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江湖小舞

“你们穿和服,我觉得你们是在煽动民族仇恨啊!”

这是苏州穿着和服拍照被抓进派出所的女孩小亚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复述的原话,说这话的人就是当时将她和摄影师带到派出所的苏州市高新分区狮山派出所民警。

在接受采访时,小亚说得非常清楚,当警察过来时,身后还有几个人,她看到衣服上写着“辅警”,之所以要把“辅警”问题说清楚,这是因为,按照人民警察法的规定,辅警与协警一样,是没有权利单独执法的,“辅警在公安机关指挥或者人民警察带领下按照规定开展警务辅助工作”。

确认了这一点,接下来的阐述就非常顺畅了。按照小亚的说法,当那名警察过来时,她正在和摄影师站在淮海街的章鱼小丸子店门口,付完钱后等待店家做食品,而她的搭档在另一家店买东西,过来的这名警察就让他们“跟他回所里一趟”。

苏州穿和服女孩发声:警察没收了我的衣服和鞋袜,二次元也爱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苏州穿和服女孩发声:警察没收了我的衣服和鞋袜,二次元也爱国

小亚说,自己当时有点懵,摄影师对警察说“我们马上走”,这名警察却说出了本文开头提及的那段“自以为是”的话,“你们穿和服,我觉得你们是在煽动民族仇恨啊。”如果不是小亚亲自对媒体确认,真想象不到一名警察的法律素养竟然如此之低,抛开执法权不提,单是“我觉得”三个字就暴露了法律知识的缺陷。

就像之前网络上流传的视频中对话一样,这名警察扯着嗓子大声秀出自己的法律意识缺陷,“如果你穿汉服,我绝对不会这么说,但是你穿和服。作为一个中国人来说,你是一个中国人,你是中国人吗?”

这名警察“以涉嫌寻衅滋事”的名义将小亚和摄影师带到派出所,其实,自始至终,真正在寻衅滋事的恰恰是他自己,作为执法者,他完全忽视了执法的前提是别人存在犯罪事实,而不是“他以为”、“他觉得”,更不是随随便便血口喷人,质疑对方的“中国人身份”。

很多法律界人士以及从多个维度分析了这名警察执法存在的问题,女孩穿和服在苏州淮海街这条日本风情街拍照的行为根本无法构成“寻衅滋事”要件,反倒是不仅存在着执法程序问题,而且以自己的认知故意挑衅守法公民小亚和摄影师,还给对方扣上“煽动民族仇恨”的大帽子,以及在派出所的一系列翻看手机、删除照片、做笔录、写悔过书、没收衣服鞋子袜子,并说小亚“手机里怎么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行为,让人愈发感觉到有一丝“寻衅滋事”的影子。

当然,作为一名警察,这些行为举动是不是构成对当事人小亚的“霸凌”,或者“寻衅滋事”,需要由专业的法律界人士给出认定,但直到进入问询室这名警察还在重复“真搞不懂你们在想什么,为什么要穿和服”这种暴露法律缺陷的话,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看完小亚接受媒体的采访,愈发让人感觉,“警察这样的执法,不只是对女孩的无端羞辱,更是对法律本身的羞辱”,“寻衅滋事罪是用来打流氓而非耍流氓的”。

当一名警察,在凌晨时分的问询室让一名女孩子脱掉衣服,脱掉鞋子,脱掉袜子,并将其以“作案工具”的名义没收,这不是“耍流氓”又是什么?

就算寻衅滋事的口袋再大,也不可能套中穿和服拍照的行为,如果小亚算是寻衅滋事,那么,开日本车、买日本货,看日本影视或小说、听日本音乐、去日本旅游、用日本动漫图片,乃至淮海街这条日本风情街本身,都涉嫌违法了。

这名警察从个人情感角度来说,可以不喜欢小亚穿和服拍照片,但身为警察,根本无权以法律的名义进行禁止与处罚,最多可以闭上眼睛主动躲开不看。法律乃是公器,容不得夹带半点个人的情感偏好,选择性地加以运用。

经过了网络的喧嚣和苏州法盲警察的长达5小时的恐吓,小亚在采访的最后表示,“以后在国内应该也不会再穿和服了”。看到一名小姑娘说出这么沉重的话,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要知道,我们的国家现在根本没有将来大概率也不可能将公民穿和服的行为写入法律,而一名守法公民却被吓得“一辈子不敢再穿和服了”,怎能不让人忧心忡忡。

在这种情况,警察供职的苏州市高新分区狮山派出所,乃至更高层级的机关,显然不能再继续“鸵鸟心态”,而是应该直面问题,该道歉就道歉,该处理责任人就处理责任人,唯有如此,才能挽回已经被一名法盲警察折腾到近乎殆尽的执法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