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4月16日,昆明市西山区春苑小区,一伙人强行冲进停靠在小区内的吉普车,将司机控制后,将车开走。

两天后,吉普车和司机的尸体在某体育馆停车场被发现,司机头部有钝器造成的伤口,身上被捅20余刀,车内的2万元现金不翼而飞。

1997年7月10日,几个身着军装的军人来到云南省禄丰县锦山镇以协助工作为由找到农具厂保卫干部周国祥,看到为首的人身着少校军服,周国祥没有怀疑便跟着对方走了。

两日后,周国祥的尸体在禄丰县国道沿线被发现,随身携带的枪被盗走。

1997年9月21日,几个“缉私警察”在民航路附近,拦下一辆吉普车,将司机刀国兴铐住,连人带车一起带走。

两个星期后,刀国兴的尸体在城郊处的一处枯井里被人发现,随身携带的贵重物品失踪。

接连几起案件让昆明警方如坐针毡,这伙凶徒手段残忍,作风老辣,还善于伪装,不是装成军人就是装成警察,对当地危害极大。

在当时,有的司机在路上看到路边有警察拦车,不惜闯红灯的代价开溜,根本不敢停车逗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7年11月14日凌晨4点左右,一辆吉普车停靠在官渡区的路边,4名联防队员觉得此车跟之前失窃的一辆车外形相似,便上前盘查,结果造成两名联防人员当场死亡,一名联防队员受重伤。

几年来,这伙凶徒以缉毒警察的身份总共杀害了16人,受害人中有马上就要步入新婚殿堂的新郎,有9个月大孩子的父亲,还有家中独子,就这样被这伙凶徒杀害。

这伙以杨天勇和肖林为首的犯罪份子,在第一次作案就抢到20000万现金后,变得更加疯狂,为了能干票大的,肖林建议搞枪,之后杨天勇团伙便开始乔装军人、警察袭击配枪的公职人员。

搞到枪后,杨天勇和肖林一伙决定干大活,一方面拉更多的人入伙,一方面开始观察合适的猎物。

杨天勇的野心迅速膨胀,在作案的同时他还想打造一支毫无人性的队伍。

1997年9月21日,肖林带队将刀国兴的车拦停。

在路上,肖林给杨天勇打电话说人已经抓到,半路杨天勇上车。

杨天勇上车后给新入伙的杨明才打电话,杨明才此时正准备吃饭,接到杨天勇的电话立即出门与杨天勇会合。

此时的刀国兴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他还活着的意义就是为杨天勇团伙训练新兵。

杨明才上车后,杨天勇示意司机左曙光找一个合适的地方。

左曙光将车开到一条小路上,所有人下车。

杨天勇拿出纸笔开始做笔录,询问刀国兴一些基本情况,尽量模仿警察办案的手法。

做完笔录,杨天勇示意所有人上车,开始开着车乱转,这是杨天勇团伙第一次全员参与的行动,他希望能给新入伙的队员打个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时,刀国兴已经觉得不对劲,这伙人虽然有证件还身着警服,但言谈举止与警察相去甚远,他开始反抗。

杨天勇心里也明白,新入伙的杨明才(杨天勇侄子)等人已经露出了破绽,觉得这场戏是到谢幕的时候,剩下的是最后一堂、也是最重要的课程——杀!

杨天勇猛地掐住刀国兴的脖子,杨明才见杨天勇动手,立马帮忙按住刀国兴的双腿,老队员柴国利也伸手去掐刀国兴。

刀国兴死后,杨天勇等人将刀国兴的尸体丢弃在路边的一个枯井里。

刀国兴的车被杨天勇一伙以19万的价格卖掉,随身携带的贵重物品被洗劫一空,刀国兴的尸体两个星期之后才被人发现。

这一次成功也使得杨天勇一伙假冒警察打劫来往车辆的犯罪思路更加清晰。

这一次行动,杨天勇刻意演练了整个过程,事情结束后,杨天勇还开会复盘,他对这一次行动非常不满意,他觉得自己的这些同伙下手太过仁慈。

他决定将这些新加入的成员,交给肖林亲自训练。

杨天勇交代肖林,要训练出一支铁血“部队”,战斗力要彪悍,随时敢致人于死地,绝不会因为犯案对象是老弱妇孺而手软。

为了锻炼手下人的心理素质,他在夜里带着同伙去火葬场接触死尸训练胆量,还把自己的警服给新加入的同伙穿上,让他们大胆地在大街上走动,训练心理素质。

告诉他们,要坚决相信自己就是警察。

在杨天勇的训练下,该团伙作案更加疯狂,他们毫不顾及被害人的身份,只要有利可图,他们就敢做,几个月后就犯下了枪杀联防队员的恶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7年11月14日,杨明才和滕典东、左曙光开着之前偷来的吉普车去东郊偷车。

凌晨4点左右,三人偷到一辆面包车,半路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左曙光将面包车车牌卸下。

滕典东和杨明才驾驶偷来的面包车走在前面,半路上左曙光驾驶的吉普车怎么也打不着火,便停在路边修理。

恰逢小板桥派出所联防队员赵洪才、彭健昌、柏怀昌和尹正华在路上巡逻,看到路边的吉普车疑似之前失窃的那辆,四人下车对该车的司机进行盘查。

当时只有左曙光一人,面对盘查联防队员的盘查,左曙光一直打太极拖延时间,过硬的心理素质帮他争取到了时间,。

滕典东和杨明才发现左曙光一直没有跟上来,便回头去寻找,看到四名联防队员要把吉普车弄走,滕典东立马开车去找杨天勇。

杨明才则拿出枪瞄准四名联防队员,两名联防队员中枪倒下,另外2名联防队员见势不妙赶紧逃跑。

左曙光立即抱住离自己近的联防队员让杨明才射击,只有柏怀昌一人安全逃走。

杨明才将被击中的三人丢上联防队员巡逻的皮卡车,车没开出多久,杨明才听到后面传来响动,受伤不严重的尹正华醒过来后逃走,杨明才爬上车箱发现少了一个人,担心其他两名联防队员也没死,在用铁棒对二人进行敲打后,才开车离开。

此案导致彭健昌和赵洪才当场死亡,尹正华受重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8年4月20日晚,杨天勇一伙人来到海埂路,决定冒充警察以抓嫖勒索钱财。

杨天勇带着身着警服的杨明才和滕典东再在街上游逛,发现路边有一辆车,三人迅速靠近,透过车窗看到车的后座有一男一女正贴在一起。

杨天勇用手敲车窗,车内的男子问杨天勇干什么?

杨天勇自称是缉毒队的,要求男子出示证件接受检查,嘴里还骂骂咧咧:“你们大晚上搞什么名堂?”

颇有点人模狗样的架势,没想到车里的两人正好就是公安局的。

两人下车后,要求杨天勇出示证件,杨天勇将自己的假证件亮给两人看后,要给王俊波和王晓湘上手铐。

遭到王晓湘的反抗,说要铐她可以,必须得到她的领导授意,还要打电话给市局局长杜敏。

杨天勇让滕典东强行给男子铐住,并动手给了男子两耳光,口里振振有词:“大半夜干这种事,你还有脸打电话?”

杨天勇已经知道两人并非夫妻关系,杨天勇将两人制服后,开始给两人做笔录,询问他们的名字和单位。

杨天勇本来只想搞钱,当得知对方的身份后,意识到对方很有可能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枪。

杨天勇掏出枪顶住王俊波,从他身上摸出其配枪,临时决定灭口,杨天勇将王俊波的配枪抢走后,开枪射击王俊波和王晓湘。

谁也没想到这起案件引起了轰动一时的另一起大案——杜培武冤案。

王晓湘的丈夫是市公安局戒毒所民警杜培武,王晓湘被杀后,杜培武被警方认定为第一嫌疑人。

怀疑他知道妻子和王俊波的不正当关系,怀恨在心将两人杀害。

1999年2月5日,杜培武被昆明市中院判处死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杜培武表示不服,当庭以自己遭到刑讯逼供为由提出上诉,案件转到云南省高院,在复核后认为此案确实存在几个疑点,1999年10月下达了二审判决,撤销对杜培武的量刑但维持原判,判处杜培武死刑,缓期执行两年。

成了替罪羊的杜培武被关进监狱,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坐起了冤狱。

直到杨天勇团伙被清除后,杜培武才洗雪沉冤,此案曾轰动一时。

杨天勇除了心狠还很狡猾,在这之后杨天勇一直不敢再冒头,直到1999年,杜培武一审判决下来后,杨天勇才再次出手。

3月6日,杨天勇带着杨明才、滕典东和左曙光寻找目标。

在路边发现一辆尼桑轿车内有一男一女,杨天勇故技重施上去敲车门,自称是警察。

两人一下来,就被杨明才铐住,左曙光则将车开走,杨天勇早就搭上了线,只要他能搞到车,对方就会以二手市场8折的价格收购。

左曙光离开后,杨天勇将女青年掐死,示意杨明才去对付男青年,杨明才有些心慌,他捡起一根木棍对着男青年的脑袋一顿猛敲,当看到男青年口鼻渗血,大声呼叫时,杨明才慌了。

杨天勇接过木棍又是一顿乱敲然后用被水打湿的纸贴在男青年的口鼻上,看着对方慢慢窒息死去。

事后,杨天勇还对杨明才一顿说教:“遇到这种情况千万不要急,像这样弄他就叫不出来了!”

为了给杨明才锻炼胆量,杨天勇决定将男青年碎尸,进行到一半时,浑身是血的杨天勇停了下来,将工具交给杨明才,让他来完成后续事宜。

从那以后,杨天勇不再抛尸,而是选择让受害人彻底消失,杨天勇在西郊的山里租了一个养殖场,在场子里养了猪和狼狗还有鸽子,用来帮助杨天勇一伙毁尸灭迹。

每当杨天勇发现目标后,就会把受害人带到养殖场加害,一年多时间杨明才已经彻底变成一个恶魔。

整个毁尸的过程都由杨明才来完成,其他人也必须在现场观摩壮胆,杨天勇就是要所有人都变得麻木,视人命如草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令人没想到的是杨天勇曾是一名铁路民警。

1981年12月,其所在派出所破获一个大型偷车团伙,被抓获的7名案犯交给值班的杨天勇负责,结果因为杨天勇看守时睡觉,贼头趁机逃走,杨天勇因此受到处分,上级对杨天勇的工作进行了调整,杨天勇不服,开始破罐子破摔,几乎每个月都会被扣除不少奖金。

杨天勇越想越气,几个月后向单位提出辞职。

之后,杨天勇便开始了不务正业的生活,直到后来抢车行凶。

再狡猾的凶犯也逃不过警方的天罗地网,杨天勇一伙最终还是被警方发现。

将杨天勇一伙瓦解后,将赃车悉数追回,7名嫌犯全部落网。

2000年10月18日,在30余辆警车的押送下,杨天勇团伙被押上法庭,来听审的人中有中年丧夫的遗孀,有老年丧子的老母亲,也有嗷嗷待哺丧父的孩子,他们终于等到为亲人雪恨的日子,这一天他们等了好久。

杨天勇7人自1997年4月16日至2000年5月31日,先后作案25起,杀害19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