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张图片,差点搞掉一个院长,为什么?

因为在大家朴素的认知里,这种虎狼之词,是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医院里边的。

这张图的主角,如果换成一家公司的老总,那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大的争议了,大家也会宽容许多。

但问题是,大家不这么看,在大家眼里医院可不是公司,非但不能是唯利是图的公司,而且自带圣洁光环。

把神圣的东西跟肮脏的金钱掺和在一起,这太伤感情了,果断不能忍。

问题是,其实医院也可以是一个公司,因为干的事情,在本质上,是差不多的,而在现实中,医院也是这么干的。

这种观念上的差异,是怎么产生的?角度不同。

1

图片上的这些标题,站在医院的角度,有问题么?

没有,

但能被大家理解么?

不可能的。

吃瓜群众和医院是什么关系?

简化来说,是买家和卖家的关系。

让买家理解卖家就应该多挣钱,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买家永远觉得太贵了,卖家永远想多赚一点。

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无解的,在这种利益对立的关系中,相互不理解是常态。

当然,在现实中,更多的情况可能是,卖家可以理解买家,但买家不能理解卖家,总觉得被坑了。

问题出在哪里?

信息不对称。

商家说就赚点辛苦钱,但到底赚不赚钱,赚多少,怎么让买家相信?信任危机就这么来了,还怎么相互理解?

有没有解决办法?

有,那就是让买卖双方信息对称,充分透明。

比如一个卖西瓜的,商家的每一项成本,人工、房租、水电,各种税费,利润点,消费者也大概知道,这时候,消费者是特别能理解商家的:费这么大劲,才赚这么点钱,不容易啊不容易,爽快掏钱。

但这可能吗?

不太可能,除非是同行,你自己从头到尾亲自操作一边,才能对实际成本有一个大概的概念,知道卖瓜的是真的就赚点辛苦钱,也就更容易相互理解。

这种以亲身体验为代价的换来的信息透明,注定只能属于少数人,更常见的情况是退而求其次,通过价钱,把信息透明起来,把复杂的不对称信息集中反映在价格上,单单只考量价格这一个因素,就容易多了。

怎么做到?

货比三家嘛!让卖西瓜的充分竞争,三步一个,五步一摊,让消费者有更多选择机会,问这边一块九,问那边两块,再问一家,还是两块,被坑的顾虑被打消了,消费者自然也能理解卖家。

上边两种情况,能做到信息相对透明,相互理解也就有了可能,皆大欢喜。

但医院很特殊,极高的专业壁垒和技术复杂度,决定了信息差是巨大的,在患者这一方,可以看做信息完全不透明。

去医院看病,医生就是绝对权威,患者在医生面前,两眼一抹黑,只能是别人说什么,自己做什么,开什么价,就接什么价,是完全没有议价权的,除非你这病就别看了。

面对绝对权威的茫然和无助,直接导致了每个人在付钱的时候,心里难免打鼓:这么点东西,要这么多钱,我是不是被坑了?

这个时候,再看到这个PPT,你会怎么想?

你也会炸毛的。

2

一来二去,社会层面对医院的猜忌和不信任,也就不奇怪了。

在性命攸关的事情上,人的神经本来就高度紧张。客观情况又决定了,患者不可能真正理解医生在看病时所做的每个步骤,高度紧张+完全不了解,猜疑就容易被无限扩大,酿成恶性事故,害人害己。

这种猜忌和不信任,是无论如何不能放任的。怎么办?

那就和稀泥吧!别管真的假的,先在他们能理解的范围内,给到他们能理解的信息,尽量把他们的猜疑打掉!

针对性的措施,主要有两条:

一手魔法攻击,把牌坊立起来,故事节奏跟上。医生是高尚的职业,护士是神圣的天使,医院是无私奉献的单位,这么高大上的地方,名誉第一,会坑你钱吗?

一手物理攻击,把费用合理化起来,明细账单搞出来。一方面把项目细化再细化,让每一分钱都能找到出处,挂号费、手术费、检查费、床位费、护理费、药费……,另一方面把医院之间的竞争也搞起来,除开特殊药品、特殊项目的统一定价外,大部分费用的定价都放开,让医院自己定,但给他们规定一个范围,不怕货比三家。

名头打出去,声誉上来了,医院说话才有威信;把账算清楚了,大家都能看明白了,信任才会有基础。

这两步,能从源头上把顾虑打消一大半。

在此基础上,病人看病,医院收钱,医疗服务才能走上正循环,良性发展。

当然还会有猜疑,比如太贵了,乱收费什么的,但至少在讲道理的层面,避免了给人口实,最大程度的制造了和谐。

从实操层面来讲,这两个方法,消除患者对医院的猜忌和不信任感,缓解医患矛盾,是足够有效的。

那这么做,有没有副作用?bug在哪里?

3

当然有,

问题出在医院这一头。

在实操中,往往会用力过猛,脱离实际太远,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比如前者魔法攻击中强调的奉献和高尚,回避了成本问题,给大家制造了医院不应该挣钱的假象。

而后者费用的清晰和明确,除去故意巧立名目的问题,还掩盖了成本的真正来源,让一部分较真的人觉得这些钱花的不值,也就是说,患者所理解的成本,和真实的成本,不是一样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两个手段,一个让患者觉得医院是没有成本的,单靠奉献来维持的;一个让病人对成本的理解,停留在错误的地方。

这就有点跑偏了。

也就是说不管是在宣传口径,还是在实际的就医体验中,呈现在大家眼前的医院,并不是真实的医院,其中有很多夸大和美化的成分。

这种假象,这种不讲实话,掩盖真相的错误诱导,直接导致了一部分天真的人对医院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期待,以至于每当这个幻想破灭的时候,都以非常血腥的方式呈现出来。

有句话叫,你可以骗我,但最好别让我知道。

一个天真的患者,跑到医院,结果要先交钱,首先心理咯噔一下:电视上不是说医院都是无私奉献的吗?接着面对一大长条或可以看明白,或看不明白的收费名目,云里雾里,最后钱花光了,人也没救回来,猛然想起有些收费名目非常诡异,怒火攻心:狗屁,骗子……一发不可收拾。

很少有纠纷能有医患矛盾的烈度,产生这样的结果,这种故意诱导大家产生的群体性错觉的行为,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大概率是没有的。

在信息壁垒没办法消除之前,这种和稀泥的折中办法,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把你摆到操盘手的位置,也会这样干。

操盘手眼里从来不存在电车难题,救五个人和救一个人,五个人的命就是比一个人命重要。

在医患猜忌,人人自危,医疗环境普遍恶化的洪水猛兽面前,一点剧烈冲突的代价,是可以承受,也是必须要承受的。

作为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要成为这种冲突的主角。

4

那真相是什么?

真相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在真实的逻辑上,医院=公司,是必须要挣钱,也应该挣钱的。

医院不挣钱,医疗服务的成本从哪里出?

医院要养人,养药,养一大堆设备,还得维护更新,确保服务质量,而这些,都需要成本,需要钱,所以,医院不仅需要挣钱,而且要挣大钱!

就算站在院长个人角度,不挣钱,还干什么工作?

既然要挣钱,为什么不挣多一点呢?

因为信息不对称,认知不对称的关系,这个真相,是没办法被理解的,而操盘者,出于医疗服务良性发展的目的,也在主动加深这个不对称。

没有对错的问题,只有选择。

普通人都被语言环境保护得太好了,听不得真相,以为一切真善美是真实存在的,是没有代价的。

而忘记了,每一个小的进步,背后都要问一句,钱从哪里来?成本谁来承担?

如果说不清钱的来源、成本谁来承担,那么多么美好的故事,背后都是一地鸡毛。

但在实际操作中,

医院挣钱这种事,只能干不能说,一说就伤感情,一说就容易闯祸。就算要说,也不应该说的这么赤裸。

比如把这些刺激的标题,换一种写法:

第三个标题,换成全心全意服务患者。提高服务水平,物美价廉,让医院能在患者竞争中,脱颖而出,从而长期留住客户,还会有问题吗?

没有。

第四个标题,换成提高技术水平。水平高,服务还好,价格还便宜,患者争着抢着来这里,排着队交钱,有问题吗?

没有。

一个民营医院,为了挣点钱,在公立医院资源紧张,服务水平跟不上的时候,让患者有更好的技术、更好服务可选,是不是好事?

是。

但是,你就不能写为了挣钱。

5

那界定点,在哪里?

存乎于心。

每个领域都有专业话术,对外一套说法,对内一套说法;对内来真的,对外打哈哈。

外行人,压根就不知道界限在哪里。

要是不小心,把应该内部说的话,拿来对外了,就会像这位院长一样,轻则引起一些争议,名誉扫地,重则被重拳出击,丢掉饭碗。

这也从侧面说明,在选书的时候,一个人就算再有名,如果写的书,没引起争议,那大概率说的就是废话,不敢来真的。

语言的多义性,是管理者、领导者、大v的必备技能,专家经常不说人话,不是爱好,是实在太明白其中的利害了!

语言艺术,是真正的能力,不要跟着别人瞎嚷嚷,什么油嘴滑舌,不学无术,有什么了不起。

深得语言艺术精髓的人,是真的了不起。

身居高位的人有一个基本共同点,就是语言艺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段位,云里雾里,在一帮人还在懵逼的时候,就已经把要表达的意思不漏痕迹的表达出来了。

为什么要这么绕,非要绕一圈,明明白白好好说话不行吗?

不行。

如果让不该明白的人明白了你说的话的意思,那事情还没干成,你就已经被这帮人给干掉了。

还是拿这个院长当反面典型,被反噬了。

同样的道理,为什么一些自媒体的人,变成了超级大V后,质量就下降了?

被逼的。

号一旦做大了,受众太广,就逼的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出于自保的目的,就要掺更多的水,以免被反噬掉。

这时候,很多粉丝就受不了了,痛骂无耻,骂的对吗?应该是对的。但是,把你摆在那个级别的流量上,你也会这么干的。

这个院长,不明白要自保的道理吗?

不可能的,

是他语言艺术修炼不到家吗?

也不太可能。能在民营医院当上一院之长,能力不可能会差。

问题就出在,他太自信了,这么危险的话题,他不仅要谈,还非要把它写出来,做成PPT,放给大家。

可能是疏忽,也可能是得意忘形,忽略了来自身边人的恶意。

6

照片怎么流出来的?

摸着脚指头也能想出来,肯定是被偷拍传出来了。

危险往往来自身边人,伤你最深的也多半是身边人。亲人,朋友,恋人、同事、领导、恩人、手下人……

只有他们一出手,才能真正的打疼你。

院长在上面分享管理心得,下面听课的人,想把院长干掉,大家面临的,常常就是这样的生存现状。

只不过区别在于,大佬们面对的恶意,可能更多一些,危险可能更严重一些,甚至要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历史上的改革者,为什么都显得特别的悲情?

因为要干的事情极其艰难,阻力太大了。

既要时刻照顾舆论的感受,防着被反噬,同时更大的危险来自手下人的恶意,防不胜防。

如履薄冰的境地,让他们不得不在心理上,彻底做好一个悲情主义变革者的状态。

比如,有人拍着桌子说,“不管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地雷阵,我将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还有人眼泪哗哗的说,“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为什么有这些话?

因为他们太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但是,也正是因为其艰巨性,新一代的年轻素人,才有机会让你去冲杀,否则一个好事,凭什么会轮到你呢?

极大的风险和极大的机遇并存,就看你要不要淌这趟浑水了。

在你往前推动的时候,要记住两条,第一条是把事办成,第二条是活下来。

一般老板都希望你先把事办成,然后才是活下来,也就是说,我只要塔山,我不要伤亡数字。

而你在排序的时候,如果壮烈一点,就是马革裹尸、抬棺上路,也选择把事办成放在前面;如果精致一点,就是要把活下来往前排一排。

没有对错、高低之分,就是价值取向不同。

很显然,那些名垂青史的变革者们,无论成败,事先都做好了以身殉道的打算,选择了先把事办成。

7

现代社会的幸福之处,就在于每一个有远大志向的人,远远不用像古代变革者那样血腥,把自己的命堵上。

但面对的困境是一样的。

那怎么样做,既能把事办成,还能活下来呢?

把每一句话的逻辑,说的明白一些,不要乱说话,也不要说一些有明显漏洞的话。

那如果对方像小视频一样,断章取义,怎么办?

很正常,想故意找茬,断章取义的人,会很多,位子越高,盯着你,惦记你的人越多,你只能做好自己能做的,别人怎么想,怎么做,你是决定不了的。

如果把心思都花在这些事情上面,怕这怕那,还怎么有精力干事情?

这个时候就看你老板,想不想干你。

而你老板想不想干你,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对你老板,还有没有价值。

如果他想借着由头去干你,你是很难躲的,但是你老板想要保你,断章取义,有个毛用呢?

哪一个领导的身后,不是几十封检举信?

手下人背着曹操跟袁绍叽叽歪歪,整了几大箱书信,曹老板能一点不知道?

只是不处理而已。

如果一有检举,就处理,有断章取义就撸掉一个管理者,哪还有谁会为这个组织去卖命?

脑子就有病了。

所以,通报出来,这个PPT就是一个临时工干的,和院长无关。

这说明,这个院长,还是很有一些干货的,不是那种花瓶。

8

最后再啰嗦下语言艺术,

“存乎于心”是什么意思?能不能直白点?

可以,

核心就两条:词汇运用+真假掺和。

汉语词汇的博大精深,绝对超出你的现象,能熟练领悟和掌握词儿的用法,熟练的跟生活结合起来,从来是一门高端技术活儿。一词儿之差,天上地下,轻则是高情商和低情商的区别,重则是饭碗的问题。

而真话假话的虚虚实实,除了掺和的比例,还要分对象,有时候多掺一点假话也没事,有时候就需要百分百小心,九分九的真,多一丁点的假,都可能废了,被反噬。

大概也就只能直白到这里了,确实没法讲太清楚,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非常微妙。

而且个人感觉,这个“心”能运用到什么程度,还主要取决于天分,有的人一点就通,有的人怎么教都教不会,没办法,这属于老天爷赏饭吃的层次,羡慕不来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非要强调点什么的话,那就是不要老感觉大佬们云里雾里的说的都是废话,坚决抛弃这种幼稚想法,多想想大佬们的每一句话,为什么要这样说,换成别的说法行不行?勤思考,深领悟,下笨功夫!

多说一句,谈情说爱很在行的朋友,在这方面都不会太差,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