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答案,就藏在埃及博物馆中的一张纸上。

2016年,埃及博物馆展出了一批世界已知的最古老纸莎草文献,是古埃及王国第四王朝胡夫法老时期,由圣书体和僧侣体写成的作品,距今已经4500余年。

从展出的莎草纸残片可以看出,早在胡夫法老时期,古埃及的莎草纸制作工艺已经十分先进了。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产生疑惑:题主的问题是,为什么古埃及的发展要早于其他三个文明古国?达文你不回答问题,扯上这莎草纸干什么?

问到点子上了,你这关于莎草纸的疑惑,恰恰正是问题的关键。

之所以,古埃及的发展要早于其他三个文明古国,正是因为他们发明了莎草纸。

古埃及王朝“早熟”的秘密,都在莎草纸上

早在公元前2600多年,胡夫法老,即埃及古王朝第四王朝的法老即位。胡夫成为法老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建造自己的陵墓。于是,一座最大的金字塔诞生了,这就是我们熟知的胡夫金字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现代的考古学家考据,胡夫法老为了修筑自己的陵墓(胡夫金字塔),花费了将近20年的时间。整个胡夫金字塔工程至少调动了十几万名工匠,用了230多万块巨石。

要知道,胡夫所处的年代距离今天已经4600多年了,这是多么惊人的数字啊!

论工程难度,投入的人力、物力,纵观古代世界历史,只有中国的秦始皇修建的长城能与之相比。但是,胡夫金字塔的修筑时间,却比秦始皇修长城早了两千多年。

要知道,即使是大秦帝国,也因为修筑长城,几乎将国力榨干,而埃及法老胡夫修建金字塔工程的背后,要动用多少国家资源,我们也可想而知。在古代,这可不是哪个帝国都能够完成的壮举。

胡夫法老能完成如此庞大的工程,说明当时的古埃第四王朝已经是一个高度集权的专制帝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实上,早在公元前3200年的埃及第一王朝,埃及法老就实现了埃及南北的统一。而后,在第二王朝(公元前2890-前2686年)法老又完成了君主专制。这要比中国古代王朝早了两千多年,比两河文明的统一也早上了几百年。

埃及为什么能够那么早的建立大统一的王朝呢?

历史上,一个君主专制的统一王朝的建立,需要有很多条件。比如,需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因为君主要养活为其服务的官僚;还需要一定的社会条件,比如社会变革,贵族势微;还有神权与君权合一的宗教条件等。

然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社会条件,经常被人忽视。而这个被人们忽视的条件,才是影响一个君主专制统一王朝建立的关键,那就是信息技术。而早在公元前3000左右,古埃及人就发明了莎草纸,信息技术的突破,使得埃及的政治、经济、社会组织形态,都发生了变化。

为啥说信息技术能够改变政治结构?

信息技术可以改变政治,这个我们作为现代人都深有体会。

远的不说,就是美国大选吧。特朗普作为政治素人,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能够打败政治精英希拉里·克林顿,就是依靠推特、Facebook等社交媒体的信息技术。

2020年特朗普大选输给了拜登,特朗普利用推特的信息传播技术,大肆抨击拜登选举舞弊,愤怒的“川粉”占领美国国会山。而后,美国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封杀特朗普,目的也是为了防止他在四年后继续参选,东山再起。

这是现代信息技术对政治的影响。那么在古代,信息技术是怎么影响政治的呢?

我们都清楚,人类之所以能从无数物种中脱颖而出,成为地球上的主宰,就是因为人能够使用语言和文字。人类将所见、所闻、所想,通过抽象后,将其转化为用语言和文字能表示的符号。

有了语言、文字这些信息的媒介,人就能够区别不同事物,认识和改造世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谓的政治,就是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就离不开对信息的处理。因此,一个国家、组织处理信息的方式和效率不同,其政治形态就会不同。

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文字会是什么样?

比如,古代的印加帝国就没有文字。印加帝国的君主要发布什么政令,都得派手下人传“口信儿”。如果要口口相传,对传口信儿人的记忆力和理解力就得的要求的非常高,传“口信儿”的人,必须能将君主的政令一字不差的背下来,还不能将语义领会差了。

这难度就大了。你想啊,人的脑容量毕竟有限,一两句话,还可以记牢,句子多了,难免会出现偏差。

更别说,君主的命令多数是群发。一个记忆力、理解力好的传令官好找,但是要多个就很难了。远距离传达信息,会更加的不方便,只能玩接力“传信儿”。我们都玩过几个人传话的游戏,一句简单的话,从第一个人传到最后一个人,往往意思都大变了,更何况是长篇大论了。

所以你看,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文字,那么,它能进行有效统治的范围,将注定是有限的。而且其统治也很难做到组织性的统一。因为,没有文字,统治者很难对距离统治中心相对“偏远”地区有效地下达政令。

通过印加帝国的例子,我们知道了文字的重要。那么,拥有了文字,统治者就一定能打造政治统一的国家了吗?

也不一定,即使你有了文字,如果没有一个适合传播它的载体,也不行。

比如,古巴比伦就有自己的文字——楔形文字,但是,他们的字得刻在泥板上。

你想啊,国王如果要颁布一个法令,肯定也是长篇大论,一两个泥板肯定是写不下的。这样一来,官员就得拉着一车泥板去传旨。古代的道路可没有我们现在的路那么平,经过一路的颠簸,泥板磕磕碰碰容易损坏不说,要是来场大雨,泥板可就完了。即使泥板能完好无损的到了地方,官员也还得排版。

所以,古巴比伦国的信息传播效率很差,成本也高。因此,他们除了记录国家大事和占卜,使用文字的场景很少,会认字写字的人也就很少。

使用文字的场景少,会认字、写字的人少,就导致了文字成为了被贵族、巫师们所垄断的神秘力量。

古巴比伦的君主能够管理的土地和人口十分有限,所以,他为了统治更大的疆域,就不得不依将自己的权力让渡一些出来,分给贵族阶层,以实现共治。这就是封土建国的封建制,君主会处处受到贵族阶层的制约,很难建立统一的官僚行政系统,实现君主专制的政治。

如果君主想建立一套统一的官僚行政系统,除了需要具备一定的文化素质的官员,还要解决行政沟通的渠道和效率问题。

如果官员们不认字、不会写字,行政沟通时光凭一张嘴,国家是难以实现统一的管理的。

中国之所以能够完成统一,结束春秋战国时代的长期分裂,其背后就有信息技术实现突破的原因。

西周时期,中国人只能在龟甲、石头、青铜器、绢帛上写字,这些东西不是比较昂贵,就是不方便携带。所以,西周社会形态跟上面我们说的巴比伦王国一样,只能搞封建制。

直到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人发明了简牍。

简牍是竹简和木牍的合称。古人将竹子削成一个个窄片,这叫竹简。有些地区不产竹子,用木头也可以削成片来写字,称之为“木牍”。将竹简或者木牍用绳子串联在一起成册,然后在上面写字,就是一册书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简牍的出现,降低了读书、写字的成本,它大大地提高了信息传播的效率。

这样一来,中国古人第一次获得了写作的相对自由,求知者也有了大量的书籍可以阅读。于是,社会上会读书、写字的人变多了,造就了先秦时期“百家争鸣”的文化大爆发。

简牍的出现,让读书、写字不再是贵族子弟的专属技能,打破了“学在官府”的局面,使原来有贵族垄断的知识下移到了民间。

这样一来,统治者就高兴坏了。因为他们早就想摆脱贵族对自己权力的制约,但无奈于除了贵族子弟无人可用,这时候,他们就可以甩开贵族,从民间选拔平民精英来帮助自己。于是,中央集权的官僚体系就可以实现了。

有了简牍,君主的政令可以写的明明白白的,运输又相对方便,行政沟通效率也就大大的提升了,这才有了秦国搞郡县制的基础。

你看,信息技术、信息的媒介的变革,可以如此改变和塑造政治和权力的结构。埃及的莎草纸比中国的简牍早发明了两千多年,法老的集权政治是如何建立的呢?

“法老的宝藏”——莎草纸

莎草纸,虽然被称为“纸”,但它和我们理解的纸又不太一样。

我们经常使用的纸都是“浆纸”,它是先把各种植物的纤维材料打成纸浆,然后再利用纸浆造纸。然而,莎草纸更像是薄薄的“凉席”,它是用一种叫莎草的植物的茎制成的。

莎草,是一种生长在湿地和沼泽上的植物,在世界各地的分布也十分广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既然世界各地都有莎草,那为啥只有埃及人造出了莎草纸呢?

莎草是分布在世界各地没错,但并不是所有的莎草,都能制作莎草纸。只有生长在埃及尼罗河边的一种特有莎草,才可以制作莎草纸,其他的品种都不行。所以,埃及的这种莎草被称为纸莎草,它可以生到三米高。

莎草纸的制作方法很复杂,是先将莎草茎的硬质绿色外皮削去,再将其内茎切成40厘米左右的长条,再切成一片片薄片。

而后,要将切下的薄片在水中浸泡几天,为的是除去莎草中所含的糖。再下一步,是将这些长条薄片并排放成一层,然后在上面垂直覆上另一层。

然后,再将这些薄片平摊在两层亚麻布中间,趁湿用木槌捶打。经过反复的捶打,将两层薄片压成一片,并挤去了水分,再用石头等重物挤压。

等其干燥后,再用浮石磨光,这就得到一张莎草纸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莎草纸看上去,更像是一种用莎草的草芯编成的又薄又软的席子。

有了这种特殊的莎草,古埃及人才造出了自己的纸。然而,莎草纸从无到有,只是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

我们都知道,一个技术创新,从它出现到引发社会变革,通常要经历很久。因为,技术创新有了,如果社会没有使用它的需求,就很难普及,也就不会引发社会变革。

先进的工艺技术背后,一定有强烈的社会需求作为推动力。而古埃及社会对莎草纸需求的背后推动力,就是来自埃及法老。

埃及法老推动了社会使用莎草纸的需求?他是直接下令人民使用莎草纸吗?还是他本人需要大量的莎草纸?

都不是,法老推动莎草纸的社会需求,是通过间接的方式完成的。那就是埃及著名的《亡灵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莎草纸上的《亡灵书

《亡灵书》应该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本畅销书了,简直就是古埃及人的《圣经》。

自古以来,人类最为关注的问题就是死亡,古埃及人也不例外。

所以,古埃及人非常关心人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于是,古埃及的大祭司就为人们创作了一个关于死后世界的宗教经文,这就是《亡灵书》。它用来告诉人们,如何在自己死后应对“新世界”中的未知问题。

《亡灵书》等于是一本教人应对死亡世界的“秘籍”,所以,非常的神秘,非常抢手。最初,《亡灵书》是作为权力的象征,是被古埃及法老垄断的特权。各个法老建造陵墓(金字塔),都会在陵寝的墙壁上、棺椁上画满《亡灵书》中的内容,帮助自己在死后升入天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亡灵书》壁画

后来,法老们为了笼络臣民,就逐渐将放开对《亡灵书》内容的垄断,当做对子民的奖励。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学习法老,够将《亡灵书》的内容画满自己的墓室或者棺椁,因为这样的开销他们消费不起。

因此,对于普通人来说,《亡灵书》更像是一件可望而不可求的奢侈品。

但是,莎草纸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莎草纸满足了普通民众拥有《亡灵书》的梦想。

因为,无论你是将军、贵族,还是平头百姓,都可以将任何复杂的内容写在莎草纸上。人死后,只需要将《亡灵书》画在莎草纸上卷起,放在自己的棺椁里面,就可以享受到了以前只有法老才能够拥有的特权。人们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在死后的世界迷路,就可以踏上了永生的道路。

在普通民众对《亡灵书》的狂热需求的助推下,古埃及社会对莎草纸的需求量也就自然而然地暴涨,莎草纸的制造工艺和产量,也就随之不断地提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古埃及的莎草纸生产

《亡灵书》的流行,不仅将莎草纸的生产,变成了古埃及的一个庞大产业。更重要的是,在当时的埃及还没有印刷术,都是人力手抄《亡灵书》,《亡灵书》大量的发行,就需要大量的抄写工。

要知道,文字一直以来都是被贵族和巫师所垄断,古埃及上下哪有那么多会读书写字的人啊?

于是,在抄写工的需求推动下,社会上又开设专门的学校,去培养会读书写字的抄写工。贵族们自然不屑去干这种营生,从事抄写工的都是平民子弟。这些人学成后,不仅可以作抄写工,还可以服务于法老的政府机构或者商业贸易。

久而久之,古埃及的法老们突然发现,平民们既然会读书写字,就能学习治术,帮助他管理国家。有了平民官员,法老们再也不用忍受那些不听话的贵族了。这样一来,法老们就逐渐绕开了贵族,从平民中挑选听自己话的人当官,从而垄断权力,形成君主专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就是莎草纸对古埃及政治的影响,它降低了信息传播的成本、提升了信息传播的效率,使得古埃法老治下的行政效率大幅度提高。

所以,古埃及为什么能够那么早建立统一的国家,秘密全藏在莎草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