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新闻:刘先生,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名下集团前首席财务官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会对特朗普本人的政治前途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确实,我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在沉寂了一年多之后,美国政坛又再度刮起了一股异常奇特的“特朗普旋风”。这个“旋风”的典型特点就是,一方面,随着特朗普被卷入的弊案越来越多,证据越来越确凿,形势对他越来越不利,他本人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坐牢,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他在共和党内的声望却是越来越高,凡是经过他“钦定”的候选人几乎都可以过关,凡是他反对的候选人,包括共和党内的政治大佬利兹·切尼在内,几乎都落选了,以至于现在的共和党内呈现出一种“顺特朗普者昌,逆特朗普者亡”的歪风邪气。

我认为,导致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主要有三个——

其一是,特朗普再次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政治操弄,也就是把最近国会与司法部门对他的所有弊案调查,都歪曲成了拜登与民主党对他的政治追杀,目的是为了阻止他2024年再度参选美国总统。也就是说,特朗普打悲情牌再度成功了。

第二,尽管出现了这么多的丑闻,但特朗普的那一批死忠粉仍然对其初心不改。这批死忠粉可不是一般的民粹主义者,而是美国国内的那一批宗教保守分子,他们可是把特朗普当成了神一样在崇拜。

第三,特朗普之所以能够造神成功,主要还是得益于其对网络舆论与社交媒体的操弄。特朗普在互联网上拥有数千万粉丝,可谓是登高一呼应者云集,其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越了美国的任何一家正规媒体。这就是特朗普在自己的推特账号被封了之后,自己又亲自创办了一家所谓“真相社交媒体”平台的原因。特朗普不仅利用社交媒体把自己的“封神”与“造神”运动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甚至还利用它号召追随者攻击美国的司法办案人员,严重威胁到了美国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特朗普不仅利用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平台操控了美国的数千万死忠粉,而且也利用它操控了美国的民主制度。这是美国式民主制度运行两百多年以来,遭遇到的最为严峻的挑战。

直新闻: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涉案之后的自保动作,不仅会进一步激化民主与共和两党的党争,而且会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甚至有可能会挑起美国的第二次内战。对此,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仍然坚持认为,这一说法言过其实了。截至目前为止,真正操控的还只是共和党中期选举中的党内初选,并不是真正的中期选举。我认为,在特朗普的死忠粉都是共和党内的保守派,而且这些保守派又是共和党基本盘的大背景下,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

但同时我们还要看到,特朗普也碰到了自己从政生涯上的死结,也就是其政治影响力被牢牢地定格在共和党的基本盘中,没有办法再进一步扩展开来。不仅如此,在当前美国社会,支持特朗普的人有多么虔诚,反对特朗普的人就有多么强烈,而且后者的数量要明显超过前者。这样一种政治情势,不仅会制约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的表现,也将成为特朗普2024年再度问鼎美国总统宝座时一个难以跨越的瓶颈。也就是说,特朗普当前呈现出来的仍然只是窝里斗的本事,他可以利用其影响力成功地左右共和党内的初选,但是却左右不了年底真正的中期选举与两年后的总统大选。我想,这就是特朗普至今不敢正式宣布参选2024的原因,也是共和党内有识之士纷纷站出来要把他拉下神坛的原因。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当前“特朗普旋风”的再度兴起,与其说是美国社会或是民主党的麻烦,不如说是共和党自身的麻烦。假如这样一种趋势继续发展下去,那未来的共和党将会变成名副其实的“特朗普党”,并且会因此而产生三个非常严重的后果,其一是,被特朗普所绑架的共和党将会被迫背起特朗普身上的所有罪与罚,未来美国司法部门对特朗普的审判与定罪,将会变成对共和党的审判与定罪;第二,特朗普所操控的那一批民粹主义分子与宗教保守势力,将会在共和党内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导致共和党越来越偏激,不得不在孤立主义、民粹主义的道路上狂奔,并进一步背离美国的主流文化、主流意识形态与主流价值观念,并最终被美国的主流社会所抛弃;第三,以刚刚在共和党内初选中落选的利兹·切尼为代表的共和党内反特朗普势力,正在快速形成与聚集当中,这有可能会导致共和党的分裂。

所以,当下共和党面临的政治情势已经变成了,特朗普为了逃避司法弊案的追查,必须要绑架着共和党去参加2024年的总统大选,而共和党要想走出当前的政治困境,又必须要摆脱特朗普的绑架与束缚。也就是说,挺特朗普与反特朗普,已经由民主共和两党的党争,演变成了共和党的内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