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公抛下我和重病的女儿,与有钱的情人勾搭在一起,以为就此娶得富婆,过上幸福的生活。

不料,他只是女海王圈中的一条鱼而已!

本故事已由作者:邵悦婷,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我牵着欣欣的手,站在医院大厅里,看着外面瓢泼大雨,一筹莫展。

欣欣扯了扯我的手,“妈妈,我困。”

“来,妈妈抱。”

今天早上六点,我就起床带着欣欣来市一院检查了,排队抽血化验拍片各种项目,忙活了几个小时才结束。

别说四岁的小孩累,我一个大人也累了……人累心更累。

我抱起欣欣,找了个位置坐下,给陈卫军发去信息,让他下班后到市一院接我们。

前一段时间,欣欣经常在早上喊头疼,不肯去上学。

刚开始以为她是想赖床逃避去幼儿园,才故意乱嚷嚷。

后来见她情况越来越严重,还时不时呕吐,我才紧张起来,请假带她去附近的中医院。

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说她脑部有肿瘤,需要进一步检查,才能确认是良性或恶性。

医生的话,如同五雷轰顶,让我差点晕厥。

欣欣才这么小,怎么可能会有脑肿瘤?

可诊断报告在手里,让我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我告知陈卫军这一消息,他的第一反应是冲我发火,认为是我照顾不好,孩子饮食不当,才会得病的……

作为一个母亲,恨不得自己替孩子承受病痛,心里本就悲伤万分,又受了陈卫军无端的指责后,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今天,我带着欣欣来市一院重新检查,想陈卫军一起陪同,不管女儿或我,都需要他在。

可他不肯,说刚上班就请假,影响不好,让我自己处理。

陈卫军之前和朋友合作开旅游社,赚了不少钱,家里换了大房子和新车。

为了赚更多的钱,他们选择扩大规模,租下两层300平方的临街商铺,聘请了一批新的导游和司机。

就在他们立下宏愿大赚一笔,两年买别墅时,疫情来了。

反反复复的疫情,反反复复的封城,导致景点萧条,游客消失……

一年过后,旅行社撑不住,关门大吉。

陈卫军成了失业人士,还欠下一屁股的债。

让他去找工作,他却放不下脸去给人打工,天天窝家里喝酒玩手机。

我自己去找工作,可做了多年全职家庭主妇,想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不容易,暂时只能在女儿就读的幼儿园做生活老师。

上个月,陈卫军突然说去上班,开始每天早出晚归。

问他做什么工作,他说是给朋友管理店铺,至于是啥店铺地址在哪?

他没说,我也没问,只要他有工作,有收入便行了。

我以为我们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夫妻俩努力工作赚钱,生活恢复以往的平静。

不料女儿健康又出现问题……

2

市一院的结果是欣欣确诊脑肿瘤,恶性胶质瘤,需要入院做手术。

我慌了,欣欣还这么小,就要做开颅手术,手术成功倒好,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不敢往下想。

只求各路神佛保佑,欣欣一定要手术成功,让她少遭点罪。

我通过在医院药房上班的表妹得知,欣欣这病要想治愈,除了手术,还可能放化疗,后期要吃药,定期复查。对于一个家庭而言,是笔不小的开支和负担。

若是早几年,家里经济条件尚可,随时能拿出十来二十万,钱不是大问题。

现在,不仅要愁病情,单就医药费,都愁死人了。

晚上十点多,加班的陈卫军才回到家里。

我跟他讲了欣欣的情况,问他要钱去孩子治病。

他直接眉头一皱,“我现在手头哪有钱,这个月的房贷还找朋友借了3000块。”

“那怎么办?医生让尽快做手术。”

“你找亲戚朋友借一下。”

我听了陈卫军的话,心里立马冒火,声音也控制不住上升,“这话是说得轻巧,为了给你填窟窿,我从娘家借了十二万……一分钱都没还上,现在谁还敢借钱给我?”

陈卫军低头抽烟,耍赖一般道:“不然,你在网上借,你征信不是很好嘛?弄个十万八万应该没问题。”

“陈卫军。”我气恼地吼了他一声,“你还是不是男人?还是不是父亲?一点担当和责任感都没有,啥事往我身上推……我不管,明天你就把车卖了,拿钱给欣欣治病。”

“车卖了,我开什么?”他抬头瞪了过来,眼里充满质疑。

“呵。”我冷嗤一声,回瞪过去,“你现在已经不是大老板,而是打工仔。不开小车,你可以开摩托车或者搭班车上下班。”

因为欣欣手术费的事,我和陈卫军争论了大半夜,两人都一肚子火,言语也越来越激烈,攻击味火药味在屋里蔓延。

最后,陈卫军甩出一句,车不会卖,医药费他会想办法解决后,就进了主卧。

我不想和他睡同一张床,加上放心不下欣欣,便到欣欣房间睡了。

就看他怎么把钱凑齐。

否则的话,为了救欣欣的命,逼都要逼他卖房卖车。

第二天傍晚,陈卫军回家,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说里面有十万块。

“钱从哪里来的?”我接过卡,心里满是疑惑和惊讶,没料到他这么快就凑到钱了。

陈卫军没好气地应道:“找朋友借的……钱给你了,就再别问东问西,快带欣欣去医院。”

我想不出来陈卫军哪个朋友会借10万给他。他之前在生意场上是认识不少有钱人,可自从他失败后,个个对他避之不及,哪还愿意借他一分钱。

既然他不愿意讲是谁,那我也不问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女儿的病情。

3

我请了半个月的假,和欣欣住进了市一院,陈卫军说自己请不了假,便让婆婆给我们送饭。

我一个人在医院陪护,个中辛酸就不提了。

欣欣做手术那天,陈卫军才出现在医院,等手术成功后,立马又离开了。

我都不知道他天天说忙是在忙什么。

但因为是他出的医药钱,自己又疲累不堪,便懒得与他争吵,一心一意照顾欣欣。

欣欣的情况稳定下来,顺利出院,后期只需要按时吃药和复检。

母女俩齐刷刷瘦了一圈,陈卫军整个人却红光满面,精神抖擞,仿佛欣欣不是他女儿一般,感受不到丁点的忧愁。

某些男人,真的是除了在意自己,老婆孩子完全不放在心上。

晚上,陈卫军由于喝醉酒,早早就睡着了。

我洗完澡出来,闻到房间里萦绕不散的酒味,一阵反胃,把窗开大了点,然后看到陈卫军电话响了。

他的手机是静音震动模式,放在床头柜上充电,嗡嗡作响……来电号码备注老板。

我想也没想,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想要告诉对方陈卫军已经睡着了。

可我刚一开口,对方直接挂断电话。真的是莫名其妙。

我下意识想点开陈卫军的手机,却发现密码不知道何时换了。

一个男人无缘无故换手机密码,必定是有了不想让妻子知道的秘密。

我站在床边,盯着陈卫军熟睡的脸看了好一会……到底是有什么瞒着我?

往常,我忙着上班忙着家务忙着照顾欣欣,对于陈卫军的事甚少过问,也不曾翻看他的手机。

直到今晚,突然挂断的电话和更换的手机密码,让我心里有了怀疑。

我不敢深入去想,也不知道从何处质问陈卫军,只能多多留意他的行为,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异样。

男人果然经不起研究。

没几天,我便确定陈卫军在外有情况了。

他整天打扮得如同开屏的孔雀一般,非常注重发型穿着,还会忘身上喷香水。

他在家里看到电话响了,第一反应是抬起头瞄一眼我,要不不接电话,要不拿着手机进卫生间。

这些变化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今天早上八点多,我刚准备和欣欣吃早饭,居然有外卖员送来一束红玫瑰。

订单上写着:祝亲爱的,生日快乐!

下单的电话号码正是陈卫军的电话号码。

今天并不是我生日,很明显,这束花也不是送给我的。

估计是他一时忘了更改收货地址,外卖员才会把花送到我的手上。

真要感谢陈卫军粗心大意,自露马脚,否则,我都不知道他有了亲爱的。

4

我捧着花,冲到浴室门口,用力敲着门,“陈卫军,你给我出来。”

“一大早的,你发什么疯?”陈卫军拉开门,脸色又黑又臭,他看到我手里的花后,瞪直了眼睛,“这花……”

我气恼地把花摔到他身上,“你给我老实交代,这花是你要送给哪个狐狸精的?”

“什么狐狸精……你别瞎嚷嚷。”

我见陈卫军还在那狡辩,火气蹭蹭蹭往脑门上冒,恨不得直接抓花他那张碍眼的脸。

“那你给我说清楚,亲爱的是谁?今天是谁生日?哪个人值得你一大早送红玫瑰?”

陈卫军支支吾吾半天,冒出一句,“我记错你生日了……信不信由你。”

他话一说完,就推开我,直接出了门,任我在身后吼叫,也不回头。

他说这花是送给我的,真的是骗鬼,鬼都不信。

先不论我的生日离现在还有两个多月,单就我们结婚后,不管任何节日,他都没有送过花或者礼物。

他总说老夫老妻了,搞那些虚的干嘛。

现在,他居然敢睁眼说瞎话……滚犊子去吧。

我气得想冲出去找陈卫军争论时,欣欣扯了扯我的手臂,不安地喊道:“妈妈……妈妈……”

欣欣的声音,把我从即将失控的状态拉了回来。

我这才记起欣欣也在家里,她还那么小,又生着病,看到我们吵架,会害怕。

我按耐住心里的火气,摸摸她的小脑袋,温柔地说:“别怕别怕……爸爸妈妈就是斗两句嘴,没事的……我们继续吃面条。”

晚上,陈卫军没有回家吃晚饭,给他打第一个电话,他没接,打第二个电话时,他直接关机了。

我真的是被他的行为给气到差点晕厥……这是破罐子破摔了是吧!

接下来连续几天,我都在逼问陈卫军,他到底是给谁送的玫瑰花。

他任我质问逼叨,一直不吭声,我彻底火了,伸手想抢他的手机。

他见状,立马锁屏,把手机举过头顶,“有完没完?你就揪着那事不放是吧?对……我是有情人了,这婚姻,你爱要不要,不要拉倒。”

“你……你……”我用手指指着陈卫军,由于情绪过于激动,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什么我?”陈卫军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要不是看在欣欣份上,我早就和你离婚了……哪还用天天见到你这张怨妇脸。”

他这绝情的话,让我的眼眶瞬间红了,“你想离婚是吧,离就离。”

“我说离婚是认真的……你最好想清楚再做决定。”

陈卫军丢下话,再次摔门而去。

留下痛苦奔溃的我,掩面而泣……

我们的婚姻,真的要走到尽头了吗?

5

陈卫军连续两天没回来,打电话也不接,发信息也不回。

我只得通过他堂弟,得知他上班的地址,准备找他谈谈。

我去了堂弟提供地址的瓷砖店。

这是上下两层的双铺面,装潢高档,代理的是大牌子的瓷砖。

我刚想走进去看看,玻璃门就由里往外推开了。

出现在我面前的正是陈卫军,而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紧身裙的长发女人。

陈卫军见到我,脸色骤变,侧头跟那女人讲了句话,就想往我这走来。

那女人却伸手拉住他,然后快速在他脸上印下一吻,再挑衅地看向我。

我被她这动作气得快要爆炸,直接跑到两人面前,伸出手想往那女人脸上狠狠甩去,却被陈卫军给拦住了。

“放开我,我要打死这贱女人。”

陈卫军用力拽住我双手,侧头对那女人温柔地说道:“你先去吃饭吧。”

“好啊……我等你把事情处理完再过来。”她踩着高跟鞋,扭着屁股上了一旁的红色宝马车。

“放开我。”我低头咬了陈卫军的手臂一口,“她就是你要送花的狐狸精是吧?你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我们回家谈,你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我丢人现眼?他和外面的贱女人勾勾搭搭,婚内出轨就正大光明理所当然?

回家的路上,任我如何质问和辱骂,陈卫军全程黑着脸不说话。

直到车子驶入小区的地下停车场,他才冷冷吐出一句,“你现在简直就是一个泼妇。”

他说完话,就开门下车了。

而我感受到比堕入冰窟还要彻骨寒冷,这就是一个男人不爱女人时的冷漠和嫌弃吗?

我俩前后脚进了屋,各自坐在沙发一头,沉默了十几分钟,气氛令人窒息。

最后,还是我按耐不住,先开的口,“那女人是谁?你们好了多久。”

陈卫军默默摸出根烟来,低头点燃,缓缓讲起他俩的奸情。

那女人叫张梦琪,五年前在陈卫军开的旅行社里做导游,两人便悄悄勾搭在一起了。

他们经常搭档带团,在各大旅游景点的酒店里恩爱。

而我,那时候正遭受严重的孕反,虽然察觉陈卫军在家时总是心不在焉,可我也没多想。

毕竟那会我们刚成婚不久,我怀着他的骨肉,夫妻关系也不错,根本没往那方面猜测。

在我怀孕七个多月时,婆婆无意中撞见他们挽手逛街,大为震怒,逼陈卫军辞退张梦琪,与她分手。

6

陈卫军迫于婆婆给予的压力,加上担心我知道后,会影响孩子的发育,导致婚姻破裂,犹豫再三后,给了张梦琪一笔钱,把她打发走了。

没多久,张梦琪和之前带团时认识的一位丧偶男客户在一起,两人很快成婚。

男人虽比她大了十六岁,貌不惊人,但胜在有钱,身价上亿。

婚后,她生下一儿一女,获得丈夫赠予的豪宅和商铺。

去年底,她老公意外身亡,留下巨大的遗产,分到张梦琪手里的也有三四千万。

她摇身一变,成为单身富婆。

陈卫军探听到这一消息,主动凑了过去,又是道歉又是认错又是示爱,跪舔了许久,才得到她的原谅和接纳。

张梦琪大手一挥,陈卫军成为她名下瓷砖店的店长,跟着她出入各种高档餐厅和会所,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

陈卫军拿回家里给欣欣治病的十万块,就是找张梦琪借的……

我就说,谁会那么大方拿给他十万块。

原来是有钱的情人,难怪了……

陈卫军手里的香烟快燃尽了,他把烟头狠狠掐进烟灰缸里,“我现在离不开张梦琪,还想着靠她翻身……你要是能忍能乖乖地不吵不闹,那我们这段婚姻还可以继续维持……你要是忍不了,就别怪我绝情抛下你和欣欣。”

我的心上仿佛裂开了一个洞,风吹过,呼啦啦地作响。

“你这是想好了?”

我恨恨地盯着眼前这个无比油腻猥琐的男人,越看越觉得陌生,越看越觉得恶心。

他到底是为了钱,还是本来就难以忘怀旧情人,逮着机会就与之复燃?

“你别把话讲得那么难听,我要是可以翻身,你不也能跟着享福吗?”

“我呸……”我的唾沫星子喷在陈卫军的脸上,这粗俗的动作,是我以前不耻去做的,现在却恨不得用口水把他给淹没,“我是再穷再缺钱,也不吃嗟来之食。”

“好,你一身硬气和傲骨,我也不拦你,想离婚的话,随时就可以签字。”

从陈卫军把离婚两个字随意挂在嘴边可知,他早就想摆脱我了,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好眷恋和不舍的。

“离就离,欣欣和房子归我,你还要给我十万块。”

陈卫军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个来回,神情冷凝,“不可能……房是我婚前买的,凭什么给你?”

“不是给我,是给欣欣,你作为她的父亲,现有了新欢,给不了她完整的家庭,难道不该给她点经济补偿?最重要的是,你要是为了张某某抛妻弃女,她必定很感动……你顺利娶了她,就能住别墅开豪车,何须在意这一套房?”

陈卫军不说话,在做沉思状,我见有希望,又添了一把火,“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不答应离婚……欣欣这病都不知道后期会如何发展,有你在,肯定要给她治……你辛苦伺候情人,得到的钱,也是花在我们母女俩身上,挺好的。”

7

陈卫军既想离婚去娶张梦琪,又不想把房子给我,在那犹犹豫豫拖拖拉拉。

过了两天,他跟我商量,能不能一次性给我50万,两人离婚。

我考虑到就算是把房子给我,我也负担不起每个月的房贷,把房子卖了的话,大概值八九十万。

于是,我提价到60万,还要求陈卫军每个月给欣欣2000块抚养费。

一周之内,钱到位,我立马签字离婚。

陈卫军办事效率挺快的,第三天就把钱转到我的账户上了。

我也非常爽快地和他签了离婚申请,然后和欣欣搬回娘家住。

父母刚开始得知我离婚了,非常震惊,劝我不要冲动……

但他们听我讲完一切的缘由,大骂陈卫军混蛋,表示支持我的决定,还让我放心,他们会帮着我照顾欣欣的。

一个月冷静期过后,我和陈卫军顺利领了离婚证,从此两人再无瓜葛。

在民政局门口,陈卫军开口道:“要不一起去吃个饭?”

“散伙饭,我就不吃了……以后记得按时打钱。”

原本,我以为自己和陈卫军会恩爱到白头,儿孙满堂……

总之从没想过我俩会离婚。

在我的观念里,离婚是件很恐怖很丢人的事。

但,现在看来,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反而觉得身心放松,未来可期呢。

欣欣也比我想象中要坚强勇敢,只哭了一次,就接受爸爸妈妈分开,从此和外公外婆生活的事实。

周围邻居和朋友,虽有些许议论,但影响不大,一笑而过便行了。

我把陈卫军给的六十万,先拿去还了债,然后投资二十万和堂姐合作开了一间托儿所,剩下的存了起来。

欣欣多次复查,医生都说她恢复得很好。

而托儿所也在稳步经营。

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

8

离婚后,陈卫军每个月按时把欣欣抚养费转过来,逢年过节,我会把欣欣送到前公公婆婆那里,让他们见面相聚。

陈卫军是辜负了我,但前公公婆婆之前待我还是可以的,最重要的是,我不希望因为离婚,让欣欣缺少亲人的关爱。

每次前婆婆见了我,都拉着我的手,让我到家里坐坐,一起吃顿饭。

我都是选择婉拒,毕竟我已经不是她家的儿媳妇,加上陈卫军又有新欢,我再掺和进去不好。

不过从欣欣口中,我得知张梦琪并没有参与过陈家的聚餐。

看来,陈卫军想要把张梦琪娶回家,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不过,管他们最后是婚还是分,反正都与我无关,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正事。

时间眨眼过去了大半年,我准备趁过年放假,带欣欣和爸妈一起去三亚旅游过年。

我打电话告知前婆婆,欣欣今年不能在她那里过年了,她说知道了。

事情说完,我正想挂掉电话,前婆婆却长吁短叹起来,还噼里叭啦讲了一大通话。

原来,陈卫军那女朋友不肯嫁他,不仅如此,她还有别的男人。

就在两天前,陈卫军撞见她和一个年轻男人睡觉,一怒之下,打伤了对方。

现在那女人要和他分手,把他炒了,同时男人要告他故意伤害罪。

家里人正急着到处给陈卫军找律师找关系解决问题……只怕这个年都过不好了。

我听了后,嘴角上扬,狗男女都不是善茬,说是真爱,分分钟却可以互撕起来。

为娶富家女,老公甩六十万催我离婚,大半年后他却肠子悔青

前婆婆直骂那个女人是狐狸精是祸害,怪她拆散了我和陈卫军的家庭。

言语间还透露出她还是认定我这个儿媳妇,希望我能给陈卫军一次机会,原谅他,带着欣欣回去……

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挂断电话。

笑话,我早就盼着陈卫军倒霉了,对他也毫无留恋,即使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和他复婚。

不知为何,听到陈卫军过得不好,我心情是控制不住的高兴。

就是不知道,老天什么时候再开眼,收拾收拾张梦琪那惯三……(原标题:《富婆难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