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恋,是很多家长和老师所关心关注的一个问题。到底如何对待早恋,是棒打鸳鸯还是正确引导,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经常不得不面对的一个课题。本人从教30年,将把这30年来遇到的学生早恋故事一个一个写出来(真实但会保护学生隐私),供大家研究参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峰与我玩失踪是在一个隆冬季节。我清楚记得那日大雪纷飞,不久山头,房屋,树梢,全都白了头。室内的孩子们忘了平时课堂的严谨性,都欢呼雀跃,大声吟诵所学的诗句:

什么“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有人不甘示弱背诵“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有一个顽皮的学生接着背“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有些同学戏谑“谁见到大如席的雪花,就会吹牛,一点儿都不应景!”

一个胆小的女生低诵“山回路转不见君, 雪上空留马行处。 ”

喜欢背着手站在窗外察看学生动向的我,突然发现峰的位置是空的,我的心头一惊,又去哪儿呢?

连忙向她周围同学打听,其中一个与她关系较好的女生私下递给我一张纸条,是一张请假条。请假的原因是天冷,湿了鞋,回家拿鞋。

字面上看没有毛病,但我想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收好纸条,我连忙跑到门卫那里查监控,发现她是坐上校门口一个年轻男孩的摩托车走的。问门卫,门卫说是她哥哥,来接她回家换鞋子的。

我心一急,脱口而出,她没有哥哥!心里却想她肯定又跟小青年跑了!

于是我连忙与她父母通电话,询问她的去向,她父母都说不知道。我有点急,跑到她平时落脚的地方一一她舅妈家。她舅妈也住在小镇上。顺便了解她的家庭背景:父亲是一个梳着油光头,夹着公文包的伪成功人士,母亲看不惯假装成功人士的丈夫跑到广东打工去了,孩子就寄养在亲戚家。

我这个时候才知道峰为什么在班里不合群:缺乏亲人的关爱。

舅妈还在喋喋不休说她父母的不对,我委婉告辞了,我只是告诉她舅妈,如果她回来了,记得告诉她:老师希望她返校读书!

回到学校,我又询问同学,看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其中一个女生悄悄告诉我,她曾与一个来我们学校唱过戏的一个年轻男性有交集。

我记得那是今秋开学初,校外一老奶奶80大寿,因家门前场地太窄,在靠近她家门口边的校园操场一角搭了个戏台,唱了几个小时的戏。因为我不感兴趣,没有去凑热闹。学校也不准学生去观看,当时只有一小部分学生利用晚自习课间十分钟及下自习回寝二十分钟的时间。他与她能相识,有交集?我当时不相信。也呵斥了她,不要乱猜!

在焦急中等待了两天,第三天下午,她拖着一个简易的拉杆箱回来了。神色如往日般冷漠,不管你如何追问,她都拒不回答,我只好让她重新坐进课堂。她比往日更不愿与人交流,只是偶尔会失神发呆。

新学期又开始了,经过一个寒假的滋养,学生的形体气色都有了变化。男生变得高大,颈间有了凸出的喉结,上嘴唇上开始长不浓的胡须。男子汉的气质在慢慢形成。

女生面色红润,脸的轮廓更加圆润,身材开始向凹凸有致方向塑形,发育较快的女生,开始散发处子的馨香。

峰的变化不是很大,仍是不高的个子,白净的脸上有一双大大的眼晴,眼神略显冷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服饰有了较大的变化,质地款式带有城市的时尚元素。又加上她喜欢收拾东西,把个人也收拾得干净,就像一支出水的芙蓉,恬静而温雅。

因为是初中最后一学期,随着游戏的侵入,不想读书的开始逃课去镇上网吧打游戏,男生表现尤为突出。学校加大监管力度,班主任开启四查模式:早上查晨读人数,午休查午睡人数,下自习清查就寝人数,十点半后在校领导的带领下突查网吧。为了别人家的孩子,与网店老板与学生斗智斗勇,也是操碎了各位老班的心。

因为上次逃学经历,峰与班级女生更加没有交流,所以最后一期,她申请读通校,仍寄宿在舅妈家。

一晚上又搞突击检查,结果发现她与同班的武坐在同一个单间打游戏。武满脸通红,有些束手无策,她却面无表情。我当面教育他们一番,让他们监护人领回去。事后后打电话给双方父母,要求他们务必抽空来管管自己的孩子。第二天,各自父母都来了,要求他们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下不为例。这两个少年就像串通好的一样都不回答老师家长的任何问题,僵持不下,父母一怒之下发出捡书包回家的咆哮。出乎意料,他们都一致同意。我打圆场,回家反省好了,想读书,给我说一声,可以继续完成学业。他们没有回答我,收拾好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走了。

过一周后,两个孩子相继退学。问其父母原因都说不想读了。十四五岁的孩子,一犟就像一匹烈马,怎么也驯不服。

后来就有了各种传闻,说峰被其母带到广东进厂,没上三天班,逃回到武在学艺的理发店,甘心做起了洗头妹,后来 两人正而八经谈起了男女朋友。

几个月之后,武暴露其偏激性格,不断殴打她,打完之后又求合,反复几次之后,她彻底失望,然后离开,再也不知去向。

武学艺归来之后,自己在城里开了店。因其长相俊朗,身材高大,肤色白皙,被一富家女相中,做了上门女婿,有车有房,自己也勤奋,深得岳父母的喜欢。这是后来一老同事在闲聊中得知他是她家亲戚的孙子,她向我讲述的内容。

听后,我感觉:小小少年,烦恼无限。越过界线,悲喜自咽。一别两宽,深情不现。再度相见,各走一边。

感情世界,谁能洞悉无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