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女友心中的高富帅,同事眼里的乖孩子,然而却摇身一变卷走了公司的700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就是这位曾卷走公司700万的前科人员,出狱后却成了另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重操旧业”卷走公款1900多万元,由此成为二十多年来,两度被《今日说法》栏目报道的犯罪嫌疑人。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接到报警,辖区一家民营企业账户上1900多万公款不翼而飞。这可是一起大案,里面除了供货商的货款、新项目的启动资金还有公司四百多人的工资,警方接警后立即展开调查。这笔钱是在一月初转入的,春节刚过,董事长孙某计划给湖北灾区捐款十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却发现财务室电脑出了问题,所有电脑上不了网,并且U盾也坏了。一查银行账户发现,里面的1900多万元竟然不翼而飞,该账户需要集齐三个网银U盾才能转账。而能集齐的人只有财务总监索南一人,偏偏此时他失去了联系,巧的是只有他在公款丢失那天到过公司。索南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即,警方发现这位财务总监的身份信息竟然是冒用的。

真正的索南在青海工作,他当初被孙某吸引是因为中国人民大学财务本科硕士连读的学历,也是伪造的。为确定假索南的身份,警方设法找到了他的住所,此人显得十分老道。无论是公司还是住所,一点生活痕迹都没留下,不过百密总有一疏。假索南在放假前夕曾替一位同事修过椅子,正是在这把椅子上,警方提取到了一枚指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将指纹录入全国人口数据库,这才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来自湖北黄冈的詹某贵。离谱的是詹某贵不仅有过两次前科,还曾是登上过《今日说法》报道的犯罪分子,他在上海打工时将同事的六十多万元偷走。

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构成盗窃罪,《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詹某贵落网后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本以为五年牢狱之灾,能够让他好好反思。谁知詹某贵死不悔改,出来后改变了方向,这一次是卷走公款七百多万元。

二零一一年,他伪造了假身份和西南财经大学的毕业证书,化名肖利锐去应聘一家国企单位的出纳岗位。仅仅五个月后,詹某贵卷走七百多万公款,拎着几个装满钱的蛇皮袋浪迹天涯。期间还曾化名北京人王小磊与两个女友同时恋爱,等到出逃,又化名罗静武。一年后落网时,他已摇身一变成了青海某建筑公司的好员工,许多同事都不敢相信他是潜逃的犯罪分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次,詹某贵被判有期徒刑七年,因为狱中表现好得到三次减刑机会。事实上,他在狱里也没闲着,整日拿起书本阅读翻看,尤其是企业管理类书籍。从其中获得了大量的知识,这大概也是仅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他,为何能吸引孙某。二零一八年出狱后,詹某贵依然不安生,意外发现一个叫索南的人跟自己长得很像便再度起了贼心。

他借着索南的身份证和伪造的学历开始了面试之路,高学历吸引了好几家公司,但都在最后审核时露出了破绽。唯一获得信任的只有孙某,或许是孙某急于扩展业务,或许是詹某贵在前几次面试中积累了经验。他这一次表现得十分专业,税务、投资、融资都说得头头是道,孙某经过亲自面谈很满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詹某贵进入了这家公司,他一进入便给自己打造了一个随和的富二代人设,不差钱、出手大方、乐于助人。让公司里人缘颇好,从图中那位办公室主任的评价就能看出一二,当然他能获得公司信任还是因为立过功。在职期间,詹某贵为公司处理了两起法律纠纷,主持两个过亿元的投资项目。

工作能力让公司领导是刮目相看,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就被升职为财务总监。实在来说,财务总监的年薪可不低,足有36万元。但詹某贵的身份、学历到底是伪造的,万一查出来终究是一场空,所以他并未停下自己的计划。二零二零年除夕,詹某贵趁公司放假潜回财务室对电脑动了手脚,携1900万元的公款潜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掩人耳目,他一直保持与孙某的联系,甚至还提交了年度工作计划。不管如何,他都犯下了罪行,当务之急是尽快将其捉拿归案追回赃款。查到真实身份就好办了,没多久,詹某贵在贵州落网。不料又出现了一件让人瞠目结舌的事,由于汇率原因,被他兑换成美元、港币等币种的赃款竟然还涨了六十万。

也就是说,詹某贵携带的是1900多万元潜逃,追回的是1960万元。当然,这件事离谱归离谱,并不能掩盖他的罪行。此时距离他上一次出狱还不到五年,按《刑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五年以内再犯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更何况詹某贵这一次携款潜逃的数额可远比第一次第二次要大,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八十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