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的寺库,如今北京的总部大楼已人去楼空。

8月17日,据媒体报道,位于三里屯路的寺库北京线下体验中心(寺库总部)整座大厦几近人去楼空。“安保工作人员透露,半年前,寺库大厦就已开始搬东西,现在大厦1-4层均已搬空,仅剩5层还有部分工作人员。”

为了应付投诉和维权人员,寺库在一层电梯口旁专门设立了维权前台服务。“在寺库大厦一层,记者看到一名女士正在不断向寺库前台人员催促要求还款。寺库前台人员向该女士承诺,每周一都会打一部分款。”

对于寺库大厦搬空,维权中心接待人员表示是“要调整格局再装修”。不过,寺库大厦代理商此前曾表示,大厦业主正在考虑整体出租,因为寺库正在计划全部退租。

据负责附近写字楼租赁业务的中介透露,暂时还没有收到寺库大厦可以出租的消息,该中介表示,这栋楼整租一年的租金大概在三四千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

人去楼空的不止是寺库大厦。记者走访了寺库位于亦庄的物流仓库中心,安保人员表示寺库已搬走,最近好多人找过来。种种迹象表明,寺库经营已经出现异常。

而在近段时间,消费者对寺库平台的声讨也没有停过,仅根据黑猫平台的数据来看,就有 1 万7千多条投诉,而其中大多数的关键词为:不发货、不退款。

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发布的数据显示,寺库平台2021年至今共获得21次消费评级,其中16次获“谨慎下单”评级;4次“不建议下单”评级,其中三次不建议下单评级是在今年获得的。

6月29日,北京市的鑫女士向“电诉宝”投诉称自己于6月29日在寺库奢侈品APP上花49元购买了鉴定了一款PRADA包包的服务,因为自己是第一次使用鉴定APP所以就是根据提示拍了几张照片上传至该平台,随后该平台的鉴定师也不管照片是否清晰仅在1分钟内就鉴定该商品与正品不符,而且也未说明假的依据。

7月16日,辽宁省的朱先生向“电诉宝”投诉称自己于6月20日在寺库官方平台下单一款GUCCI单肩斜跨包,商品页面显示法国货源,预计15-20个工作日内送达,订单金额6509人民币。自下单支付后,在随后的订单跟踪中查看,该商品就一直处于滞慢状态。

此外,爱企查信息显示,寺库的“自身风险”多达591项,自2021年10月起,几乎每天都有涉及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法院已受理的开庭时间已经排到了2022年11月。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4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2017年9月,寺库美股上市,主打奢侈品,商品涵盖包袋、腕表、服饰、珠宝首饰等。曾经还被誉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

财报显示,寺库集团2021年上半年的营收为15.26亿元,同比减少34.0%;净亏损为3982.6万元,2020年同期净亏损为3659.8万元;经调整后净亏损为3746.7万元,2020年同期这一数字为3150.7万元。公司2021年营收为31.32亿元,同比下滑约48%;净亏损达到5.66亿元,同比扩大6倍。

资本市场上,寺库的市值仅剩下1700多万美元,巅峰时期市值则为 7.7 亿美元,市值缩水近98%。

此外,寺库在一年内两次被申请破产,第一次申请时间为1月5日,第二次则是在8月10日,当日,奢侈品电商寺库关联公司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新增一则破产重整高风险信息,申请人为赵冬萍,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当时,这一举动被外界视为“寺库将要破产”的信号,不过遭到了寺库方的否认。次日,申请人撤回了这项申请。

针对寺库陷入如今的困境,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表示,第一大原因还是因为自2018年开始整体经济环境的不景气,以及疫情的雪上加霜,导致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减弱。而且电商红利的退却也是从2018年开始的。

第二大原因是寺库的奢侈品电商平台定位还是不够精准,缺乏核心消费者,没有必须在你这个平台上购买的理由。第三是奢侈品渠道竞争加剧,像奥特莱斯、商场等,打折情况很多,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也会加剧亏损。第四是寺库的管理问题,包括客服问题也层出不穷,加之业绩不够好,导致管理问题越积越多,最终出现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