支付难的风险,直到河南安徽5家村镇银行出现兑付风险,村镇银行的后天失调风险才正式进入大众的视野。

第一大后天失调,村镇银行业务违规经营没有得到有效的约束和监管,这既是村镇银行普遍存在的问题,也是河南安徽村镇银行出问题的条件

村镇银行本来只是立足于当地拓展业务和服务当地的“三农”业务,但由于村镇银行在急于拓展业务,从而在当地拓展渠道、开展业务受限的情况下就想到了别的心思,随着越来越多的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依托于开展金融业务中的智能身份识别、大数据征信、业务反欺诈、网上支付、互联网理财与保险等方面的开发与应用,利用互联网平台异地揽储就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

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单独提到“规范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存款”的问题,报告中显示到2020年末,约89家银行(其中84家为中小银行)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吸收的存款余额约5500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127%,其中,央行评级8级以上的高风险银行吸收存款余额占比近50%,有家高风险银行70%的存款为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吸收的异地存款。

互联网渠道吸收异地存款,重点是打破了业务的地域范围局限,主要方式是简单粗暴的高利率,即高息揽储,高利率加上相对集中导流,可能导致本来存款规模就不大的村镇银行存款起伏波动较大从而极有可能产生村镇银行的流动性风险。更重要的是,这种多方平台合作可能会存在平台交易流程不透明、交易过程信息不对称等问题,对于消费者而言,储蓄存款难以穿透真正的银行、存款业务内核的真实性难以及时查验、消费者难以有效识别存款的真实性,同时由于互联网平台多方合作后,大量的业务交叉容易产生互联网存款主体金融机构多元、数据庞大、业务大量交叉等特点,储蓄存款的风险难以及时发现、风险潜伏期长、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等。

虽然在2021年央行和银保监会叫停了互联网存款业务,但一些小银行包括村镇银行仍然通过已有客户引流、自家银行的小程序、公众号或者开发出银行APP等维护异地存款。

对于村镇银行通过各种平台和自身科技手段进行异地业务的违规操作,对村镇银行的监管投入有限、事前管理多、市场准入的条件监管多,但对村镇银行业务监管的事中监管、事后监管不彻底、不完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形成监管空缺。对异地存款和互联网金融业务缺乏有效的一致性监管,导致部分村镇银行的风险累积。典型的就是河南安徽村镇银行出现的兑付难。

第二大后天失调,村镇银行的大股东干预没有得到有效控制,这才是河南安徽村镇银行出现重大风险的根本原因

银行的股东是银行合规经营、健康发展的稳定器,特别是银行业股东更是对银行业经营风险至关重要,我国对村镇银行的设立是非常谨慎的,特别是对村镇银行的股东管理是非常严格的,比如《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 》就明确:发起人或出资人应符合规定的条件,且发起人或出资人中应至少有1家银行业金融机构。 明确:村镇银行依法开展业务,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干涉。村镇银行不得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向关系人发放担保贷款的条件不得优于其他借款人同类贷款的条件。 村镇银行不得发放异地贷款。

但现实中仍然有一些股东特别是控股股东利用村镇银行的股东影响力,严重干预村镇银行的具体业务,甚至利用村镇银行为自己和企业服务。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公开的第五批共43名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名单(包括28家企业股东和15位自然人股东),其入股的金融机构多数涉及农村金融机构,入股村镇银行的股东违规乱象呈高发态势。也表明近年来在部分村镇银行的股东治理上漏洞百出, 5批公开的违法违规股东名单其违规案由重叠且集中,违规的主要内容是入股资金来源不符合监管规定、违规开展关联交易、存在严重逃废债行为等,这些问题导致村镇银行风险高发。

而这次涉及到的河南4家村镇银行,涉案原因是银行高管股东等互相勾结,有媒体报道,村镇银行背后股东借第三方在线互联网金融平台,通过线上线下等方式,非法吸收公众资金近400亿。有的指出是银行股东与高管勾结用符合银保监规定的手续做了一套假的系统,借助自营小程序,将资金转入不入账的平台牟利,初步统计转移资金约397亿元。

可见,村镇银行的股东风险以及股东监管仍然需要加强,而股东风险将成为村镇银行后天失调的重要风险特征。要强化村镇银行股东的约束激励机制,从监管制度上防止村镇银行股东投机取巧谋取不当利益。特别是监管部门还要加强对村镇银行股东的监管,从入股开始就严格准入资格,需要尽职审核、把关股东身份信息。属地监管部门更是要强化对村镇银行的全流程监管,不断压实村镇银行的主发起行风险处置牵头责任,采取多种手段规范银行董事会、监事会和管理层运作,特别是要防范村镇银行股东对村镇银行的干预。

第三大后天失调,规模小、业务局限的现实,兼并重组才是未来的出路。

村镇银行曾经是市场的宠儿,村镇银行的股权也曾经广受投资者推崇。由于村镇银行受地域限制、盈利能力不足等因素影响,一些村镇银行及其股东就想通过各种违规行为和违规业务拓展自己的业务空间和发展空间,从而导致部分村镇银行出现风险累加。

而另一些村镇银行则出现了股权频被转让且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地。根据北京商报的报道,鄯善中成村镇银行等11家村镇银行股权“打包甩卖”数月却一直未有买家接盘。

如何解决村镇银行的发展困境和未来发展,集约化管理或会成为村镇银行的未来发展趋势。

2021年银保监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推动村镇银行化解风险改革重组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适度有序推进村镇银行兼并重组、支持引进合格战略投资者等多种手段推进风险处置的同时,支持主发起行向旗下村镇银行进行资本补充。今年以来,村镇银行补充资本金成为一种趋势,特别是主发起行增持旗下村镇银行股权。据澎湃新闻统计,2022年以来共有18家村镇银行获主发起行增持。

商业银行通过成立村镇银行管理公司实现村镇银行的集约化和规模化经营可能是未来的一种发展趋势。如常熟银行按照“集约化开设分支机构、批量化组建村镇银行”的发展思路,通过持股90%控股兴福村镇银行。兴福村镇银行是全国首家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注册资本为18.3亿元,目的是在全国范围内投资设立和并购村镇银行。目前,兴福村镇银行已经控股30家村镇银行、参股1家村镇银行。今年5 月 26日,兴福村镇银行收购珠海南屏村镇银行30%股份,获广东银保监局批准。这是一种解决目前村镇银行经营困境的思路之一。

村镇银行是我国农村金融业务发展的重要方式,但村镇银行发展中出现的问题也不容忽视,特别是存在的三大先天不足和三大后天失调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麒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