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英亭讲故事”原创作品,未经作者授权,请勿转载;本故事纯属虚构,茶余饭后博君一笑,请勿对号入座;微信公众号“英亭讲故事”全文无删减连载中。】

中午,县委办公室在县城的榴香苑搞了一个宴会。县委办公室的人全体参加,既是给张启正饯行,又是给冯春波接风。

香苑是县委县政府的定点招待场所,是一个并不很大的独立小院,院内到处都种着石榴树。一座五层楼房,从外表上看,普普通通。但是,里面的装饰却很豪华。一楼、二楼是宴会厅,大的宴会厅可以容纳几十人,一般的能容纳十几人,小的也能容纳八个人。三楼、四楼是提供给客人住宿的地方,市里一般领导干部、相邻县市的领导来了,都可以在这两个楼层入住。五楼是几个类似于总统套房的高档房间,这个楼层一般人是不能上去的,只有上级主要领导来了才能入住,本县的领导中只有县委书记肖云斌和县长王卫青才能在这儿休息。

宴会是在二楼七号厅举行的。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刘兵做主陪,办公室副主任王成做副陪。张启正和冯春波分别做主副宾。

酒宴开始前,先由王成向冯春波介绍了在座的各位。冯春波一一和各位秘书握手。听了介绍,冯春波才知道,这些秘书背后大都有一个主人,表面上他们都是办公室秘书。但是,他们并不都是为整个县委服务的,大都是专为某个副书记或常委服务的。他们的地位也由他们身后那个人的地位来决定。冯春波细心观察了一下,就座的时候,他们好像都早就达成了一个默契,谁也没有礼让,各自找座位坐下了。坐好以后,冯春波发现他们的座次是按照他们身后的领导的地位来坐的。那几个不属于任何领导的秘书,自然坐在下位。事后,当冯春波和张启正单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冯春波曾经把自己观察的这个现象对张启正说了。张启正说,县委办其实就是一个小县委,每一个秘书说话甚至都能代表着某一位县委领导。日后,冯春波知道,其实,官场中很多人就真的把县委办叫做小县委。

酒宴开始不久,进来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她一进门,大家赶忙就都站起来。

人们都很轻松愉快地跟这个女人打招呼,冯春波听见大家的称呼各式各样,有称呼韩老板的,有称呼韩总的,也有称呼韩姐的。冯春波发现称呼韩老板和韩经理的都是些年龄大些的秘书,那些年轻的秘书都称呼韩姐。这个女人一边微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一边向冯春波走来。嘴里说:“想必这位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就是刚来的冯秘书了?”

刘兵赶紧微笑着给冯春波介绍说:“春波,这位是榴香苑的当家人韩晶晶总经理。”

冯春波赶紧往前走上一步,他犹豫了一下,是否是伸出手去跟人家握手。韩晶晶倒是很大方地主动伸出了手。冯春波急忙把犹豫不前的右手伸出去,与韩晶晶握了一下手。就这一握手,他就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韩晶晶的手和其他人的手很不同。这种感觉使他的心里动了一下,但是当时他来不及细想她的手和别人的不同在什么地方。他稍一犹豫,叫了一声“韩总”。

韩晶晶落落大方却又很亲热地说:“冯秘书,你的文章写得很好,我在《芦花河日报》上经常看到你的散文和诗歌。所以,我们就算早就认识了。以后可不许你叫我什么‘总’,还是按照惯例吧,县委办凡是年龄比我小的都叫我韩姐,你以后也叫我‘姐’吧。不然我们就生分了。”

冯春波在陌生女人面前说话好红脸,这一次不知怎么回事,他竟然没有觉得自己拘谨,他觉得和韩晶晶早就很熟悉了似的,他竟然很得体地叫了一声“韩姐”。韩晶晶笑着答应了,然后说:“以后这儿就是你的另一个家了,来这儿有什么要求尽管对姐说。”

冯春波赶紧说:“多谢韩姐!”

韩晶晶一招手,身后的一个服务员立刻端上来一杯红酒,韩晶晶接过那杯红酒,说:“这杯酒敬给张主任和冯秘书。”说到这儿她笑了一下,又改口说,“不,今后应该叫张局长了。”

张启正赶紧说:“韩总笑话启正了。”

韩晶晶笑得更灿烂了,说:“好,你现在是全县的财神爷了,可别和我生分了,要常来这儿坐坐。”

张启正说:“不管我走到哪儿,都不会和韩总生分的。”

韩晶晶把杯冲着张启正和冯春波端了端,然后喝了一口。张启正和冯春波赶紧喝了一口。韩晶晶又与大家共同喝了一杯,然后就告辞了。

冯春波痴呆呆地看着韩晶晶的背影,直到此时,他才找出了韩晶晶的手和别人的不同,她的手握上去是柔软的,有一种柔弱无骨的感觉。本来这是很多女人所共有的特征。可偏偏韩晶晶那柔软的手却很有力量,在相握的一瞬间,冯春波明明感觉到从她的手里传过来一种力量。那是一股怎样的力量呢?冯春波说不出那种感觉。冯春波的分神,刘兵和张启正都看到了,刘兵的嘴角只是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张启正却咳嗽了一声,把冯春波唤醒了。他的脸红了一下。

吃完饭,大家还要回去上班。在院里,大家先都送走了刘兵。刘兵和张启正握了握手,然后便上了自己的专车。然后大家再送张启正,他下午要到财政局报到。就在冯春波上前去与张启正握手告别的时候,张启正压低声音对冯春波说了一句:“这个女人你千万不能碰!”冯春波诧异地看着他,他觉得这句话太突兀,他很想听到张启正有进一步的解释。可是,张启正只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便钻进了他的轿车,走了。

刘兵和张启正的车子走后,大家分头上车。冯春波和王成坐一辆车。在车上,王成对他说:“昨天办公室才接到通知,所以,你的宿舍还没有收拾好。收拾好以后,房间也要先通通风,不能立刻就住进去。你就先在榴香苑暂住几天。吃饭就在机关食堂,星期天机关食堂不上班的时候,就在榴香苑吃饭。都已经和韩总说好了,晚上你过来就行。”

下午上班以后,冯春波忙着熟悉业务,忙了整整一个下午。临下班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他的高中同学林长浩打来的。林长浩高中毕业以后也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通过在蒲安县人大工作的舅舅,分配到蒲安县工商局工作。他原想依靠他舅舅的关系在工商局弄个一官半职,可一直没有操作成功。经过一番努力,他到县城渤海路工商所当了一个所长。今天,冯春波到县委办上班,他是下午才知道的。他便立刻打电话约冯春波晚上一块坐一坐。

本来,在冯春波当了芦花乡党委秘书以后,林长浩曾经和他聚过几次。这次,冯春波来县委办,他想自己刚来,先要熟悉情况,尽快进入角色。所以,他就没有告诉任何人。现在,既然人家打来了电话,自己晚上又没有什么事,便答应了。

下班以后,冯春波刚走出县委大院,林长浩就从路边一辆白色面包车里下来,向他打招呼。他上了车,林长浩开着车,两个人来到了一家叫做假日山庄的饭店。林长浩早就打电话订好了房间。一进门,冯春波就见一位穿粉色旗袍的姑娘迎上来。把他们领到二楼的一个包间里。林长浩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和那位姑娘打情骂俏。冯春波看出他们关系很不一般。进了房间,林长浩有点卖弄地对那位姑娘说:“王艳,这位是县委的冯秘书,他可是肖书记的秘书,是县委第一秘啊!今后冯秘书来了,你要好好招待,如果有一点慢待,我可饶不了你。”

王艳赶紧媚笑着说:“冯秘书好!如果以后冯秘书来我们这儿,那是赏我们脸呢。我怎敢慢待?”

林长浩又说:“什么冯秘书?要叫冯哥。”

王艳又赶紧笑着叫了一声“冯哥”。

这一来,倒把冯春波弄得不好意思。他看了一眼林长浩。林长浩满不在乎地哈哈一笑,说:“王艳,去给我们要菜吧!”

王艳一扭一扭地走了出去。临出门,还回头看了一眼。冯春波对在声色场所里混出来的姑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反感。忽然,他的心里就想起了韩晶晶。这两个女人真是有着天壤之别。按说,论模样和身段,王艳也都不差。但是,在冯春波看来,王艳却比韩晶晶差得远。想到韩晶晶,他立刻想起了张启正的那句话。他从张启正的那句话里,知道韩晶晶肯定是个有背景的人。可是,她究竟有什么背景呢?自己本来不应该打听这些事,可是他的心里总是放不下。他想,如果韩晶晶有很大背景的话,林长浩是应该知道的。他刚想张口问,忽然想到了张启正说过的“不该问的不问”的原则。虽然林长浩不是他的上级领导,但是问得太突然了,也不好。他想,如果问林长浩是有点唐突的。所以,他还是想办法让林长浩自己主动地说出来。

两个人喝了一会儿酒,冯春波总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把话题引到榴香苑,可那个王艳一直在这儿服务,他没法提。

好在过了一会儿,林长浩支走了王艳,他要单独和冯春波说几句话。无非是想今后让冯春波找个合适机会在领导面前替他美言几句。冯春波说只要自己能做到的,还能不帮忙吗?林长浩就很高兴。冯春波忽然就说起了县委办暂时还没有给他收拾好住处,让他先在榴香苑住几天。他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不知道这个榴香苑是什么人开的饭店?”

林长浩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他又自言自语地说,“这也难怪,你刚来,当然什么都不知道。”说到这儿,他又神神秘秘地说,“这个榴香苑的总经理可不简单,她叫韩晶晶。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长得很漂亮。”

冯春波心里有点吃惊,因为他不相信韩晶晶已经三十岁出头了,看上去最多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他故意不以为然地说:“一个只有三十多岁的女人有什么不简单的?”

林长浩说:“你可别小瞧这个女人,你是没见过她。那可是个尤物,见过她的男人没有一个不被她迷住的。不过,你如果见了她,可要小心,这个女人你不能碰。”

冯春波心里“咯噔”地一下,这是第二个嘱咐他不能动这个女人的了。他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林长浩,示意他说下去。

林长浩说:“你知道她有什么背景吗?”

冯春波说:“不知道。”

林长浩说:“她是湖城市副市长韩平军的妹妹。她的丈夫马友清原先是蒲安县委副书记,后来在一次出差中出车祸死了,她现在可是一个小寡妇。外边还有一个传说,说她和肖书记有点‘那个’。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吗。你想,这个人你能碰吗?只要你沾上了,就会把麻烦惹上身。”

冯春波听了,心里忽然觉得很沮丧。他想,这个女人和自己只有一面之缘,自己为什么要沮丧呢?细细一想,原来是听了她和肖云斌有染,心里觉得不舒服。莫非自己真的会喜欢上这个三十多岁的小寡妇吗?

接下来,冯春波就觉得那酒喝得无滋无味。他想努力把韩晶晶的身影从自己的心中赶出去,可是喝了酒之后,那个身影和那个笑容就像是在他的心里生了根,怎么也赶不走。尤其是他的右手,因为握过韩晶晶的手,就更是觉得很幸福的样子。他暗笑自己,一只手怎么会有幸福的感觉呢?这无非就是自己的心理在作怪。可他就是看到自己的右手很幸福、很骄傲的样子,和以前很不一样。他知道自己喝醉了。便说要回去休息。

林长浩本来是想请他到四楼去做个按摩的,见冯春波执意不肯,也只好作罢。他让王燕拿来账单,他签了字,扶着冯春波往外走。在临出门的时候,他回过头来对王艳轻声说:“别不高兴,等我把冯秘书送回去了,我再来接你。”

冯春波回到榴香苑,服务小姐把他领到三楼的一个房间。以前他喝了酒,很快就会睡着,有时候甚至在酒桌上就能睡着,可今天他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他的脑子里老是想着韩晶晶,他觉得中午韩晶晶看他的眼神是有含义的,握手也是有含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