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降解塑料的主要品种包括PLA(聚乳酸)、PBAT(聚(对苯二甲酸-co-己二酸丁二醇酯)、PHA(聚羟基脂肪酸酯)等几种,目前市面上的可降解塑料主要是前两种。下表展示了这三种材料的价格、毛利率和产能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数据来源:公开信息整理。价格、成本和毛利率基于业内公司报价数据。 当前产能和新增产能基于华安证券研报。

2020年1月,生态环保部发布史上最强“禁塑令”,并从2020年末开始执行。受此影响,在2021年初,可降解塑料确实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叠加原材料价格上涨,可降解塑料着实火了一把。可降解塑料的明星PHA,由于还叠加了合成生物学的概念,而广受投资机构青睐。各家上市公司见此盛况,纷纷跑步入场,规划了大量的新产能,并布局了数量庞大的中间体产能。据不完全统计,到2025年,可降解塑料的总产能将达到800万吨,是实际需求的3-4倍。

贪婪,最终会让这个行业恐惧。

另外,PLA、PBAT和PHA对上下游都没有议价权,且原材料成本占比很高。PLA的原料是玉米、PBAT的原料是石油和煤、PHA的原料是葡萄糖,原材料的成本占到了其总成本的一半以上,PBAT原材料成本甚至高达90%。对可降解塑料而言,再多的努力也无法弥补天赋的不足。制造费用、人工成本这些成本可以通过产业优化来降低,但原材料的成本则是“真实伤害”,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来降低。

可降解塑料为纯粹的成本敏感型行业。在满足基础性能的条件下,下游客户只关心其价格。举个例子,奶茶店的吸管是可降解塑料做的,但它只是一根吸管,用户不会在意吸管的材质和品牌,采用高端材料也不能提升奶茶的品质,可降解塑料对下游也没有议价权。

疯狂的扩产,叠加卑微的行业地位,透支了可降解塑料的利润。虽然可降解塑料是2021年的热点,但其实际盈利能力远远达不到化工行业的平均水平。下表展示了2021年和2022年Q1可降解塑料行业上市公司的毛利率情况,可降解塑料,只能赔本赚吆喝,有情怀但没有钞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