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解放军绕台湾岛演练,美国就台湾问题随时准备挑衅时,台湾岛内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困扰岛民的20万诈骗集团同样在引发风波。

台湾电信诈骗集团在岛内大规模拐卖人口,并将其转运至缅甸、柬埔寨和泰国等地的案件,震惊了台岛内外。其涉案人员的总数,至今仍不明朗,台湾当局对此也只有“数千人被诱骗”的一个约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也许是想展示自己尚有一点能力,此前管制力度低下,对罪犯几乎姑息的民进党当局竟装模做样起来,开始调集其“军警”去机场堵截人员。但这对于准备转移阵地,打算冲出亚洲去骗的台湾电信诈骗集团来说,可能还是晚了。

必须承认,相对于电信诈骗集团活动的全盛期,目前在东南亚地区苟延残喘的犯罪集团势力已经小了很多。

在此前最夸张的“9·28”诈骗大案中,海峡两岸警方联合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越南、菲律宾、老挝、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等国警方一举抓捕了八百多名嫌犯,案件涉案金额达2.2亿人民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后,中国公安部还专门设立专案,先后派员前往西班牙、印尼、菲律宾、老挝等国抓获四百余名涉案人员。可在海峡另一侧,台湾当局对电信诈骗、赌博等的处罚力度很低,不少诈骗犯被押回台北后,因“无法掌握罪证”,一般会被轻判甚至当场释放。

在两地处罚力度不同的前提下,随着大陆居民为首脑的诈骗团伙多数被粉碎,剩下作恶的就只有台湾的犯罪集团了。

考虑到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执法、处罚的力度日益加强,抓到的诈骗犯又可能会马上转送大陆受审入狱,于是,台湾诈骗集团又开始转移到越南的城乡结合部、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金三角地区以及缅甸妙瓦底园区,这些地方管理力度相对薄弱,又适合借偷渡手段从中国南部省份“招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随着新冠疫情导致中国广西、云南边境加强管理,越南也在防疫期间严查偷渡渠道,这让诈骗集团的活动区域和人员被进一步压缩。加之中国警方又在近年来大幅度加强了“反诈”的力度,同期出售的手机也有了反诈功能。这使得传统诈骗行为在大陆的活动空间大受影响。

大陆人既然已经骗不来,大陆人的钱也很难被骗到,那么诈骗集团只好从台湾招些苦力来做事,进而诱骗其亲友。

很快,台湾诈骗集团就以竭泽而渔的势头掀起了一波风潮。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做法莫过于“公司旅游”,即诈骗集团先在台湾开设公司,然后以员工旅游为名把受害者全部带去柬埔寨等地,或拘禁做工,或转卖给其他诈骗集团做工。在此背景下,诈骗集团也变得越来越“国际化”,核心团队里不只有华人,为了立身海外,还结交当地帮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总的来说,现在的电信诈骗已经很难深入大陆。台湾诈骗集团手中的华人市场就变得有限起来,其行骗空间被压缩到2300万人的台岛。诈骗人员联系到的亲友未必会付账,其骗术也未必会奏效。

在传统犯罪空间已经越来越狭窄之际,台湾的诈骗集团也不得不继续“国际化”,开始学习外语,进军“国际市场”,和传统的“尼日利亚骗局”、“乌干达骗局”争夺犯罪空间。这种贻害两岸同胞,也贻害国际社会的行为,也由此从亚洲走向世界,贻笑国际,成为民进党当局放纵犯罪的证据,其耻辱更难以洗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