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丁刚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人民日报》原驻联合国记者,本文刊于8月18日“丁刚看世界”微信公众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亨利-基辛格博士有一种恐惧。他几天前警告说,美国“处于与俄罗斯和中国的战争边缘”。

新加坡也有这种担忧。新加坡候任总理黄循财警告说,美国和中国可能“梦游般地陷入冲突”。

还有许多国家有类似的感觉。

如果按照西方扩张的历史逻辑来看,在美国和西方资本力量的基因中,本来就深嵌着战争的遗传信息。

美国对中国的全方位遏制在螺旋式上升,似乎没有一个高点会让它停下来歇一歇。它就像脱缰之马狂奔。

事实上,华盛顿从来都不会要一场生死决战,而是如何通过战争获利,或者说如何从挑起“别人的战争”中获利。

只有当美国资本的利益得到满足,它才不会有兴趣去挑起一场战争。归根结底,华盛顿想要的是全球市场,是其利润的最大化。从一开始,那些来到北美建立殖民地的英国人就是由英国王室批准的公司派出的。

华盛顿的那些政客们并非不知道中国根本就没有与美国开战的计划,甚至最反华的人士也不认为中国会直接对美国发起战争。但这些人却在渲染来自中国的战争威胁,只因为中国“动了美国的奶酪”。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最近表示,美国政府急需采取行动,努力应对中国为在发展中国家建立软实力的努力。他说:“如果我们不与西方的盟友进行贸易,中国就会挑最好的伙伴......会以低廉的价格卖给那些国家5G设备。跟他们做交易,借钱给他们。中国正试图在拉美做这件事。(那里是)我们的后院。”

迪蒙可算是美国资本利益的代表,他说出了美国对中国发起一系列遏制行动的真正原因。

如果把特朗普时代至今的美国对华政策的变化串在一起看,几乎每一次新的涉华制裁或遏制政策,都有把中国挤出全球市场和制造业链条的“全盘考虑”。

在最新的行动中,佩洛西和几位美国议员前往台湾,为“台独”站台。其主要目的之一是制造紧张局势,进一步将台积电拉入美国对中国的芯片包围圈。

那些所谓的意识形态、人权等理由,都是为美国资本控制全球服务的,这也让我们看到了资本对市场的争夺是残酷无情的,甚至无所不用其极。

2019年,美国以美元计算的名义GDP为21.4万亿美元,约占全球经济总额的24%。如果从1960年计算,美国在全球经济中占有的份额几乎减去了一半。

中国在2021年占全球经济的18%以上。对美国来说,最重要的是,这个数据在过去10多年一直快速上升。不仅是中国制造走向了全球,中国资本也开始走向全球。

中国资本不会由于是“中国的”,就改变了马克思所分析的那些资本的基本属性。所以,资本的管理一直是中国国家治理中的一个要点,这包括了对外资和对中国资本输出的管理。

中国政府现在或将来都不会,也不可能鼓励或允许中国资本通过武力手段掠夺他人的领土或资源。这与西方资本全球扩张的历史路径有根本不同。

在中国资本走出国门的背后,有一个“共同发展”的逻辑。这些是可以从中国的政治制度中找到原因的。

然而,这对美国资本来说并不重要。如果按照他们眼中的资本发展逻辑,重要的是中国制造最终会切分他们的蛋糕,让他们无法赚到更多的钱。

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最大限度地扩大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包括并购或收购优质的中国公司。而一旦这个市场不那么容易进入,或者中国公司没有像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开放,其资本力量在中国的扩张受到制约,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必然是对中国资本和中国制造实施全球性的扼制和挤压。

历史告诉我们,霸权是要靠资本力量做基础的,而战争是美国资本输出和扩张不可或缺的手段。这就是为什么华盛顿往往容易被资本力量的冲动所操纵。

事实上,每当华盛顿想加强其治理能力时,它就会向军工企业“借力”。这才是华盛顿对华战略中最危险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