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长提醒:本文内容仅对合格投资人开放!

私募基金的合格投资者,是指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并且符合这些相关标准的单位和个人:

(一)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单位;

(二)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的个人。

说明下,金融资产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权益等。最后,私募基金风险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哦~

厂长的话

希瓦这两年就一直没消停过,此前是掌门人梁宏“弃互联网买油气股”引起一些投资人不满。好不容易通过年中策略会的耐心答疑解决了部分投资人的顾虑,结果这两天又有一则“希瓦旗下某产品巨亏60%”的消息在圈内流传,不过这只产品并非梁宏所管。但除梁宏外,希瓦其他基金经理业绩都这么拉垮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希瓦又出事了!

厂长看了下来,能查到业绩的希瓦目前存续的所有产品里,并没有累计亏损达到60%的产品。

不过希瓦旗下有两只“风行”系列的产品今年亏损都在40%左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只基金的最大回撤也都超60%,如果投资人在净值的之前最高点附近买入,那确实可能亏损60%+。。。

另外尴尬的是两只基金也都已经触及0.8的预警线,当前情况下,被动减仓在所难免,那也就意味着后续净值修复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据中国基金报报道,事情发生后希瓦的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只基金是由旗下的基金经理洪俊骅所管理,偏重物业股投资。物业地产股近两年下跌幅度较大,导致产品净值下跌较多。

洪俊骅目前对所持有的物业股拥有较为充足的信心,认为物业受到的实际影响会很小,希瓦暂时没有更换投资经理的计划。

洪俊骅曾任职保利地产董秘办业务经理,湘财证券、招商证券、申万宏源房地产研究员、分析师、研究组长,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也就是说洪俊骅曾是“徐翔门徒”。

洪俊骅管理的代表产品成立于2019年4月,他用了一年多把业绩做到100%+,没想到又用了两年做到-20%,突出一个大起大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受到房地产相关影响,今年物业股确实比较惨,碧桂园服务、世茂服务、金科服务等头部物业管理公司年内跌幅都超50%,这只重仓物业股的产品跌了40%左右也就正常了。

无论如何,运行了三年多,亏损20%的业绩持有人有不满的情绪很正常。

至于要不要割肉赎回,取决于你相不相信物业股属于“被错杀”,还有就是你当初买产品到底是因为梁宏的背书还是洪俊骅“徐翔门徒”的光环。

简单来讲,如果依然相信洪俊骅的投资能力,那可以继续持有,如果是因为其他因素,那可能赎回是更合理的选择。

除梁宏外,希瓦其他基金经理到底几斤几两?

虽然梁宏这两年业绩比较一般,但希瓦其他的基金经理大多都还不如梁宏。

比如基金经理麦寒涛,他是梁宏上海交大的校友,曾就职于世界银行IFC,负责风险拨备模型的开发和应用。后持Series-7牌照在华尔街证券投资公司任职分析师,交易员,2017年加入希瓦。

麦寒涛所管理的一只中性产品自2017年7月成立以来已经运行5年多了,累计收益为-7.85%,今年收益为-27.47%,最大回撤为-41.1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性产品最大回撤能做到40%+可能也需要点实力。。。

还有一位基金经理倪想,2018年加入希瓦当研究员,负责通信、半导体、光伏行业研究工作,2020年6月开始管产品,属于自主培养,有近十年A、港、美、台四地市场的产业研究经验,擅长寻找电子、通信、光伏等高端制造领域的投资机会。

按理说他擅长的这些板块公司这两年都涨疯了,然而倪想所管理的产品业绩却十分一般。

2020年6月成立的产品,至今累计收益仅为11..03%,最大回撤为-38.5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希瓦也不全是业绩不佳的基金经理。

比如肖康,他也是2018年就在希瓦做研究员,主要负责负责轻工、新能源汽车、农林渔牧行业研究工作,2020年开始管产品。

2020年4月左右成立的两只产品至今年化接近30%,今年跌幅也就在8%左右,表现还算不错,尴尬的是去年1月成立的那只产品累计亏损接近2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一位基金经理朱志伟所管理的两只产品都表现优异,一只是股债平衡类,另一只是信用债相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中信用债这只产品过往年化超17%,最大回撤不超4%;股债平衡类这只最大回撤也不超10%。

总体来看,除了梁宏以外,希瓦朱伟的信用债产品可能是目前唯一能拿出手的。

私募掌门人不仅仅要做好投研

作为私募机构的老板,很多时候没有办法100%把精力花在投研上。

客户服务、公司管理、基金经理的选择都有很多需要做的事。

如果市场团队、投研团队都是为自己打造,自己就是核心基金经理的话,那么也就不存在选择基金经理的困扰。

但如果想做平台类私募,那么挑选基金经理的能力也是需要具备的。

此前梁宏就总结过自己这几年犯过的错误,其中一条就是过早把没经历过熊市考验的新基金经理推向前台。

老实说,梁宏看基金经理的水平值得“怀疑”,希瓦旗下也不都是新基金经理,上面提到的也有从业十多年,经历过多轮牛熊的资深投资经理。

其中多数基金经理在希瓦这两年做的产品业绩也真的不太能拿出手,只能说选择好的基金经理难度并不比选股低。

另外客户服务这块可以感受到梁宏是在进步的,早年和投资人互怼是常有的事,这一两年明显收敛了很多,对待客户尖锐的问题也丝毫不回避。

希瓦好的一点是会明确告诉你产品的基金经理是谁,有些私募就是核心基金经理挂个名,产品实际操盘的你都不知道是谁。

厂长觉得梁宏与其把精力放在从内部挖掘新的基金经理,不如聚焦在自己的产品,虽然都会耗费心神,但是主次还是得搞清楚。

你推出了一堆基金经理,很多投资人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愿意当“小白鼠”,后面结果不好,你一句不是你管的应付了事肯定是不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