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突然死得很惨,她得公公主动前往警局自首,可是我却在她的日记里发现了更多的秘密,原来世情远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我要报警!两年前的尸解案子,真正的凶手另有他人!”我气喘吁吁地跑进警察局,手里拿着和中年妇女对话的录音和一本日记尖声喊道。

两年前的下午,闺蜜于郊区被尸解。

凶手是他公公徐大壮。在案发三小时后穿着干净的老头衫,晃晃悠悠走进警察局自首。

目光阴暗。

“我杀了我的儿媳郭丽。”徐大壮冷静地说。

警察立即控制住他。看他神智清醒,警察再三询问后确认了他杀人的事实。因为涉及命案,警方立即去往案发现场。

推开门,画面触目惊心。

正对着门口的客厅里,一名半裸女子倒在血泊之中。身上的白色连衣裙被撕成几片。裸露在外的肉体被割得血肉模糊,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

四肢分散在身子的周围,头部在卧室中找到。

在尸体附近有一把约20厘米长的尖刀,疑似作案工具。

客厅和卧室的白色地砖上,鲜血流得到处都是,并且满地都是血脚印。

除了血腥味,还有刺鼻的酒精味!

究竟为什么?徐大壮为什么对死者郭丽痛下杀手?

法医对尸体的初步鉴定结果出来了。

死者为女性,年龄30出头,身上有明显的被性暴力痕迹,死亡原因为躯干和头颅多处遭受利器致命攻击。四肢完全分离,只剩一层皮相连。死亡时间在一个小时左右,身上尤其是头部全部都是酒精。

很明显,这是一起恶性杀人事件。

接到警方的电话,我强忍着难过和愤怒。第一时间赶到当地警察局。

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么多事,走出询问室,我拿到了闺蜜的遗物。

里面有一本日记。

这场惨剧迅速被各大媒体报道。

警方每天面对舆论的压力,立即进行深入调查。我作为受害者的好朋友,深知闺蜜一家一直是周围人羡慕的对象。怎么会有所谓的仇家?

可我知道,闺蜜的婚姻就是她惨死的开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闺蜜郭丽是上海本地人,32岁,学习成绩优异,善良温顺,从小没有受过任何委屈。父母是当地高中教书的,老来得子,很是宠爱她。她家属于书香门第。

在同学导师的眼中,她是个优秀的女孩,未来一片光明。

上大学的时候,有很多追求闺蜜的男生。

可她一个都没看上,直到认识了徐刚,没有恋爱经验也没受过什么挫折的闺蜜很快被徐刚折服。

日记里写道“徐刚对我很好,优秀也努力,他承诺会爱我一辈子。”

徐刚从南方偏远地区考到上海名牌大学,很是上进。

但在我感觉,徐刚这个人有点大男子主义,甚至有些自私虚伪,而且太听他父亲的话了。

我试着劝闺蜜再谈一段时间恋爱,考察一下。

可徐刚整天甜言蜜语,糖衣炮弹,讨得闺蜜欢心。闺蜜哪里听得进去我的建议。很快闺蜜领着徐刚回家见了父母。

闺蜜眼中,“无比优秀”的徐刚一定会被父母欢喜接纳,但出乎意料的是,她父母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

当时的徐刚没车没房没积蓄,在闺蜜父母看来,那就是门不当户不对。

“郭丽他虽然努力,但是两家实在是不匹配。我们也不是瞧不起农村人,但你嫁过去一定会受苦的。爸妈是心疼你啊。”

当时的闺蜜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怎么可能听得进去父母的话,因为徐刚,闺蜜和父母闹了好几天。

“我这辈子只嫁给徐刚!你们要是不同意我就绝食!”

闺蜜的父母担心女儿,无奈地点了头,妥协了这门婚事。

两年前,闺蜜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徐刚。

同年,没过多久,闺蜜怀孕了。

我看着闺蜜怀孕后写的日记,一块一块凸起来的纸块。

是泪痕冲淡了笔墨后干了的印记。

按照徐刚家乡的传统,媳妇怀孕,一大家子是要住在一起的。

徐刚父母本来就想离开农村,投奔儿子,享受城市生活。

闺蜜和我抱怨过这个事情,但还是耐不住徐刚的甜言蜜语,就同意了。

闺蜜和她丈夫二人刚毕业,并没有许多积蓄。住在职工宿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公公徐大壮67岁,出身农村。本来是村里的干部,后来因为作风问题,被撤职。婆婆比徐大壮小10岁。

徐刚是徐大壮的长子,对他很是严厉。

徐刚从小就听话懂事,刻苦学习,从农村考到大城市,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大学生,很是给徐家二老长脸。

闺蜜郭丽和徐刚的婚姻,不仅闺蜜父母反对,徐家二老也是一样没有相中闺蜜。

闺蜜曾和我哭诉“徐大强刚到她家就说自己和徐家儿媳的标准还差得很远!”

二老的到来,让原本不宽敞的宿舍变得更加拥挤。

为了不让二老受罪,闺蜜郭丽专门买了一张折叠双人床。

谁料想闺蜜婆婆语出惊人,要求闺蜜和自己睡折叠床。

“你公公今天路上太累了,你老公每天挣钱养你你都不心疼”

“可是我还怀着孕。”

“娇气什么!我怀徐刚的时候还下地干活呢!”

闺蜜以为徐刚会替自己说话,可没想到他哼都没哼一声。

闺蜜忍不住和徐刚吵了一架,却被公公说不懂事。

那段时间闺蜜几乎每天都会受气,她告诉我要找个机会把二老“赶走”。

可她哪知道,她刚刚打开地狱的门。

闺蜜的孕肚越来越大,行动也慢慢笨拙。而徐刚的父母也跟着更加闹腾,每天作妖。

徐刚外地出差的那段时间。公公徐大壮买来公鸡放在家里养,说是自己养的鸡吃起来健康。每天凌晨五点多,徐大壮夫妇二人就发出叮了咣啷的声音。连着一周,郭丽都没有休息好,她试图和公公提起此事。

可公公反倒阴阳怪气:“你怎么怀个孕这么娇气?我们徐家的孙子,打娘胎里就要学会吃苦!更何况我俩每天早上发出什么声音了?我们够小声了!你们城里人事就是多!”

闺蜜委屈地多次跑来和我哭诉,根本不敢和她妈妈说一星半点。

闺蜜最后憋出一个办法。给老两口买套房。

一方面让她公公婆婆在上海有个房住,以表闺蜜的孝心。另一方面,为了安抚徐刚,让他答应公婆搬出去,或许这是闺蜜唯一能想到的办法。这样她和徐刚的日子就不会被打扰了。

闺蜜把和徐刚的活期存款拿出来,又把父母给自己的存款全拿出来。才勉强把房子首付凑出来。

虽然是给公婆买房,可是二老坚持在房产证上写儿子徐刚的名字。

安顿了徐刚的父母,闺蜜和丈夫徐刚的日子也逐渐恢复平静。

本以为可以安心养胎,殊不知公公在筹划着一大家的“回归”!

得知徐刚在上海有了房子后,他的弟弟带着媳妇迅速投奔徐刚。

闺蜜的公公安排他们去闺蜜夫妇二人的宿舍,住双人折叠床。

闺蜜彻底爆发了,挺着孕肚找她公公徐大壮理论。

可她一个人的嘴哪能对付得了徐家老老小小四张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得知消息的我,因为在外地谈项目,只能迅速给徐刚打电话,让他回去拉架。

可后来才得知,徐刚不仅没有替闺蜜说话,反而在怪罪闺蜜忤逆长辈。

“那么小的职工宿舍爸妈两个老人来住就行,我弟弟来住就不行?而且等他找到工作,买到房马上就搬出去。你至于吗?这么闹!”

那天徐刚动手打了闺蜜一巴掌。

挺着孕肚的闺蜜,护着肚子,往后踉跄了几步。

闺蜜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忍着泪水回到职工宿舍。

她当天晚上给我发短信,决定马上离婚。

徐刚的尾巴藏不住了。

离婚,涉及到分财产。新买的房子是双方共同的财产,夫妻双方理应一人一半。

在闺蜜提出离婚后,徐刚不干了。

徐刚跪下,抱着闺蜜,向她保证,再也不会动手打她。

闺蜜看着马上就要临盆的肚子,心软了。

可孩子刚生下来一周,婆婆命令闺蜜遵守媳妇的三从四德。

每天早上起来为一家子做饭,所有的家务活全部落在闺蜜的身上。

公公婆婆每天来家里吃饭,边吃边挑剔饭菜不合口。在公公徐大壮看来,徐家媳妇就要任劳任怨。

闺蜜越来越疲惫的身子,徐刚却一点都看不到。

面对闺蜜的抱怨,徐刚也只是表面甜言蜜语敷衍几句。

我看着日记本上的字迹,闺蜜坐月子时候写的日记。

恶心又荒唐!

生了孩子的闺蜜,身材更加丰满了。

有一段时间,每当闺蜜给孩子喂奶的时候,他公公徐大壮门都不敲,悄悄推门就进,说是看看孙子。

闺蜜被吓一大跳。后来索性锁了门,徐大壮发现门打不开后,换了个方式骚扰闺蜜。

闺蜜一个人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徐大壮突然出现在身后,碰了一下闺蜜的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