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以下内容均为猜想,不是对原作的续写或改编,如有侵权,请私信本人予以删除。本文严禁转载,转载引发的法律责任,本人不承担相关责任。】

汉东国际酒店芙蓉厅,省委书记沙瑞金热情招待了中组部盛部长一行,田国富、范小丹、董为民、郑拥华分别作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晚宴开始前,白景文偷偷找到省政府副秘书长林卫东,给他塞了一盒牛奶,请他务必让沙书记在喝酒前先喝一盒牛奶。

因为工作繁忙,常年饮食不规律,沙瑞金患有慢性胃炎。

这种病最忌饮酒,可今天这个场合想要不喝酒是不可能的了,白景文咨询过相关医院专家,他们说能不喝最好不喝,如果实在不行,在喝酒前喝一点牛奶,可以让胃好受一些。

林卫东接过牛奶,笑着说:“老弟啊,要是所有人都把工作做得像你这般细致,京州市的倒塌事故也就不会发生了。”

白景文呵呵一笑,回答说:“这些都是我的本职工作,林秘书长这样夸奖我,让京州市的同志们听到了,还不得骂我。”

林卫东说:“骂你?你现在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剑,他们怕你都来不及呢,还敢骂你?谁要是骂你,你跟我说,我来替你收拾。”

白景文听出了对方释放出的善意。

作为常务副省长董为民的专职秘书长,林卫东是正儿八经的副厅级。

而且,白景文还知道,在董为民任副省长的时候,林卫东就已经为他服务了,估计等董为民的位置定下来以后,就会将他外放出去。

省政府副秘书长外放,至少也是一个正厅级实职,对于这样一个实权人物所释放出的善意,白景文当然不会拒绝。

而且,他还从林卫东的话中听出了一点其他意思。

于是,他恭维道:“林秘书长是省领导,京州市的同志当然要给面子,我要是在京州遇到什么困难,就给您打电话,到时候您可要帮我说说话。”

林卫东哈哈一笑:“行,没问题。”

白景文明白了,看来,沙瑞金有意让董为民接任京州市委书记的想法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在芙蓉厅隔壁的一间包房里,白景文同田国富的秘书赵志光以及董为民、范小丹、周桂春的秘书一起,也吃起了晚餐。

在官场,秘书的身份从来都不是论级别、讲资历,论的是服务的领导大小。

白景文作为省委书记的秘书,理所当然地被几人请到上首的位置坐了下来。

坐在他右手边的是范小丹的秘书,名叫黄蓉,汉东大学传媒系研究生毕业,刚考进省委宣传部没多久,是一个皮肤白皙、娇小玲珑的女人。

这个女人一身黑色外套配上一头齐耳短发,咋一看,有一种职场白领丽人的独特韵味。

因为大家都是秘书,有服务领导的任务在身,桌上便没有摆酒。

白景文在众人的要求下说了一段开场白后,这场饭局便正式开始了。

这时,黄蓉第一个起身,端起面前的玻璃杯,弯着身子,对白景文说:“白处长,我以茶代酒,先敬您一杯!”

现在是四月,汉东省的天气很怪,说冷也不冷,所以人们的衣服穿得很乱,有穿毛衣的也有穿衬衣的,大部分人都穿三件,里面一件内衣,中间一件薄毛衣,外面再穿一件外套。

因为是在室内,开了空调,这个女人将外套解开了,弯着腰向白景文敬茶时,鼓鼓囊囊的胸脯将里面的衬衣撑得胀胀的,两颗扣子之间露出了里面瓷白的乳房,闪耀着一种诱惑的白光。

白景文正要端起水杯,和她碰一下,赵志光打趣道:“蓉妹妹,这杯茶应该要有个说法才是,要不然我白哥可不能喝。”

黄蓉停在那里,扑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问道:“赵处,您说?”

赵志光用一口京片子,笑着说:“你看,你是蓉妹妹,我白哥的名字里面又有一个景字,景和靖在北方的发音基本一致,所以说我白哥就是你的靖哥哥,这蓉妹妹和靖哥哥怎么能这样喝呢?”

在官场酒桌上,除非到了一定级别,漂亮女人向来都是被调戏的对象,倒不是说官场不尊重女性,而是因为这种酒桌文化是一种活跃气氛的最佳方式。

当然,也是因为田国富和沙瑞金走得很近,连带着两人的秘书私下里的关系也很不错。

黄蓉脸色一红,露出了一副小女孩的羞涩,问道:“那应该怎么喝呢?”

赵志光坏笑道:“当然是交杯咯!”

黄蓉一时有些为难,很显然,她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面。

白景文看出了她的窘迫,端起玻璃杯,笑着说:“志光啊,你就不要为难她了。”

说着,主动和黄蓉碰了一杯。

赵志光仿佛兴致很高,拿起筷子敲了敲面前的杯子,怪罪道:“白处,你这就不对了,不能因为蓉妹妹是美女就忘了规矩。”

没办法,白景文倒了一杯水,又和赵志光碰了一杯。

因为没喝酒,饭吃得很快。

董为民的秘书和郑拥华的秘书,知道白景文不抽烟,两个大烟鬼,吃完饭就跑去外面抽烟去了。

趁着黄蓉去找服务员要茶水的功夫,赵志光偷偷说道:“怎么样?嫂子又不在身边……”

白景文与赵志光一样,也是北京人,老婆温岚是北京城市银行的办公室副主任,目前和女儿白雅倩都在北京。

他孤身一人陪沙瑞金来汉东赴任后,沙瑞金也同他聊过,问他想不想将老婆调来汉东工作。

白景文问过温岚,可温岚说她的家人朋友都在北京,汉东省人生地不熟,一个朋友也没有,说什么也不愿意来。

其实白景文清楚,温岚不愿意来汉东的真正原因是她目前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分行领导对她很重视,计划下一步将她提拔为办公室主任。

白景文和温岚是大学同学,十多年的婚姻,感情一直很好,可来汉东半年多了,男人嘛,心理上的寂寞都好说,生理上的需要就只能趁着陪沙瑞金进京办事,回家和老婆小别胜新欢乐了。

但是这段时间温岚格外繁忙,有几次白景文好不容易回趟家,可是她要么是出差,要么是回来得很晚,回来也是一身酒气,洗完澡倒头就睡,对于夫妻间的那点事也是能推就推,有时甚至是很抗拒,为此两人还吵过一回。

白景文不想让自己成了一个性“乞讨者”,吵过一回后,就搬进了书房,彻底做了孤家寡人。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从未想过背叛自己的婚姻。

于是,他装作糊涂说道:“什么怎么样?”

赵志光坏笑道:“你啊,别把自己搞得好像当和尚一样,范小丹自己就是无知少女出身,她这个秘书我看也很好搞掂。”

说起范小丹,白景文来汉东以后,多次听人开玩笑,说范小丹是汉东官场大名鼎鼎的“无知少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来无知少女是指无党派、知识分子、少数民族、女性,范小丹也确实占了后三条的先天优势,得以四十五岁的年纪就身居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可“无知少女”还有另一个说法,说当年赵立春在当汉东省长时,一次到吕州下面的一个县里去考察,在那个县住了一晚,县委办公室主任范小丹负责接待,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有人看见范小丹从赵立春的房间里溜了出来,没过多久,还只是一名副处级的范小丹,越过县长之位,直接升任了正处级的县委书记。

从那以后,范小丹的仕途步入了快车道,从县委书记到常务副市长,再到市长、市委书记,最后升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这一切她只用了十年,到现在她还保持着汉东省常委会最年轻的常委记录。

白景文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说道:“算了,不说我了,说你吧,听说你的正处级有眉目了。”

赵志光翻了个白眼,说:“屁眉目,被钟小艾那娘们儿给卡住了,说我的副处级任职年限还差半年,你说气不气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白景文问:“怎么,田书记没帮你说话?”

赵志光说:“我这个老板,是个脑袋里只装得下大事的人,我的事对于他来说只是小事,我也不好怎么跟他提,算啦,你说这官当多大才是大啊!”

听到这话,白景文顿时汗毛倒竖,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