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摩托车轰到最大油门,雷声滚滚玩命朝前冲去。

尹婷紧紧箍住唐少杰的腰,一扫刚才的刁蛮泼辣。风声耳边呼啸而过,她吓得紧闭双眼一动不敢动。

直到轰鸣声渐渐小了,车速减缓至停下。好会儿,尹婷才睁开眼,蓬头垢面下车,待元神回归,她跳起来指着唐少杰的鼻子哭骂:“唐少杰你个混蛋!你想去死你自己去!别拉上我垫背!离婚!离婚!”

通过飙车发泄后,唐少杰此刻也冷静下来,讪讪解释:“媳妇儿,我就想把油门轰大声点吓吓你。你看,我把离合抓的紧紧的,不会出事儿的。”

尹婷在马路牙子边绝望得大哭大嚎,杀了他都不解恨。

他们吵架那么多次,撕逼那么多回,砸了那么多东西,都没像这次这么严重。他跟新闻报道的,把老婆推悬崖的男人有什么区别。

太可怕了!

尹婷后悔啊,恨不得穿越回三年前,一耳光扇醒跟唐少杰闪婚的自己。

02

尹婷和唐少杰是在老家认识的。

唐少杰的家族在当地开着一个连锁超市,好几个铺面。

尹婷有一次在唐少杰打理的超市里买东西,之后唐少杰开始追求她。

刚开始,尹婷和她家人并不看好唐少杰。

他是连锁超市的少东家,外面说起挺风光。但他们家兄弟好几个,都守着这份产业,分到每个人嘴里的肉并不多,关系还挺复杂。

尹婷是美院毕业的,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算不上大美女,但清秀可人,举手投足都有艺术浸染过的痕迹,她气质极好,身边也不乏追求者。

尹婷工作的广告公司,午饭是公司承包。可能是公司老板喜欢吃鱼,食堂每天的主菜都是鱼。

尹婷天生闻不得鱼腥味儿还怕刺,每次吃得无比痛苦,又怕自己带午饭会被同事诟病不合群,自上班起人瘦了不少。

唐少杰听说了,利用身份红利,每天午休时间提前下班,变着花样儿给她送午饭,外加尹婷最爱的雪媚娘为饭后甜点,大张旗鼓宣告主权。

在他霸道总裁甜蜜攻势下,尹婷渐渐沦陷。

吃了唐少杰六个月午饭后,一个星期五下午,尹婷公司提前下班的当儿,两人去扯了结婚证。

接着,办婚礼,蜜月,生子,一气呵成,生活快速圆满得让人来不及思考。

那时的唐少杰,一如婚前的体贴细心,那时的尹婷,整个身心做好准备,与他白头到老。

唐少杰心里一直有个打算。与其在老家跟几个哥哥争这点家产,不如去深圳打拼。尹婷一口答应了,她是多么信赖他呀!

03

两人拜托公公婆婆带孩子,一起南下。唐少杰以前在餐饮学校培训过,又对小吃感兴趣,两人便开了家小吃店。

一开始,两人都干劲儿十足。

日子长些,可能是新鲜感不如从前,可能做餐饮比想象中辛苦,可能收入没有达到他们的预期,两人的关系,慢慢有所变化。

尤其是唐少杰,身上的缺点日益暴露。固执,不浪漫,眼里没有自己,意气用事。

最让尹婷受不了的,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一次尹婷回家吃饭,饭桌上已经摆上了两菜一汤,同时,还有一双散发臭豆豉气味的脚。尹婷顿时胃里一阵翻腾,没好气说了他两句。

唐少杰倒是把脚从饭桌上放下,同时也跳了起来,还把一桌子的饭全砸了。尹婷吃一惊,跟他大吵起来。

那天两人都没吃晚饭,尹婷流泪到半夜,第一次感到绝望。

一次尹婷去买回一双球鞋。这个品牌是她的爱豆代言的,她早就看中的款式,兴致勃勃的拿到唐少杰跟前给他看。

唐少杰捧着手机打游戏,一脸的不屑:“你这鞋的质量还要花一千块钱,一百块钱都还差不多。”

尹婷反驳了几句,哪知唐少杰气性上来,嘭一下把凳子推到,冲着她又吼又骂,一抡胳膊把尹婷的球鞋扔出窗外。

尹婷呕得眼泪直滚。

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

到后来两人都越来越不会好好说话,一言不合就夹枪带棒,一不留神就大干一仗。

虽然两人吵得凶,但是唐少杰从来没有动过尹婷一个手指头。

这方面尹婷归根于自己的性格。每次他都怒火冲天的阵仗,尹婷会毫不示弱跟他硬刚。

尹婷太知道,家暴分零次和无数次,唐少杰暴脾气一犯,她会比他还凶,从气势上狠狠压住他。

尹婷很得意自己的觉悟——但凡自己软弱一点,男人的巴掌拳头不知早落在自己身上多少次了。

即便如此,待在这样的家里,无异于在火架上烤。

唐少杰也是很痛苦。

一次吵完架,他十个手指插在头发里,狠狠扯着发根问尹婷:“我们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想好好爱你的呀,为什么我们总过不好?”

尹婷只默默流泪,无言以对。

04

这次,尹婷跟朋友去逛街,逛累了就让唐少杰过来接自己。在摩托车上,两人不知道为了什么又吵起来了,唐少杰不管不顾,扭大油门就朝前冲。

那条街上本来就不算很宽,旁边还有行人,还有几辆大货车,当时情况及其危险。

那两句离婚,是尹婷心有余悸后的宣泄,更是心寒极致后的肺腑。

从飙车那天后,离婚,尹婷真当成个事儿,在心里默默琢磨上了。

尹婷不太甘心。女人的青春本来就短,她为唐少杰付出这么些年,说离就离岂不太亏?

尹婷记得不知听谁说过这么一句,就女人如果要离婚,一定要在外面有一个等自己的人,这样你才比较划算。

想到这儿,尹婷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人就是关老板。

关老板是云南人,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菌菇汤锅店。门面在他们小吃店斜对面。

关老板面孔黑黑的比较粗犷,但是行为举止又温文尔雅。独处时不爱说话,眼神略带一点忧虑,这样的气质和他的长相成了一种反差,给人一种莫名渴望亲近的感觉。

尹婷和唐少杰去他店吃过两次汤锅。关老板人很好,还把他店里一个蘸碟调料配方告诉他们。这让尹婷很意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有一次尹婷跟朋友去他店里吃饭,聊天中无意得知,自己长得很像关老板的初恋女友。

原来这才是关老板能大方赠送商业秘密的理由。

这才了解,关老板是单身。在云南老家,老婆不愿意跟他远行,离婚后,他只身南下创业。

尹婷当时心小小沸腾了一下。

哪个女人不喜欢别的男人眼里有自己。

当晚,尹婷在卫生间 ,对着镜子打量自己。身材跟年轻一样几乎没有变化,皮肤依旧白皙

尹婷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脖颈,偷偷想着拥有小麦肤色和一身腱子肉的关老板,脸上泛起粉红的春潮。

之后,在店里干活的时候,尹婷就不由自主的眼光望向那边,希望能看见关老板的身影。

其实尹婷也没有想过自己可能一定真的会离婚,但她就是情不自禁会想关老板,幻想跟他在一起的,自己柔情似水的样子。

05

有一天他们在小吃店里做工作。生意不错,顾客排队,唐少杰干得正欢,有一样配料快用完了,尹婷就去超市买。

路过关老板的门店,关老板叫住她:“尹老板,忙啊!”

尹婷一愣,回报他一个甜甜的笑:“不忙,关老板,怎么了”

关老板拿出手机:“我们店推出了一个新菜,设计的这个菜单?能帮我看看有什么可修改的吗?”

尹婷跟关老板说过,她之前是做设计的,他们家小吃店的门头就是她设计的,没想到关老板记住了。

她不动声色走过去,给图片提了一点自己的建议。关老板微笑道:“尹老板的手指这么修长好看,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是钢琴家,做小吃,可惜了。”

尹婷有些小得意:“别说,我小时候真学过钢琴。”

虚荣心退潮,泛起一丝心酸。

临走,尹婷加了关老板的微信。这才去超市买了配料。

等她施施然走回小吃店,小吃店居然关门了。

尹婷拿起手机打电话,才发现手机上有好多个未接电话——都是唐少杰的。

再打电话给唐少杰,他却不肯接。

回到家,唐少杰居然躺在沙发上打游戏。

尹婷皱着眉:“不做生意了?你要关门还要我去买配料,有病啊!”

唐少杰“呼”地跳起来:“你干什么去了!我他妈等了你这么久,你知不知道?顾客催我催的有多急,现在顾客走了!你不想干,就别特么干了,都别干了!明天就关门!”

尹婷定定看着他,没说话。

唐少杰每次都这样,从来不会肯定她。

她不过稍微晚了一点,他就抹掉她所有的付出,放大她的不足,贬低她责备她。

没意思,太没意思了。

尹婷没跟他吵。她累了,吵不动了。一连几天,开店,回家,如往常一样。

但平静的湖面上,漩涡快浮出水面。

06

半夜,关老板发微信给尹婷,说上次接受了她的建议,想请她吃饭表示感谢。

唐少杰在身旁鼾声如雷,尹婷心中“嘭”炸开一朵小烟花。

次日,尹婷精心打扮,欣然赴约。

一家格调不错的咖啡厅。关老板询问尹婷的意见,点了套餐,还有一瓶红酒。

两人相谈甚欢。

两杯红酒后,关老板胆子也大起来,眼睛直直看着她,放餐桌上的手也有所动作。

尹婷害羞,低头垂下眼眸,甜蜜,不安,纠结,神经有些微妙错乱,恍恍惚惚,太美妙了。

“你特么没长眼吗!”

尹婷错愕抬头。一个服务员不小心把油点儿撒在关老板衬衫上。

服务员连连道歉,许诺赔偿。关老板依旧不依不饶:“就你这样的,你们老板眼瞎才招你进来的吧,换我早把你给开了。”

尹婷半张着嘴,不认识对面这个人。

经理过来了,关老板愈发上脸,抓起服务员领子继续责骂。旁边的顾客也都望向他们这边。

尹婷很难堪,拉住关老板悄声劝和:“上次我看一个新闻,有个人在必胜客里为难服务员,被拍下发在网上……你大人大量算了吧!”

转头给服务员道歉:“对不起啊,他喝醉了。”

餐厅赔偿了关老板八百块钱,他心满意足,对着尹婷有点不好意思。

“嘿嘿,我就是这样,脾气有时候收不住。幸亏有尹老板这么温柔的小姐在我身边,瞧我这暴脾气。哈哈哈!”

用餐结束,尹婷就往小吃店赶去。她拒绝关老板开房的暗示,一路上心情百感交集。

尹婷自忖,如果当时是唐少杰在咖啡厅干出这档子事儿,她肯定会集尽毕生之才华将他嘲笑羞辱。

而唐少杰绝不是这种人,他自己做的这行,对任何服务员都很有礼貌。

面对德行烂得如此恶劣的关老板,为什么自己能控制情绪,好言相劝,宽容待之。自己为什么对唐少杰就没有这般耐心?

难道是因为,关老板看起来比唐少杰更成功一些,对自己来说,新鲜感更多一些?

唐少杰的暴躁,真的只是他一个人的原因?

如果唐少杰是个炸药包,她尹婷,不也是有事没事去点炸药包的人吗?

一顿不大光彩的午餐,无意间让尹婷看到自己内心那貌似嫌贫爱富的龌龊,顿时羞愧难当。

07

尹婷走回店里,今天生意不错。唐少杰戴着透明餐饮口罩,额上绑着头巾专心致志地做饭团。

深圳三十八度的高温,厨房内靠近炉子边接近五十度的高温。唐少杰从来都是自己上灶,不让尹婷碰一下。

在家里也是如此。

尹婷的心,像冰遇见阳光,融化了一下。

她一声不吭走过去,二话不说围上围裙就开始招呼顾客。

唐少杰边干活,边扭头嬉笑:“老婆今天真漂亮。来尝尝我给你做的雪媚娘,就放在你吃的碗里。”

尹婷拿过碗一看,一个周大福的小盒子,里面是条项链。

见尹婷发呆,唐少杰讨好道:“给老婆赔罪的,下次我要再那么开摩托或是发飙,你就用它来勒我脖子。”

尹婷嘴上想说,这么细勒得住你?刹住了冷言,替换的是走过去,环住唐少杰的腰。

顾客们不经意吃了一嘴狗粮,人群中吁了一声。

唐少杰惊喜发现老婆身上的变化,尽管不知这变化从何而来因何而起,但总是好事。

他一直都坚信,他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尹婷掏出手机,拉黑关老板,套上围裙投入工作。

她收回向外散发的不切实际的思绪,整个身心与店面里酸辣甜苦各种调味料的气味融为一体。

尹婷在用全身的行动和力量,把自己和她的家庭,她的爱人,紧紧缠绕在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