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投中网(ID:China-Venture) 作者:王满华

历时8个月,蓝城兄弟私有化一案终于落下帷幕。

近日,LG BTQ在线社区蓝城兄弟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完成私有化交割,从纳斯达克退市。参与此次私有化的买方集团包括Metaclass Management ELP、蓝城兄弟创始人马保力以及鼎晖投资。其中,Metaclass Management ELP 是社交出海公司赤子城科技出资成立的基金,为本次私有化的实际股东。

根据蓝城兄弟此前披露的合并协议,买方集团将以每股普通股3.20美元或每ADS1.60美元的价格进行交割,交易估值约为6000万美元。

蓝城兄弟成立于2011年,是中国最早的LG BTQ社区之一。作为社交领域里的“少数派”,公司成立之初便获得了资本市场的关注,曾在5年内获得7轮融资,背后资本方不乏鼎晖投资、顺为资本等知名机构。2020年7月8日,蓝城兄弟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全球彩虹经济第一股”,此次上市也被誉为彩虹经济的里程碑事件。

虽然出生即有众多资本热捧,又有“第一股”的光环加身,但上市后的蓝城兄弟发展并不顺利,不但面临持续亏损的尴尬,股价也在经历了短暂的巅峰后一路下跌。截至退市前一交易日,蓝城兄弟市值不足上市时的十分之一。

蓝城兄弟的故事正是时下陌生人社交赛道的一个缩影。过去几年间,各种陌生人社交App如雨后春笋般兴起,曾掀起一个又一个现象级事件,但从结果来看,真正跑出来的寥寥无几,即便是挚文集团(陌陌)、soul等头部玩家,也纷纷遭遇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上市不利等困境。

昔日的“千亿蓝海”,已经暗礁丛生。

赤子城、鼎晖出手私有化价格不足发行价1/10

蓝城兄弟的私有化始于2022年1月。

当时蓝城兄弟曾宣布,公司董事会收到由公司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保力和买方集团Spriver Tech Limited的初步非约束性收购建议书,拟以每股普通股3.70美元或每股美国存托凭证1.85美元的价格,收购公司所有已发行普通股。

随后4月,马保力和Spriver Tech Limited的关联公司Metaclass Management ELP发出初步非约束力提案函。根据更新后的提案函显示,Spriver Tech Limited的子公司Metaclass Management ELP,将取代Spriver Tech Limited担任发起人。此外,拟议收购价格将降至每股普通股3.20美元或每ADS 1.60美元,交易估值约为6000万美元。根据公司退市前一交易日的股价(1.54美元)计算,此次私有化交易溢价约4%。

从买方团背景来看,除了创始人马保力外,另外两家机构来头不小。其中,鼎晖投资曾参与过上百个巨型上市项目和十余起跨境并购,其2017年与高瓴共同参与的百丽私有化,更是成为当时中国由PE机构发起的规模最大的私有化交易。

事实上,鼎晖与蓝城兄弟的渊源颇深,早在2018年2月,鼎晖投资就曾参与过公司D轮融资。根据蓝城兄弟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4月8日,鼎晖投资仍持有公司7.9%的股份。

本次交易的另一买方,Metaclass Management ELP则更值得关注。据了解,其是港股上市公司赤子城科技出资成立的基金,同时也是本次私有化的实际股东。

赤子城科技是一家社交出海公司,虽然在国内名声并不响亮,但却是一家“隐形巨头”,被冠以“海外小腾讯”的称号。据了解,目前赤子城科技已经在社交、游戏、工具等领域打造了数十款面向全球用户的APP,其中陌生人社交软件MICO连续刷新多个欧美国家的榜单成绩,进入加拿大、英国等100个国家和地区社交应用畅销榜前10,心动社交产品Yumy、语音社交应用YoHo等产品也逐步打入欧美、日韩等核心市场。

社交出海“小巨头”,为何会看上蓝城兄弟,并成为此次私有化的实际股东?背后原因也不难理解。

首先,蓝城兄弟背后的LGB TQ市场,是一片万亿美元的蓝海。

根据沙利文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2021年,世界上共有5.38亿人属于LG BTQ群体,预计到2026年,这一数字将上升至6.6亿,十年间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5.4%。与此同时,全球LG BTQ群体还拥有可观的消费能力,数据显示,LG BTQ人口的平均可支配收入普遍高于普通人群,2018年全球LG BTQ市场规模为3.9万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5.4万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7%。而在同性社交这一细分赛道,该报告预测,2023年全球LG BTQ在线社交市场规模将达到38.42亿美元。

回到企业本身,当前,蓝城兄弟是国内最大的LG BTQ社交公司。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公司营收为2.44亿元,平均MAU达到720万,付费用户达73.53万。其中,海外用户数量占比超过40%,但海外市场收入仅占总收入的12%,也就是说,其海外用户价值还有巨大的挖掘空间。

另一方面,自上市以来,蓝城兄弟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并不乐观,相较2020年IPO时的16美元发行价,公司的退市“身价”已不足当初的1/10。

赤子城此时买下蓝城兄弟,意味着以极低的成本,拥有了一家月活720万、单季度收入2.44亿元的公司,同时还切入了一个数十亿美金的新赛道,完成了自身全球社交业务版图的又一次扩容。

对于赤子城来说,此次私有化交易,无疑是一笔性价比颇高的买卖,但对于蓝城兄弟的结局,却不免让人唏嘘。

警察转型做出“彩虹经济第一股”如今市值跌9成

作为资本市场上罕见的LG BT概念公司,蓝城兄弟的故事颇具传奇色彩。

公开资料显示,蓝城兄弟的成立时间是在2011年,但这并非是公司的起点,其诞生最早可追溯到2000年。当时,公司创始人马保力还是一名警察,但因为发觉了自己的“同志”倾向,曾一度非常迷茫。马保力查阅了很多国外网站,发现同性恋不是病态,世界上有很多人跟自己一样,他因此得到了很大鼓舞,并萌生了为性少数人群提供一个交友空间的想法。

2000年,马保力以“耿乐”为名,在互联网上创建了名为“淡蓝色的回忆” 的LG BTQ社区网站,也就是蓝城兄弟的前身。

由于服务群体的特殊性,淡蓝网的发展之路十分坎坷。马保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早期的淡蓝网经常因题材问题被人举报,网站服务器每年都被关停两三次,创业团队不得不带着服务器辗转于全国各地。就是在这样创业环境中,淡蓝网靠着微薄的广告投放收入支撑了8年,直到2008年才迎来了转机。

当时,新华社报道了淡蓝网,这是这家同性社交网站首次被主流媒体关注;随后不久,一家门户网站又以淡蓝网为对象拍摄了纪录片,让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关注蓝城兄弟。

2011年,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爆发,马保力毅然辞掉了从业16年的警察工作,开始全力做蓝城兄弟。2012年,蓝城兄弟移动客户端Blued上线,据了解,Blued推出不到一年,注册用户便突破100万,两年后注册用户突破1500万,三年后进军海外,首站登陆荷兰。

随着Blued的“出圈”,蓝城兄弟也逐渐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关注。2013年,公司完成了由天翼资本、中路资本投资的天使轮融资。此后5年里,蓝城兄弟又先后获得了6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顺为、鼎晖、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嘉御基金、清流资本等知名机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0年7月8日,蓝城兄弟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成为“全球彩虹经济第一股”。上市首日,开盘价为20.45美元/股,相比发行价16美元/股高开28%,而后股价一路高涨,盘中三次触发熔断,最高涨逾124%触及35.89美元。蓝城兄弟的上市,也被誉为彩虹经济的里程碑事件。

据外媒今年5月披露的数据,蓝城兄弟目前是国内最大的LG BTQ社交公司,同时也是用户量仅次于Grinder的全球第二大LG BTQ社交App。

不过从基本面来看,虽然蓝城兄弟作为细分赛道头部玩家的市场优势仍在,但公司的发展却已渐露疲态。

用户层面,根据蓝城兄弟2021财年年报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Blued的平均MAU达到720万,较上年同期流失40万,较上一季度减少30万,其平均MAU已经连续2个季度流失。

业绩方面,蓝城兄弟常年处于亏损,且呈逐年扩大的趋势。财报显示,2021年蓝城兄弟净亏损为3.10亿元,较2020年同比扩大39.5%。其中,2021年Q4的净亏损创历史新高,单季净亏损1.49亿元,同比扩大103.4%。与此同时,蓝城兄弟的营收也在下滑。数据显示,自2021年第三季度以来,蓝城兄弟的季度营收已连续2个季度下滑,2021年四季度,营收同比下滑12.6%至2.43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确保用户群体的持续增长,蓝城兄弟在上市后曾试图通过并购来实现扩张。2020年8月,蓝城兄弟宣布收购了针对女性用户的社交软件LESDO;随后11月,又以2.4亿元人民币收购男同社交软件翻咔。但公开信息显示,LESDO已在去年10月正式停止运营。

业绩的不理想加上并购的失利,直接影响了投资人对于企业的信心。在经历了短暂的高光时刻后,蓝城兄弟的股价持续下跌。8月12日,蓝城兄弟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完成私有化交割,从纳斯达克退市,截至退市前一个交易日,蓝城兄弟的股价累计跌幅超过九成。

对于蓝城兄弟的“由盛至衰”,创始人马保力也发达了惋惜。2022年5月7日,在签署私有化协议的公告发出一周之后,他曾在其Blued账号上发文称:“挺对不起大家的,我没办法继续守护这里了,换一种方式陪伴各位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陌生人社交的故事不好讲?

蓝城兄弟的故事,不只是一家独角兽的落败,更是整个陌生人社交赛道的缩影。

2019年前后,陌生人社交赛道曾出现过集中爆发,一众企业扎堆涌入。有数据统计,从2019年至今,腾讯、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总共推出了包括轻聊、多闪、飞聊在内的几十款陌生人社交App,覆盖视频、语音、职场、匿名、相亲等多个细分领域,行业一度被誉为“千亿蓝海超级赛道”。不过截至目前,上述APP一半都处于停止运营的状态。

不只是新晋玩家昙花一现,传统陌生人社交平台也在近几年疲态尽显。例如曾在2019年为股东经纬赢得10亿美元回报的挚文集团(陌陌),也在2020年、2021年出现了营收负增长。据Wind数据显示,挚文集团2021年净利润亏损为29.14亿元,同比下跌238.52%。与此同时,2020年三季度至2021年四季度,挚文集团旗下两大社交APP的付费用户总规模已经出现连续六个季度下滑。

另一方面,被称为“社交元宇宙第一股”的soul,上市之路也不顺利。2021年6月23日,本计划于次日在美股上市的soul,在申购通道关闭前的5个小时突然发出暂停上市声明,直到前不久,才再次向港交所递交申请书。然而此次披上元宇宙外衣的soul,却因为连年亏损颇受争议。

整个陌生人社交赛道的融资热度也在极速降温。天眼查数据显示,巅峰时期,陌生人社交赛道单年平均融资数量超过80起,2018年,该赛道的融资金额更是达到了过去十年的最高峰,共计161.99亿元。但高光过后,行业融资规模开始出现大幅下滑,2021年全年,陌生人社交赛道仅发生7起融资,融资总额跌破亿元。

对于陌生人社交的遇冷,有业内人士曾分析称,其主要原因正是相关平台还未找到稳定的、社交之外能给到用户的附加生态价值。

“对于陌生人社交来说,如何保持足够的新鲜感是这类社交应用面临的最大难题,一旦用户相互了解后,想要进行更深一步的深入交流,就会转移到微信、QQ上。”

梭罗曾在《瓦尔登湖》中写道:“社交往往廉价,相聚的时间之短促,来不及使彼此获得任何新的有价值的东西。”

如今蓝城兄弟们需要解决的,正是如何在短促的相聚时间里,为用户提供“新的有价值的东西”,最好还能从中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