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里热吗?说实在的,今年的高温天气真是史上罕有,就连央视都说,这是1961年以来的最长高温记录。

而且自7月以来,长江流域大部持续高温少雨,降雨量较常年同期偏少4.5成。甚至通过卫星图片观察显示,鄱阳湖、洞庭湖都已“瘦成一道闪电”,并露出土黄色的湖底。

7月11日鄱阳湖水域

8月15日鄱阳湖水域

此外,不仅是鄱阳湖,洞庭湖和太湖也面临同样的情况。甚至长江流经的多个省份内的河流,还出现了断流现象。可现在本该是汛期呀!水都跑去哪了?

据中央气象台监测数据显示,今年7月1日至8月15日,长江流域的主要城市累计降水量较常年同期至少偏少50%以上,其中南昌、涪陵、武隆等地偏少超80%,常年同期雨量普遍在200毫米以上,但今年仅有30至40毫米。进而使得江河水位走低,湖泊面积缩小,甚至提前进入枯水期!

而造成这一切的最直接的罪魁祸首,就是赖着不走的副热带高压。副热带高压是指位于副热带地区的暖性高压系统,对中、高 纬度地区和低纬度地区之间的水汽、热量、能量的输送和平衡起着重要的作用,是大气环流的一个重要系统。

然而本来副热带高压内部盛行下沉气流,天气应是晴好,但当副热带高压长时间控制某一地区时,却往往会制造干旱,例如现在被其控制的四川盆地至江汉、江南、江淮等地区。与此同时,副热带高压也把本该下在南方的雨赶到了北方!

例如此前青海西宁就因多轮强降雨引发了山洪,造成泥石流致河流改道。并且经水利部预测,松花江及第二松花江,海河流域部分水系,黄河上中游地区特别是内蒙古河段和北干流上段、渭河,海南及西江流域沿海诸河等将有较强降雨过程,发生洪水的可能性较大。另外,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其实全世界都在缺水!

今年夏天,法国同样“喜提”历史性高温,并且其当月降水量,与1991年到2020年的同时期正常值相比减少了84%。这毫无疑问地导致法国进入了史上罕有的旱季。现在全法到处都有河流枯竭的消息。

例如法国南部的Drome河,部分河段完全枯竭,露出昔日藏在水底的鹅卵石大道。法国和瑞士边境的避暑胜地Brenets湖,也整个变成了沙地。并且,西班牙也因历史性干旱,使得被水淹没的5000年前的“巨石阵”重见天日。

此外,欧盟委员会联合研究中心警告道,欧洲将遭遇“500年来最严重干旱”!欧洲先民们于大旱之年留下的“饥饿之石”更是重现天日,警醒世人。上面还刻着:“曾经看到我的人哭了。现在看见我的人将会哭。”“一旦这块石头消失,生命将再次繁荣。”只是未来的水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如今缺水的状况又该如何改善?

其实我们要比西方幸运得多,因为我们还有全国最大的蓄水水库——三峡水库!在很多人的认知里,只是把三峡水库当成巨大的水力发电站。但其实,三峡水库除了发电,还有两个重要功能,那就是防洪和补水。

即通过在雨季蓄水,进而削减进入下游河道的洪峰流量,达到减免洪水灾害的目的。同时在旱季向下游补水,达到减缓旱情的目的。并且,现在三峡水库正持续放水,来缓解下游的旱情

因此有些人觉得:“没有三峡水库,长江就不会缺水”简直是无稽之谈!因为水库的蓄水,本来就是为避免江河决堤形成洪水白白流掉,而在丰水期拦下来的。如果没有三峡,现在的旱情只会更严重。

更有好消息是,据中国天气网预测,25日开始,随着北方冷空气的加强并南下,从副热带高压的底层渗透,南方的高温天气将有所减弱,并可能出现降水天气。西南地区、江南中部以及华南地区将有中到大雨,局地暴雨。

总的来说,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全球范围内干旱缺水的地方只会越来越多。同时,发生洪涝灾害的地区也会逐渐蔓延。某气候风险研究非营利组织也打趣道:“如果人们认为现在很热,很不幸这将是他们余生中最美好的夏天之一。”

因此,我们需要加大水利投资建设,加强蓄洪能力,留住更多长江中没能留住的汛期洪水,以应对未来更严重的旱情。更重要的是,我们需尽快减少碳排放——特别是通过从化石燃料向清洁能源的快速过渡,以守护我们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