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杭州,一位美女和同事去放松,决定去做个中式按摩,进到房间后,赵女士就躺了下去,可按着按着,她就发现技师的动作不对劲。技师抱着她的头左右摇晃,突然往左边一掰,做完这个动作后,赵女士就浑身冒汗,随后就晕了过去。

赵女士是一名台球教练,导致她的肩膀2边肌肉都是紧绷的,就和同事相约,去放松放松。起初技师按摩时,还是很舒服,可是过了一会儿,技师就开始做起了“甩脖子”,她以为这是正常项目,也就没多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料,刚做了几下,她就晕了过去,这个时间持续了10多秒。赵女士又自己醒了过来,技师见她醒了过来,又准备继续按,赵女士赶紧摆手,说自己头晕得很,特别难受。她坐起来缓了一会儿,症状还是没有减轻,不得已,她去了医院。

医生诊断为脑供血不足,有可能是掰完脖子后,骨头和神经不适应造成的,在医生的建议下,她在家里休息了10多天,直到5月下旬才康复,这期间她花费了4000元左右医药费,她认为这笔费用应该由店家承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得知赵女士的诉求后,门店经理却拒绝赔偿,并一再声称这是员工的个人行为,由于“甩脖子”比较危险,他们是禁止的,所以和门店无关。

可当赵女士找到技师时,对方表示很委屈,没有钱赔。双方协商不成,闹得不欢而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过了几天,记者陪同赵女士再次来到门店,马老板表示,这个“甩脖子”的服务,是技师私自做的,他们也和技师签过协议,违规操作产生的纠纷由技师自己负责。事发后,技师已经离职,现在也联系不上对方了。

那么,事情真的如马老板所说,门店没有责任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首先是侵权责任,技师给赵女士提供的服务,是一项职务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关系也是客人与门店的关系,赵女士是在店里受到了伤害,而门店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不能免责。

根据《民法典》1198条规定,商场、银行、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次是违约责任。赵女士去消费,双方之间形成的是“合同”关系,门店应当向赵女士提供舒适,安全的服务,按摩服务让赵女士晕厥,说明服务存在瑕疵,构成了违约,应该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最后,马老板拒绝赔偿的理由,是和技师签了免责协议,这只是门店与员工的内部规定,不能用来约束善意第三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民法典》第465条规定,依法订立的合同,仅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合同具有相对性原则,这件事中,马老板所说的协议,是门店和员工协议,2者作为合同主体,赵女士属于善意第三人,不属于合同主体,所以,这份协议对赵女士是没有约束力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女士要得就是门店负责,而马老板推卸责任的理由,都是不成立的,理应进行赔偿。有一种情况可以例外,那就是赵女士同意不追责,但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最后,马老板表示,会继续和赵女士进行协商,避免纠纷升级。

在这里,也要提醒商家,不要一出事,就说是员工个人行为,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表现。出问题不怕,怕的是不敢正面解决问题。同时也提醒消费者,在做按摩时,应该提前了解有哪些项目,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