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冯以前在职场上班,自从2004年开始,我负责的业务区域包括台湾地区,所以,从2004年一直到2019年,这15年间,老冯飞了几十次台湾,接触了无数的台湾人,涵盖各个阶层。

台湾人对老冯我这样的大陆同胞,态度各异,总体上是欢迎的居多,但也有小部分不认可大陆人的,他们的态度比较消极,阴阳怪气,今天,我把我接触的一些台湾人写下来,让大家开开眼界。

例一

“我们台湾人不歧视陆客”

坦率地讲,我接触到的台湾人,绝大多数还是善良的,传说中的“台湾人歧视陆客”(大陆游客),诚实地说,从我和台湾人打了15年交道的经验看,我没有感受到,一次都没有,相对于香港人歧视大陆人的现象,台湾人简直算得上是天使。

我经历的是:台湾人不但不歧视陆客,而且还主动澄清此事。

有一回,我和几个同事(大陆人)一同在台湾办事,需要从台北到高雄,路程超过300公里,我们当时决定:一起打车。

于是,我们找了一台专车,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台湾小伙子给我们开车,当时谈好的价钱是7000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600元,小伙子很高兴,因为他很少会遇到这么“豪”的客人,打车走300多公里,他想这几个大陆客人,简直就是疯掉了。

在车里,我和几个大陆同事开始聊天,聊到香港人如何歧视大陆人,这个时候,开车的台湾小哥主动插话,他说:

“我没有哦,据我所知,我们台湾人绝对没有歧视陆客哦”

听到我们没有反应,司机小哥特意扭头,对我们强调了一次:

“我是认真的哦,我们台湾人,真的不歧视陆客哦!”

我们都会意一笑,说谢谢他,叫他专心开车,不要扭头说话。

例二

“你不会跟我说血浓于水吧”

我接触的台湾人,当然并不仅仅是专车司机,还有各个阶层、各式各样的人,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对大陆人友善,我也接触过小部分的台湾人,对大陆人的态度,是阴阳怪气的。

2006年的时候,我接触的一个台湾女青年,就是一个怪人。

那一年,我还在德资企业(彪马)上班,出差到香港,参加公司的年会(Annual Party),晚宴的时候,邻座来了一个台湾分公司的女孩子,叫Jenny,年纪大约25岁,高高瘦瘦,戴一副眼镜,其貌不扬。

Jenny刚刚坐下来,坐在我另一边的香港同事就开始对她介绍我,说这位是Michael(老冯的英文名),是从大陆来的。

说时迟那时快,这个Jenny,竟然对我露出惊讶的眼神,回了一句:“哟!Michael好!”

于是,大家闲谈。

闲谈中,Jenny开始喋喋不休,她说,她以前也认识一个大陆的朋友,那个大陆朋友总是对她说“血浓于水”,令她很不习惯,等等云云。

说到这里,Jenny冷不防扭头看我,并对我甩出这么一句话:

“Michael你不会也跟我说血浓于水吧?”

当时我听她这么一说,愣了一下。

不过,我发现她并没有恶意,于是,我仰头哈哈大笑,回避了这个问题。

原来,这个Jenny,是心直口快、口无遮拦的性格,不过从她的言语中,我也很强烈地嗅到:Jenny的立场,明显是属于台湾绿营,属于不太认可大陆人的一派。

然而,Jenny的言语,显然是不得体的,因为在那个场合下,我和她一样,都是服务于德资企业的员工,说白了,我们都是打工仔、干饭人,是为挣钱给商界老板干活的俗人罢了,没必要在饭桌上谈政治,更没必要说一些令人不愉快的话。

人的思想,会在言谈举止中,不经意地表露出来,Jenny就是一个典型,我想,像她这样口无遮拦,可能不是一个好习惯。

例三

黄处长笑称我“匪谍”

不过,Jenny还不是最夸张的,更夸张的,是我认识的台湾海关的一个处级官员。

台湾的海关,又称“财政部关税局”,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和台湾海关接触很多。

大概是在2014年,我有一回出差到台北,到关税局(海关总部)去拜访一位姓黄的处长,黄处长很热情,当天晚上,特意在台北市中心一家高档上海菜会所,招待我吃饭,同桌的除了我一个从香港来的大陆人之外,其他都是黄处长的下属。

黄处长五十多岁,经历过两蒋时代,他特别爱聊政治,当晚在饭桌上,他一边喝酒一边聊,不知不觉,就聊到政治那里去了。

黄处长谈到,他上国小(小学)的时候,“老总统”(老蒋)有一回到他的母校“视察”,老师选了几个成绩好的学生,到校长室去,接受“老总统”的接见,黄处长说,“老总统”的浙江口音很难听懂,他对几个小学生说了些勉励的话,然后,“老总统”还摸了摸黄处长的脑袋,随后老师就把几个孩子领走了。

黄处长知道我是大陆人,说着说着,他借着微微的酒意,笑称我是“匪谍”,他这两个字说出口,全桌的人哄堂大笑,我和黄处长认识多年,知道他在开玩笑,于是,我也跟着大笑。

例四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台湾人到底是否认可自己是中国人呢?我和台湾人打交道15年的经验显示:年纪越大的,认同度越高,尤其是1949年前后迁台的军政人员的后代,他们的认同度,会更高一些。

我在台北合作的一位律师,姓张,年纪五六十岁,他就是迁台人员的后代,他有一回请我吃饭,聊到这个问题,他是这么对我说的: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我就是中国人。台湾有一些年轻人莫名其妙,说自己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那是根本不尊重历史的想法。”

张律师还说,台湾有很多人,从来没有去过大陆,思想还停留在几十年以前,还以为大陆吃不饱饭,不知道今天的大陆,已经比台湾先进很多了。

张律师还说,他也是台大(台湾大学)毕业,和陈水扁是校友,不过他对从政,没有兴趣。

他还说,大明星Selina(台湾组合S.H.E成员任家萱)的丈夫是他的同事,也是个律师,问我要不要认识一下。我说不必了。唐突。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