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从洛川到宜川走了两个多小时,这次来宜川主要是补拍王春英,因为去年正月在宜川采访时给王春英拍的照片不是很满意,所以再次来到宜川,并且在县医院顺利见到了王春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春英与周彦才

王春英1951年生于北京,北京玉渊潭中学六八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1月17日,她和弟弟王京育一起来到了陕西宜川县阁楼公社依锦村插队落户。

依锦村紧靠黄河边,由于她在北京上学时参加过游泳训练,插队后常去黄河里游泳,有一次差点淹死,幸被青年农民周彦才相救,从此,王春英对他感激不尽。时隔不久,周彦才的妻子突然病故,给他留下了4个孩子,日子越过越艰难,王春英便常去给他收抬家务。周彦才长相英俊,扳船、放电影、吹拉弹唱样样都会,按王春英的话讲,就连赌博也老嬴。他还特别喜欢读书看报,时间一长,相互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

周彦才说:“记得是1971年6月18日的黑夜,公社突然来了几名干部说我犯了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罪,当晚就把我绑到了公社。那时候这个罪名要判十来年,可把春英吓坏了。第二天天还不明,她就跑到公社救我。公社头头不让她见我,她就提出要送饭,结果她给馍馍底下压了一张纸条,我们串通了结婚的口气,第三天就把我放了。”周彦才接着又说:“春英人好,假设她那时候不答应跟我结婚,那我最少得坐10年牢,因为他们给我扣的帽子很大,说我破坏毛主席的路线方针,是跟毛主席作对,是跟中央唱对台戏。其实我哪里敢跟毛主席作对啊!只是我们那时候都还年轻,也能说得来,并没有跟中央唱对台戏的想法。

为了爱,他为她进了监狱,她挺身而出前去相救,于是,出狱后的周彦才和王春英更加相爱。不久,他们实现了串通口供的承诺并结为夫妻。婚后,王春英照顾一家几口人的生活,周彦才整天忙于上山劳动。随着两个孩子的降生,王春英成了6个孩子的母亲。

王春英这位某大型企业党委书记的掌上明珠,默默地在周家当了10年的农村家庭妇女,把孩子们一个个拉扯大,一个儿子上了中专,还有一个儿子已从部队转业长大成人。村里原有的几十个北京知青分别招工、征兵、考大学离开村里,最后走得只留下王春英一个知青

1979年落实知青政策,王春英终于被招到乡卫生院当上了临时工,1982年转为合同工。10年后她被调进了宜川县医院当了护士,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周彦才也被照顾到县医院成了一名锅炉工。王春英说:“现在孩子都长大了,条件也好多了。里外孙子就有6个,他们经常来看我,现在我的心情也好多了。”

我给他们照相的时候,王春英特意嘱咐我把她家的冰箱照上。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要把照片寄回北京,让我爸看看我也有冰箱了,已经不像过去那么穷了。”当我拍完照片打开冰箱一看,这台冰箱还没有开始启用,也没有起到冰箱应有的功能,而是上面一层放着书,下面一层放着几件衣服。王春英看看我笑着说:“我今年年初上街买菜的时候用两块钱买了一张彩票,结果抓了这台大冰箱。用吧电费太高,也没什么东西往里面放,不用吧又卖不了,所以只好当摆设,也许以后能用上。”

我问王春英还有什么困难?她说:“别的困难也没有,现在就是住房不方便,我们一大家子只有这孔不足30平米的窑洞。再一个就是我做梦也想当一名国家正式职工,不想再当合同工了,总觉得合同工低人一等。其他方面我什么要求都没有,只想平平安安度过这一辈子。”

我最后问周彦才对现在生活是否满意。他说:“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现在要比在农村的生活强多了。

让我最过意不去的就是春英这辈子跟着我受了不少罪,毕竟她是大城市来的,还是高干子弟,要不是我害了她,说不定她早回北京过上好日子了,也不可能跟着我受那么多罪。好在现在生活有了提高,我的心里还是平衡了很多。要是房子再大一些,那就没有什么困难了。要是一定要说困难的话,那就是以后几个孩子的出路问题早晚还是要操心。毕竟我们没有门道,全靠国家的政策,要是政策不偏向知青,孩子以后的工作问题就是最大的困难。”

采访完王春英和周彦才,太阳已经落山。傍晚,我来到宜川摄影爱好者李静家过夜,几次来宜川寻找知青,李静给我提供了不少帮助,但愿今后能有回报李静的机会。

注:很多年没去宜川了,几年前李静带着媳妇来北京看病并住在我家,他告诉我周彦才前两年已经病逝,王春英一个拉扯着几个孩子,而且还要照顾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