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杨峰 南昌报道

8月20日,劳荣枝案二审进入第三天。开庭之初,针对此前劳荣枝指控被法子英控制、胁迫,遭法子英强奸后打胎,检方提供了劳荣枝闺蜜、法子英家属及其他多个证人证言。劳荣枝对证言反驳时,流畅清晰地回忆了大段与法子英的往事,还自曝隐私证明自己所说属实,并喊话记者“希望今天把我说的都报道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庭审现场(江西高院)

检方提出多份证人证言

据检方所述,劳荣枝说曾被法子英的狱友刘某以一起灭门案威胁。刘某证言称,曾与法子英共同服刑,之后法子英先行释放,自己假释后在1996年至1998年参加传销,未返回九江,不认识劳荣枝也没见过她。

证人陈某表示,劳荣枝与法子英在九江一次婚礼上认识,法子英曾说是“玩玩而已”,但法子英常向他借钱,抱怨劳荣枝是“花钱的祖宗,她喜欢什么我都会给她弄来”,不清楚是否有胁迫、殴打、强奸情况。

法子英家属证言,法子英曾带劳荣枝回家,交一些赃物存放,不知道有打胎的事。

劳荣枝曾供述前往九江妇幼保健医院打胎,医院调查没有发现劳荣枝在对应时间段内的住院记录。

劳荣枝闺蜜证言,曾接到劳荣枝电话,开心地说找到了男朋友,对方离婚了,要带她出去找工作。几个月后,被劳荣枝电话邀请见面,感觉她变得憔悴,没聊多久就催证人离开,因为她男朋友来了,感觉她很怕男朋友。在此之前,劳荣枝曾与证人电话聊天,提到被人强奸,流产流了很多血,但没说被谁强奸。

劳荣枝母亲证言,南昌案发后,曾接到劳荣枝电话。电话里告诉劳荣枝警方来家里撬开她的箱子,提醒她“放精明点”。

劳荣枝自曝隐私证明自述真实 喊话媒体“都报道出去”

辩护律师认为,如果法子英的狱友刘某不认识劳荣枝,劳荣枝此前供述中准确提到其名字和作案情况,不可能凭空指控,这无法解释,这说明刘某证言不真实。

检方表示,查证刘某信息没发现劳荣枝所说的“持枪抢劫一户人家”情况。

此时,法官提醒检方,要查证所谓的法子英与刘某抢劫作案,是真实情况还是法子英编造故事恐吓劳荣枝,庭外要继续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江西高院(石伟摄影)

劳荣枝发言时,进行了将近两分钟的讲述,清晰流畅回忆起与法子英的往事。她说逃亡重庆时提出分手,被法子英威胁殴打,之后法子英离开三四天。法子英回来后,询问她为啥还没走,并声称到九江找狱友刘某,去找劳荣枝的家但没找到,之后共同持枪抢劫来一户人家。“他说因为我不愿跟他同伙,他想拉刘某下水。”

劳荣枝称,当时是去九江妇幼保健院门诊打胎,之后被法子英姐姐陪同到过小诊所打胎,法子英姐姐还建议给她上避孕环。她为证明自己所说属实,主动提出“我已经顾不上隐私。法子英不是我第一个男人。南昌案之后我给家里打电话,三四个电话被我姐姐挂掉,她说一句打错了,就挂了,姐姐因为这个行为还被拘留过。我妈接到电话只说了一句,警察来找你,我因为害怕就挂了电话。”

劳荣枝认为,母亲证言中“把你箱子撬开了,你放精明点”这些内容是警方添加。之后,他喊话媒体:“今天的媒体把我说的都报道出去。”

辩护律师补充表示,法子英家属可能替法子英掩盖情况,作出的证言不可信;闺蜜证言证实劳荣枝前后情绪变化,说明她逐渐认识到法子英真面目。“劳荣枝刚才一段陈述,非常流畅自然,可见是真实的。”

目前,案件还在继续审理中。

延伸阅读:

劳荣枝多次反问检方引发哄笑 死者家属:她更会说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审画面(江西高院)

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杨峰 南昌报道

8月19日上午,劳荣枝案二审继续开庭,集中对常州绑架案进行举证质证。劳荣枝否认对受害者捆绑和击打,被询问细节时表示“记不清”。期间,在接受检方讯问时,劳荣枝态度强硬,多次反问,一度引发哄笑。

与前一日审理情况相同,劳荣枝推翻了此前大部分的供述,检辩双方当庭对细节进行了激烈对峙。辩方认为,劳荣枝只在法子英安排下将刘某带回,未威胁、击打索要财物,刘某及其妻子作为案件幸存者,带有恨意做出的证言,有情绪性,不够真实。

检方反驳,认为刘某证言与法子英及劳荣枝此前供述有印证。

劳荣枝在介绍逃亡路线时,表示去过很多地方。检方询问“逃亡到重庆时租房是否住在一起”,她反问:“不住一起难道租两套房吗?”检方询问“为什么要把ktv里任何事都向法子英汇报”,她反问:“我怎么知道,你可以去问法子英。”检方询问“你们去这些地方干什么”,劳荣枝说“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检方询问“你说被法子英控制,为何还一起去这么多地方游玩”,劳荣枝称“我当时心情像行尸走肉,是被他安排。我还想去华盛顿呢,我能去得了么?”

劳荣枝多次表示,不屑于抢劫获得财物,“是我做的我都认,我不允许法律被亵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审画面(央视)

南昌案遇害者熊某义的弟弟再次前来旁听。他说,感觉劳荣枝比一审时更会说,气势更强,“她否认一切参与杀人的事。但我哥一米八的大个子,跟我一样壮,脾气暴躁,不是顺从的人。别说法子英一个人能控制他,他们俩人都不一定能搞定。”

劳荣枝庭审每轮发言都强调被法子英胁迫 多次回避关键事实

8月19日,劳荣枝案二审继续在江西高院审理。

澎湃新闻全程参与了庭审的旁听,历经7个小时的庭审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定于8月20日上午9时继续开庭。

当天庭审,主要围绕江苏常州案和安徽合肥案展开辩论。检辩双方就两起案件中的证据展开了多轮质证,交锋激烈。辩方认为,现有证据以主观证据为主、客观证据缺失,并不能证明劳荣枝与法子英有共谋杀人的行为。检方则认为,综合全案证据事实,劳荣枝在各个案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和法子英是合作关系,构成故意杀人。

庭审现场,劳荣枝承认自己和法子英一起,通过“仙人跳”的方式实施了绑架和抢劫行为。而对于杀人的指控,同18日一样,她推翻了自己此前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否认自己参与、共谋杀人。

澎湃新闻注意到,劳荣枝几乎在每一轮发言时都要强调自己的思想受到法子英的禁锢、行为遭受了他的胁迫、身体上受到了他的殴打。

在出庭检察员讯问她一些案件细节时,她经常以“时间太久了忘记了”回应,一些关键事实部分,她多次直接回避,向检察员称:“这个你可以去问法子英(此前已被执行死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对法子英的感情:称爱他不至于,有点依赖

在当天的庭审现场,出庭检察员发问劳荣枝:你对法子英是什么样的一个感情?

劳荣枝说,法子英已经死了,现在已经过去20多年,自己会原谅他,“其实我恨的是自己,恨自己不够勇敢。”她承认,最早自己并不会做饭,是法子英教她学做的饭,在一起生活时,法子英做饭多一些,其他的时间两人就出去吃小炒。

她称,自己遭遇到法子英的多次殴打,嘴巴被打缝针、后脑勺被打凹陷。同时,她又称,被法子英打了以后,法子英为了哄她,还会专门为她洗衣服、做饭。

在此前的供述中,劳荣枝称,在生活和情感上都比较依赖法子英,对于他是一种“爱恨交加”的感情。当天庭审中,她又说,“爱恨交加”是自己随便用的一个成语,爱他倒不至于,就是因为没有出过远门,有点依赖他。恨他的话,就是自己一个老师成了抢劫犯,恨他为什么会把自己拉到无家可归的地步。

在出庭检察员的发问中,劳荣枝介绍,逃亡期间,拿到钱的两人分别去了四川、湖南、重庆等地的一些景区,去这些地方的原因是“想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另一方面,她又强调,自己和法子英在一起如同“行尸走肉”,没有一天有安全感,行程也不是自己安排的,“我还想去华盛顿,去的了么?”

“既然恐惧法子英,你已经先拿到钱了,为什么不离开法子英自己跑?”检察官问。“如果我跑了,他会杀我全家的。”劳荣枝还说自己年纪小,已经被法子英“拖下水”,不敢面对坐牢。

劳荣枝自称,“自己是很乖的人,只要不违背法律、不违背道德,都会照做。”当法子英将“小木匠”杀害后,她称,自己当时想:“我怎么能和杀人犯在一起,太难以接受了。”

庭审时,劳荣枝还说到,在最后一桩案件安徽合肥案自己没能等来法子英后,就选择了离开出租屋,留下了一个字条:“我在家等你,爱你。”

但她又在庭上辩解,“我怕他血洗我全家,从此再也不想见到他。”直到2000年左右,看到法子英被枪决的消息,她称自己心中的石头才落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承认“仙人跳”绑架他人

在江苏常州犯下的这起抢劫案,是一审判决中认定的四起犯罪事实中唯一一起被害人幸存的案件,其它三起案件的被害人均已死亡。

一审判决认定,1998年夏天,劳荣枝和法子英来到常州市租住。劳荣枝在娱乐场所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某晚,劳荣枝诱骗被害人刘某至其租住地,事先躲藏在室内的法子英持刀威胁刘某,并刺破刘某胸口。劳荣枝用事先准备好的铁丝将刘某捆绑在扶手椅上,二人对刘某进行人身控制并以剥夺生命相威胁向其勒索财物。

期间,法子英离开现场欲将刘某停在楼下的汽车挪走,劳荣枝在单独看管刘某期间,再次对其威胁。在取得刘某放在汽车内的人民币5000元之后,二人逼迫刘某打电话给其妻子索要财物。

次日上午,刘某打电话给妻子要求其将家中所有现金带到指定地点。二人商议由劳荣枝到指定地点将刘某妻子带回出租房,如劳荣枝未按时归来,法子英则将刘某杀害。随后,劳荣枝将刘某妻子带回,并索得人民币7万元。取得财物后,劳荣枝和法子英亦将刘某妻子捆绑,二人先后离开现场。

出庭检察官认为,这起犯罪事实中,被害人之所以幸存,是因为在刘某妻子苦苦哀求下,法子英放弃了加害行为。而当时的劳荣枝已经携带财物逃离作案现场。

庭上,劳荣枝承认自己和法子英是通过“仙人跳”的方式来敲诈别人。她称,在南昌时,法子英就说服她,利用“仙人跳”的方式将别的男人捉奸在床,“他们是理亏的,其他交给我就好。”所以,她就按照法子英的交代去做了。

劳荣枝称,来到常州后,法子英让她去KTV坐台赚钱。但劳荣枝否认坐台是为了“物色对象”,称只是为了“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劳荣枝还称,自己受到法子英的精神控制,每天都要和他汇报一天的情况,包括“今天一天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

她称自己并没有色诱刘某,事发当天是刘某主动与其联系,并表示要到她租住的出租屋里来。当刘某进入到出租屋后,法子英就用铁丝等工具将其捆绑,并持刀威胁他。

对于一审判决书中认定劳荣枝在法子英下楼停车时,曾单独看管刘某并对其进行生命威胁,劳荣枝则当庭否认,称只说了“你不要跑,跑了法子英会打死我的”,看到刘某要挣脱“我就用老虎钳弄了他一下”。

劳荣枝说,法子英回来后怕她看不住刘某,就指派她去将刘某妻子接回,法子英将其捆绑后拿走了财物。劳荣枝在前,法子英在后离开了现场。

受害者刘某妻子陈述,法子英因其请求而没有杀人,离开前指着刘某说:“你的命是你老婆给的”,重复了三遍后离开现场。

对于一审判决书中认定的色诱、捆绑、威胁等情节,劳荣枝均予以否认。其承认参与绑架,但称自己是被动参与了绑架,只是从犯。检察员认为,劳荣枝千方百计带刘某到出租屋,参与捆绑,并与法子英配合默契,期间还有以生命威胁为恐吓等行为,犯罪事实清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检方:无论殷某是被两人中的谁杀害,两人都应承担刑责

安徽合肥案是劳荣枝案一审判决书认定的最后一起犯罪事实。

一审判决书认定,1999年6月,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合肥市歌舞厅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法子英以“关狗”为名,提前定制了一只一米见方的钢筋笼。

同年7月22日上午,劳荣枝将被害人殷某诱骗至租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殷某,劳荣枝则用绳子将殷某手脚捆绑。之后,二人将殷某关进钢筋笼内,并用布条、铁丝将殷某手脚捆绑于钢筋笼上。为逼迫殷某尽快交付财物,法子英当场威胁殷某要杀一个人给他看。

庭审时,劳荣枝否认对殷某诱骗,称殷某是主动联系她后来的出租屋。“如果是我,我不会选择殷某。”在劳荣枝看来,殷某并没多少钱,“要我选,肯定选个一千万、一个亿的”。同时,她对于绳子捆绑情节也予以否认。

一审判决书中还认定,当日中午,为存放尸体,劳荣枝购买了一台旧冰柜放于租住处客厅。随后,劳荣枝看守殷某,法子英外出将正在找活干的木匠陆某骗至租住处并残忍杀害,展示给殷某,后将陆某的尸体放入冰柜。劳荣枝同法子英一起将冰柜推至次卧。

上述购买冰柜、推冰柜情节劳荣枝也予以否认。对于“小木匠”被杀害,劳荣枝称她在房间里听到了一声惨叫,过来后就看到了陆某的头颅,自己也被“吓得魂不附体、魂飞魄散”,“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一审判决还认定,当晚21时许,殷某给妻子打电话要求其准备钱与法子英见面,并按劳荣枝和法子英要求写了二张字条,劳荣枝在字条上添加了“少一分钱我就没命了”、“他的同伙一定会让我死的比刚才那个人还快”等内容。

对于上述字条内容,当天下午法庭安排了对字条做笔迹鉴定的两名鉴定师出庭作证。鉴定师表示,其中一张送检字条字迹与劳荣枝案归案后写的实验样本字迹为同一人所写。劳荣枝辩护人则认为,该份鉴定存在个人主观判断、独立性受他人影响等,客观性存疑,不应予以采信。

南昌中院在一审判决书中认定,法子英来到殷某家,向殷某妻子索要钱财。殷某妻子以筹钱为由让其在家中等待,随后外出报警。当日,法子英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7月28日,殷某和陆某的尸体在法子英和劳荣枝的租住处被公安机关发现。

一审判决书中未认定殷某到底是谁杀害的,而殷某之死成了双方争论的焦点。

劳荣枝辩护人认为,在已经生效并执行的法子英案判决书,已经认定由法子英杀害殷某,而在南昌中院关于劳荣枝案的一审判决却未认定,同时让劳荣枝和法子英共同承担刑事责任,这并不是“有利于被告”原则,而是“不利于被告”的原则。刑法上如果不能确定被害人是谁杀死的,就没办法确定哪一个具体的人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而不是两人都要承担刑事责任。

出庭检察员认为,虽然合肥中院在此前认定殷某是被法子英杀害,尸检报告中有个殷某的死亡时间,而法子英在此死亡时间前已经被抓获了。因为案发比较久远,现有事实和证据无法查清殷某究竟是被谁杀害,本着事实证据清楚的原则以及“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最后也没有认定劳荣枝杀害了殷某。这个案件没有第三人参与,无论是被他们两人中的谁杀害,两人都应该对殷某的死承担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