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博纳影业在影视圈可谓是风头正盛,《长津湖》《中国机长》《我和我的祖国》等主旋律影片可是为他赚足了口碑。

但回顾他的历史,却没有那么一帆风顺。

2010年,博纳影业在纳斯达克上市,却在上市当天遭遇破发。

从纳斯达克退市后,博纳影业于2017年递交了A股IPO申请,奈何IPO折戟。

又经历5年的等待后,8月18日,博纳影业终于闯关成功重回A股,为寒风中的影视圈带来了一阵暖意。

博纳影业登A股

8月18日,博纳影业登陆A股市场,正式踏上资本市场。

自8月18日上市以来,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1330,博纳影业)已经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

截至8月22日收盘,博纳影业报8.76元/股,总市值120.4亿元。最新股价较5.03元的发行价累计上涨74%,总市值增加50亿元。

除了资本市场的热捧外,韩寒、黄晓明、章子怡、张涵予等诸多明星高价入股,也让这场IPO更有看头。

根据博纳影业最新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的财政年度,博纳影业的收入分别为31.16亿元、16.09亿元和 31.2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5亿元、1.90亿元、3.63亿元,近三年都保持住了盈利状态。

而博纳影业的业绩法宝,实则是赚钱效应爆棚的主旋律电影。

自2016年起,博纳影业和于冬就大胆押注主旋律电影,每年都要产出几部根正苗红的“主旋律”电影,几年来出品了《长津湖》《长津湖之水门桥》《中国机长》《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国》《红海行动》等不少主旋律影片。

其中,2021年国庆档上映的主旋律电影《长津湖》,累计收57.75亿票房,位居中国影史票房冠军;而2022年于春节档上映的《长津湖之水门桥》收40.67亿票房,目前仍居2022年票房榜首。

可以说,博纳影业如今能够回归A股,离不开对主旋律影片商业化开发的功劳。主旋律大片甚至可以说是博纳影业的“根”,毕竟一部《长津湖》就可以贡献博纳影业一年利润的近七成。

博纳的时代来了

在博纳影业被一片星光包围的同时,华谊兄弟的市值却已经从千亿跌落,缩水9成至70亿元。

尽管目前华谊兄弟并未披露半年报预告,但根据其一季报显示,华谊兄弟第一季度净利润亏损1.32亿。

要知道,就在2021年,华谊兄弟一季度净利润还在2.346亿,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是令人唏嘘。

上市已有十三个年头的华谊兄弟,近些年来的处境可谓是每况日下,市值缩水、亏损不断、收购触礁、违规减持、现金流绷紧、实控人股份遭司法冻结……

上市之前,华谊兄弟贵为行业"一哥",几乎占据影视圈半壁江山,2009年登陆资本市场之后,却试图讲一个"中国迪士尼"的故事。

于是乎,被资本托举的它,除了用资本绑定更多流量明星外,还将触角延伸到地产、游戏等领域——如今又讲起了元宇宙的故事。

据公开资料显示,华谊兄弟参控股公司的数量不断膨胀,2009 年才不过 6 家,到了 2016 年为 100 家左右。

但遗憾的是,华谊兄弟的延伸业务都未能获得成功,反而耗尽了资本市场的耐心。

如今,曾经风光无限的华谊兄弟即已经迎来了衰弱,而博纳影业则被很多人看作内地影业龙头。

可以说,华谊的时代已经远去,博纳的时代还未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