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快放我下来,我要妈妈。”

小小的魏婴从医院到蓝家,一路哭着,此刻更是在蓝启仁的怀里激烈挣扎着。

“乖,阿羡,我们明天再去看妈妈好不好,现在是晚上了,阿羡要先睡觉,睡完觉后再去找妈妈。”蓝启仁手忙脚乱的,魏婴身体极柔软,一不小心,就整个身子往后仰了。这娃都哭了一整天了,嗓子都哭哑了,看着就让人心疼,可怎么都哄不好。

“不许再哭!”

就在蓝启仁手足无措时,一声清冷的喝斥声响起,哭闹中的魏婴瞬间停了下来,边打着哭嗝边转过身子,肿得像核桃般的大眼看着眼前的“大男孩”。

“好看哥哥”,魏婴小身子挣扎着下地,伸出小手怯怯地拉着眼前比他高一个个头的男孩。

这男孩,名叫蓝忘机,小名蓝湛,5岁,是蓝启仁的小侄子,他还有个哥哥,叫蓝曦臣,比他大3岁,兄弟俩都是蓝启仁一手带大的。

蓝启仁年轻时青睐于藏色,也就是魏婴的妈妈,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生性活泼开朗的藏色喜欢的却是跟她有着同样兴趣爱好的魏长泽。或许蓝家都有着长情的基因,一生只爱一人,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蓝启仁也不再考虑感情之事,兄长和嫂子属于国家机密工作人员,长年在基地,连他这个亲弟弟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从事什么工作,于是便主动接过了抚养两个侄子的重担。

幸亏这两侄子乖巧听话,不用自己多操心,否则又要管理蓝氏传媒这么大的公司,还是照顾两个小孩,还真是吃不消。

大侄子蓝曦臣,是个暖男,温文尔雅,做事不急不慢,非常懂事,而且尤其疼爱自己弟弟。

小侄子蓝忘机,就比较异于常人,打小开始就清冷不多话,连幼儿园的老师都多次“投诉”,要求家长要多点陪伴孩子,这孩子太孤僻了,园里的其他小朋友没一人敢靠近他身边,小小年纪就一身“寒汽”,其他小朋友不是被他的眼神吓跑了,就是被他的冷漠劝退了。

如果两个侄子同时出现在人群,大部分人都是更倾向于向蓝曦臣靠拢。

蓝启仁奇怪地望着刚才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奶娃,居然一点都不怕小侄子,还敢伸手拉着他,而更让叔父奇怪的是,忘机居然还接受了,这孩子可是任何人都触碰不得的,哪怕是亲叔父的他,也很难得拉拉他小手。

曦臣,忘机,你们过来,叔父有话跟你们说。

蓝启仁把俩人招呼到客厅沙发坐下,小魏婴则是亦步亦趋地跟着蓝忘机。

“这个是魏无羡,以后呀,就是你们的弟弟了,你们要像亲人一样爱护他,知道吗?”蓝叔父想拉过魏婴,无奈他就是要拉着蓝忘机,怎么都不愿意撒手。

“好看哥哥,我还有个小名,叫魏婴,以后我的小名只许好看哥哥叫。”小魏婴抬头望着蓝忘机,奶声奶气地宣誓。

“哦~那叔父也不可以叫吗?”眼看他情绪恢复了,蓝启仁也是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就想逗逗这小家伙。

“嗯?”小脑袋微侧着思索了一会,“叔父可以叫我阿羡或者羡羡呀”。

“好!那叔父就叫阿羡好不好,阿羡,来,这个是曦臣哥哥,这个是忘机哥哥,以后呀,阿羡就有哥哥和叔父保护了。”蓝启仁望着这张与藏色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心中感慨万千。

“曦臣哥哥好”,魏婴抬头望着比他高很多很多的蓝曦臣问好。

转头又问蓝忘机,“好看哥哥,你有没有小名呢,羡羡也想叫你小名。”

呃...

蓝叔父和蓝大哥同时把目光投向蓝忘机,以他一惯的作风,估计又要惹哭人了。

“蓝湛”

这侄子,今晚是撞邪了吗?!

“真好听,那羡羡以后就叫你蓝湛,你叫我魏婴好不好。”一双大大的眼睛满怀期待地望着那个清冷的人。

“好!”

“那个,阿羡呀,你应该叫忘机湛哥哥哦,他比你大两岁呢”,蓝启仁忍不住出声纠正他,长幼有序,这是蓝家的家规。

“不要,羡羡就要叫蓝湛”,大眼含泪,瞬间“暴风雨”又要来临。

“叔父,就让他叫我名字吧。”蓝忘机恳求道。

呃...

蓝启仁和蓝曦臣面面相觑,不知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