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营兵事连载2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跟湖北班长有时走得近些,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写得一手好字。我未到有线排之前,排里的黑板报全部由他出。我们连宿舍外有三块六平米的黑板报,大约每周换一次,也是不比赛的比赛。我到有线排后,黑板报的内容和策划全部有我来做。湖北班长负责黑板报的书写。他让我那次写他们班那个战士的稿件,黑板报出来后,在连里反响效果就很不错,引起连里干部的高度重视。可是我知道,湖北班长在处理那次改军装的事情后,对他又有了不同的看法。山西班长告状我们班长改四个兜的军装事后,指导员说要认真地查,严肃地处理。当指导员找到湖北班长,问他是不是也一起改了军装时,他一口否认。他说那是他们俩的事情,与他无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山西班长知道湖北班长同指导员是老乡,他也轻易不敢得罪湖北班长。再说,他这次完全是冲着我们班长使的坏,所以他也不会扩大打击面。正好湖北班长不承认,他也就更放心了。究竟山西班长有多坏也未必,完全是自己的狭隘私心在作怪,他简单地认为,能够等到我们班长复员,他就可以同湖北班长竞争排长的位置。想问题都那么简单。在当时提个排长,要经过连里、营里到团里的批准,才能下达命令的,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团里。除非团里那里没有争议,营里报谁就可以批准谁。如果团里有争议,团里肯定要以团里的意见为准的。我真的佩服我们班长在改军装的事上的大度,敢做敢当,有老爷们的风范。他既不恨山西班长的小人,也没有埋怨湖北班长的不仁义。他常常跟我说上边没有人,我们几个争也都是没有用的。在我心里,部队是干不出来这类事情的,不应该去搞个人关系。像我们排长提升为副连长,不就是因为他没有抛弃拐媳妇吗?我们班长说,我看到的都是一知半解,兵当的时间长了,就什么都知道。兵营是个大熔炉,这是我最深刻的认识。尽管我对班长的感情是很深的,但是他有些观点,我还是要在实践中验证后才能接受。这种毛病一直延伸到现在,不愿意人云亦云,总是想,有过实践才是说服一切的依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山西班长按老百姓的话,就是有点不地道了,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踩着别人往上爬。也就是遇上了我们班长,我估计要是遇上个小心眼的班长,非得跟他干一仗不可。湖北班长属于那种爱动个小心眼的主,遇事躲躲闪闪绕道走的人。但是,遇到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时,也是不让人的。我们班长说是大度,他清楚得很,有些事情争也是没有用的,只能是听天由命,顺其自然。提升排长,那就等于解决了一个人一辈子命运的大问题。尤其对农村入伍的人来说,是拼着命都要往里钻的事情。看似我们班长无所谓的样子,那只是个表面现象,其实内心他也很苦恼。自己提起来,就面临着要在部队扎下了根,要长期在部队干下去,如果提不起来,那就很快要告别兵营的生活。可是,他反复在思考着这些问题,考虑到一定程度后,醒悟者也就淡定了,因为有些事情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这不是搞个对象的问题,大部分是需要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而提干,很多因素是在外的力量在起到决定的因素。所以,三个班长的角逐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但是,明白这个理的放弃了,而不明白的还要在这个怪圈里转来转去。我们班长从圈子里出来了,他也是面对现实。而山西班长思考问题有点太离谱了,他的小算盘是,我们班长复员了,这个排长就是他的位置,其实不然。我们排长提升为副连长之后,大约一个星期左右,就从别的营过来一个老有线班长,提升到我们排当了排长。这下子全排的思路全都打乱了,原本我们排出一个排长,再提一个班长,一连串的提升效果全都泡汤了。新来的排长是河北班长,论兵龄不如我们班长老,论军事技术也不如我们班长好,可就他却当上了我们新排长。面对现实大家都哑口无声了。他怎么就能够提升排长,而且还跨营来任职呢?关键的一个关系,就是河北班长是我们团里一个主要领导的亲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排长的到来,对大家都是个意外或者说是个打击。尤其是对山西班长来说真是晴天霹雳,他自己编织的美好梦想真的就是一场梦了。我们班长倒是很坦然的,他早有预想,但也不愿意这是现实。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总得要面对。湖北班长更是一头雾水,他的排长梦想也基本泡汤了。三个班长面对新来的排长尽管想法各异,但都面临一个最实际的问题,自己提升的前途基本都被封杀了。他们由各自为战斗,各怀梦想,而又走到一起。我们班长仍是老大。新排长中上等个头,很瘦,脸色有点蜡黄,也不是健康肤色。但那时在兵营的人,身体还是杠杠的,基本上没有大的病情。他不像我们看排长,尽管个头不高,但肤色比较白,脸面总是挂着笑容,说话办事总有一种麻利的感觉,给人以很温馨的印象。而新排长有着一副苦相脸。新排长来到排里后,训练他不生疏,都是老本行。但是,在人员管理上全是新面孔。他来的第一天上午,是我们老排长陪着过来的,一个班一个班地介绍,看看大家,说些客套话。当介绍到山西班长时,他来了一句“不是走亲戚的,是要扎下沙家浜的”。老排长冲他一笑,开啥玩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山西班长不是玩笑话,他的到来,打击了多少人的理想和梦想。下午时,我们排长集合全排人员,欢迎新来排长就职演说。大家满腔热忱地希望新排长给大家讲点新的指示,可是很扫大家的兴。他说,他是上级安排过来的,一定要不辜负上级领导的期望,干好排长工作。第二个,就是要团结一心,不能相互拆台,齐心协力干好全排的工作。他的讲话很短,但听起来大家都觉得不那么舒服。我们老排长文化水平也不怎么高,但讲话大家很好接受,也许是听惯了。新排长讲话,一是上级安排。山西班长会下说,谁还不知道你上级有亲戚,拉大旗做虎皮。二是讲团结非要讲拆台,会下湖北班长说,怕我们不支持他的工作,把我们看扁了。大家有议论,但各方面还是很支持新排长的工作的。我们班长更是很尊重新来的排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