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陈欣坐在客厅里,孩子哭得让她心烦。

8个多月的小婴儿,说什么都说不通。

汪涛跑步去了。

他辞了工作,做全职爸爸,但只要陈欣一下班,他就把孩子扔给她,多一分钟都不想带。

汪涛说,我躲开,是为你好。省得你看我哪都不对,心里烦。

从前的汪涛不是这样。

那个温柔,风趣,对她无限宠爱的汪涛再也不见了。有时,陈欣不得不怀疑汪涛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有一次,陈欣进洗手间拿毛巾,汪涛正坐在马桶上翻手机,见她进来,就息了屏。

陈欣一眼就瞥见是微信的界面。汪涛拿卫生纸,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陈欣随手就拿了起来。

他的密码,她都知道的,甚至指纹也有录入。

但屏幕亮起的那一刻,上面不过是虎扑的app。陈欣说,刚才不是微信吗?

汪涛说,事实摆在眼前你还要质疑,你现在是不是看我什么都不顺眼?

陈欣被他怼得无言以对。

她忍不住问自己,真的是她太能作了吗?

02

陈欣与汪涛这段婚姻,都说陈欣是下嫁。

因为陈欣家里比汪涛真的好太多了。

陈欣是南京人,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公务员。

不能说是大富之家吧,但绝对是小康之上了,陈欣从小没在钱上委屈过。

而汪涛家在苏北农村,父亲早早过世,下面还有个小他4岁的弟弟,妈妈务农,社保医保统统没有。

可以预见未来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他们是大学同学,汪涛追了陈欣很久。

那时候,陈欣120多斤,想减肥又减不下来。汪涛每天早晨都会过来,喊她跑步。

如果下雨,他就带她到凉亭里跳绳。

坚持不下来的时候,汪涛就鼓励她,督促她。

陈欣那么笃定汪涛爱自己,就是因为汪涛喜欢上的,是最胖的她。

体重到100斤的那天,汪涛请她吃饭。那已经是大三前的暑假了。汪涛问她,我能做你男朋友吗?

陈欣说,我能问你,为什么喜欢我吗?我以前那么胖,有什么好的?

汪涛说,因为我看出你是潜力股啊,早下手,早培养。

03

玩笑归玩笑,两个人恋爱以后,汪涛才和陈欣说了缘由。

遥想当年军训,他的鞋不合脚,磨出好几个大水泡。

每走一步都疼得要死。

后来,班长偷偷塞给他两条卫生巾当鞋垫,才救了他一命。

他问班长哪来的。

班长说,他看汪涛可怜,去找女生借的。那时候大家都刚认识,不好意思,只有陈欣帮了忙。

其实,陈欣都不记得这件事了。但汪涛始终记得。

他刚从农村考出来,心里多少有些自卑,陈欣的善良与大方,一瞬敲中了他。

那些年,汪涛对陈欣是真的好,可谓无微不至。

他知道自己家庭条件差,毕业后很拼,进了南京一家不错的公司,收入不低,晋升得很快。

但陈欣妈妈始终瞧不上他。嫌他出身不好,家庭负担重。

可陈欣很难自拔了,早就习惯了汪涛对自己的体贴入微。

每个纪念日,汪涛都记得。只要不忙,就会陪她逛街,或是追剧。

汪涛的朋友都笑他,有异性没人性。

可汪涛一点不在意。

他说嘴巴是别人的,老婆是自己的。只要陈欣开心,别人怎么看无所谓。

04

2016年,毕业后的第三年。

陈欣顶着妈妈的反对,嫁给了汪涛。

新婚那几年,陈欣过得很幸福。汪涛很勤快。

虽然工作要天南海北地跑,但只要回来,就一定会洗衣做饭,打扫家。

他也没有太多的爱好,除了跑步健身,就是打打游戏。

有一次,汪涛在上海出差。陈欣感冒了,晚上8点多,发起烧,她给汪涛打电话。

汪涛还在和客户开会,手机静了音。等到会开完,已经10点多了。

他连忙回电,可陈欣已经生气了。汪涛打来一次,她就挂断一次。

汪涛一连打来10多遍,她一连挂了10多遍。

后来,汪涛发了一条短信,求饶说,老婆,别生气了,你要吓死我啊。

陈欣联想到他可怜巴巴的样子,才接了汪涛的电话。

那天晚上,汪涛借了上海同事的车,连夜开回了南京。

到家已经凌晨一点了,陈欣迷迷糊糊地往他身上拱,心里暖暖的,感冒的难受全散了。

第二天一早,汪涛又开车回了上海,走之前还给陈欣熬了粥。

同事朋友都说陈欣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找了个二十四孝老公。

然而再美好的爱情,也终有裂痕。

05

是2019年,两人有了一定积蓄,准备要孩子了。

陈欣和朋友聚会,闺蜜介绍了好多受孕技巧。

最后,闺蜜说,对了,你先憋他一个月。别他要你就给,那样精子质量不行。

陈欣微微一怔。

她平时和汪涛也就一个月一次吧。

因为陈欣对性生活没太大的兴趣。

新婚那会儿,汪涛也猴急过。可是她没想到慢慢地,汪涛也就不主动了。

每个月例假前那几天陈欣才会有想法。

本来陈欣也没觉得不对,但是闺蜜说她家那位,每周都要来个三五次,要是交不上作业,保准是外面有人了。

陈欣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她说,不是家里就是外面,男的不做会死啊。

闺蜜啧啧地说,拜托,下半身动物可不是白叫的。

陈欣回家之后,心里就有了疙瘩,算好日子受孕的那天,陈欣从头到尾都在想这个事。

后来,陈欣忍不住问汪涛。她说,我平常不和你做,你都怎么解决啊?

汪涛委屈巴拉地说,就自己解决呗。下个片,撸一发。

你还看哪个啊?

汪涛说,哪个男的不看啊,难道我对着自己撸啊?

06

那是陈欣第一次看到汪涛的另一面。

怎么说呢?

不是说一定要不食人间烟火,但在她的认识里,汪涛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可没想到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他和普通男人没区别。

这个想法一旦埋进了心里,就太容易发散了。

如果汪涛在家里得不到满足,又要隔三差五的出差。陈欣有些怀疑他解决生理需求方式可能不只靠自己了。

而这个想法,她不能问朋友,不能问亲人,甚至不好问闺蜜了,只能发到常玩的论坛上。

回复可想而知,都是劝她别傻了,信男人还不如信猪上树。

有人给她支招,查查银行卡和支付宝账单,看看有没有按摩洗脚类的,几百几百的固定支出。

陈欣就真的去查了。她和汪涛之间非常信任,所有密码都知道。

陈欣连翻了几个月的账单,几百几百倒是没有,但信用卡上几万的大额消费,竟然有好几笔。

她有点慌了。

晚上,她拿着账单问汪涛,到底怎么回事?

汪涛一脸诧异地说,你查我?

陈欣故镇定地说,我只不过是看看账单,你怎么刷了这么多钱?

汪涛倒也没掩饰,说,朋友急着用钱,我借给他套现了。

07

有时候,信任的崩塌真的就是从微小的一片雪花开始的。

不可否认,汪涛没干什么对不起陈欣的事。

可是,前前后后借了朋友十几万,宁肯套现也不用家里的存款。摆明了是要瞒着她。

陈欣问,你为什么瞒我?

汪涛说,我也没有刻意隐瞒,真要瞒,你怎么会查到?

陈欣更生气了,问,如果我不查,你还准备瞒我多久?

汪涛说,虽然咱们是夫妻,但有些事也不必要全都知道。我自己的卡,我还是有权做主怎么用的吧。

道理也许都对,但陈欣接受不了。

可能是她一直把汪涛当成完美老公,彼此坦诚相待。她从没想过,汪涛也会私藏心思。

而就在陈欣内心纠结不清的时候,她的例假,迟迟不来。

她等了一个星期,买了验孕棒。

没错,怀孕了。

曾经,她满怀期待地等着这个孩子的到来,可是现在,她有点不知道要不要生了。

08

陈欣找汪涛做了一次长谈,说了自己这段时间的疑惑。

汪涛说,那天我也想过了,是我不好。动这么多的钱,是该和你商量的。至于性生活,人和人不一样,不是所有男人都靠下半身驱动的。我既然选择你,就会尊重你的需求。这一点,你必须相信我。否则咱们就没有在一起的基础了。

陈欣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决定相信他,这才说了自己怀上宝宝的事。

汪涛高兴坏了。

忘乎所以地抱起陈欣转了一圈,又赶紧把她放下,怕动了胎气。

第二天,汪涛开始准备起婴儿房,还和有孩子的同事学习如何做个新手爸爸。

而且不论他出差到哪个城市,每次孕检,一定会安排好时间,赶回来陪着陈欣同去。

他还提前预定了月子中心,生怕晚了,订不到VIP房。

陈欣妈妈都觉得当初看走了眼,认可他是个好女婿。

但陈欣心里,总觉得什么不对味了。毕竟感情上的事,做不到燕过无痕。

特别是肚子大起来之后,陈欣的焦虑与日俱增。她总会有意无意地检查汪涛。

汪涛出差,她会突击视频,说想看看酒店房间什么样。

加班回来晚了,她也会悄悄翻他的口袋和公文包。

后来,她开始提一些过分的要求,以此来验证汪涛还爱不爱自己。比如半夜三更的,推醒汪涛说想喝他熬的粥。放了几个月的婴儿床,突然说不安全,要换新的……

她会悄悄地观察汪涛的表情,分辨着有没有厌烦,有没有不高兴。

可汪涛永远都会答应一声,好。

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09

怀孕8个月的时候,两个人开始给孩子取名字了。

汪涛想了一堆都被陈欣否定了。

最后,陈欣说,我们家就我一个,我想孩子跟我姓。

其实,陈欣并不在意孩子姓什么。她只是知道汪涛出身农村,老家很看重这个,才故意提这个要求。

可汪涛想了想说,行吧,我回头做做我妈的工作,就跟你姓吧。

说实话,陈欣找不到破绽,挑不到刺儿。

可汪涛越是完美,她心里越是觉得假,觉得怕。

陈欣终是生了个儿子。

正赶上疫情,只能自己一个人进医院,生病的时候,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她哭得声泪俱下。

上户口的时候,取名陈汪博然。婆婆知道陈排在汪前面,没来看一眼。

陈欣的爸妈倒是开心极了,没想到外孙竟然入了自己家。

陈爸特别在家里摆了酒,请汪涛吃饭。饭桌上,他激动得掉了眼泪。

他拍着汪涛的肩说,孩子,你于我们陈家有恩啊。以后爸爸绝对不会亏待你。

陈欣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封建的老古董,竟是从小疼爱自己,被称为高级知识分子的爸爸。

她原本是想测试汪涛爱不爱自己的,没想到却测出了老爸隐藏多年的重男轻女。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其实男人心才猜不透。

相处一辈子,你都看不穿他心里想什么。

10

出了月子,陈欣就想上班了。

可婆婆不肯来带孩子,明白地说这孩子和他们汪家没关系。

而娘家爸妈还要上班,更没时间帮忙。孩子那么小,不可能完全交给保姆带的。

她只能留在家里。

6月,国内疫情渐渐好转。汪涛又开始忙起来了。

陈欣心里更是不安。

后来,她对汪涛说,你辞职吧。我来挣钱养家!你在家里带一段时间孩子。

汪涛当然是不同意的,自己事业正是上升期,怎么能说断就断。

陈欣问,是事业重要,还是我重要?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我连个工作都不如吗?

汪涛被她噎的半天才说,陈欣,我爱你,但不代表我傻。你动不动就查岗,各种各样的刁难,你当我看不出来吗?我之前查过的,女人孕期内分泌失调,情绪不稳,我才这么忍你。但你不要太过分了!

陈欣仿佛抓到了把柄,冷笑了一声,说真话吗?我就知道你在假顺从,真要碰到自己的利益了,绝对不会让步!

汪涛气得一拍桌子,说,好,我辞职,你养家,行了吧!

11

汪涛真的辞了职,每天在家里带孩子。

这一次,陈欣的父妈都不站她,说她太能作,不体谅汪涛。

陈欣反唇相讥,怎么了?他给你个孙子,你就连女儿也不要了?

父亲气得不想理她。

而汪涛在家也提了条件。陈欣下班回来,他要休息。

陈欣答应了。

不过,她没想到,所谓休息,真的就是撒手掌柜。

她一回来,汪涛就去跑步,上健身房,没2、3个小时,不会回来。

陈欣发现,他们之间,一直是汪涛的热情维持着热度。汪涛冷了,他们的关系直降到冰点。

这天晚上,儿子好不容易睡了。陈欣去洗手间拿毛巾,不想刚好看见汪涛在刷手机。

明明是微信,可她一打开,却是虎扑。

晚上,她躺在床上睡不着,脑子里乱哄哄的。

她想起网上说的老公的手机可以分身,输入不同的密码,用不同的指纹,能打开另一套系统。

汪涛睡得正熟。

陈欣知道汪涛的指纹锁都是右手,于是她拿起汪涛的手机贴在他的左手食指上。

手机开了,是她不认识的壁纸,就像躺在她身边的汪涛一样。

12

汪涛手机的分身里,有一个新微信。

看聊天,里面都是他打游戏和健身的新朋友。有男人,当然也有女人。

陈欣每一个id都认真看过,没有出轨,没有婚外情,只是偶尔会有些撩骚的话,还算点到为止。

但,汪涛在他的新朋友圈里,立的是单身的人设。

所有的新朋友,没有人知道他有老婆,有孩子。

他在里面说话的样子,热情洋溢,像个大学男生。

陈欣觉得自己被这个家,这段感情,摧磨得像个中年怨妇了。

而汪涛却悄悄建立了一个小世界,人生好像重新来过。

她推醒汪涛说,我们离婚吧。

汪涛迷迷糊糊地说,又怎么了?

陈欣把手机扔给他说,我都看了,你不是说以后都不瞒我吗?

汪涛无言以对。

他沉默了半天,才说,你想离也离不了。我问过了,孩子不满18个月不能离婚

陈欣心里坍塌了一片。

原来他早就想过离婚了。真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前脚说着为你放弃一切,后脚准备着离婚事宜。

陈欣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如果爱情是个擂台,比到最后,永远比的是谁最无情。

显然,汪涛赢了。

她这么紧张他,看住他,锁住他,就是因为她心里还有爱吧。她忘不了那个曾经用尽全力爱过自己的男人。

可是汪涛却说,我不想解释了。我只是想说,我不想你看见,是因为我觉得我们还有希望。如果我真的想离开,你看不看见也无所谓了。

陈欣捂住脸,放声痛哭。

她放不下汪涛,却又接受不了现在的他。

她不知道是自己太能作,还是汪涛太假面。

陈欣觉得自己快抑郁了,看不清婚姻未来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