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上98岁高龄的沈燮元老先生都会按时出现在公交车站,公交车司机和乘客们都习惯了沈老先生笑眯眯地和他们打招呼,这一幕也成了南京的一个“著名”景点。

这位沈老先生究竟是谁呢?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燮元老先生一生奉献给了古籍事业

沈燮元老先生被誉为南京古籍的活化石,几乎将自己一生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图书馆,至今依旧没有退休。

在1948年毕业后他来到了上海合众图书馆工作,当时主要负责的工作是抄写《皇华纪程》。

1955年10月,沈燮元被调往南京图书馆工作,除了完成领导交待的日常古籍编目工作外,偶尔还会负责图书采购工作。

沈燮元凭借着自己多年来积攒的辨别古籍经验经常去大街小巷里“碰运气”,有一次他和一名卖家约定了购买《大方广佛华严经》,二人在上海的一个街头碰面。

沈燮元在约定之前并不确定《大方广佛华严经》是否是正品,但是本着宁可错买也绝不放过的想法,他还是决定去现场看一下。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卖家当时开价500元,沈燮元只看了几眼就确定了这是本真迹,本身价值要远远超过500元,他毫不犹豫的拿出500元后拿着华严经转身离开。

若非因为沈燮元老先生的仔细和专业,《大方广佛华严经》便不可能成为图书馆的镇馆之宝之一。

1978年沈燮元参与到《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编撰工程。

“当时我国互联网技术并不发达,几十万张卡片需要人工查阅记录,为了防止看错,还要检查数遍,对于卡片上的错误内容,我们还需要核实更正,这项工程我们一共用了18年。”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回忆起当年,沈燮元感慨良多,他并不后悔将自己最年轻的一段时光付诸在编撰善本中,能够清点排查我国古籍善本数量,为我国文化做出贡献,是他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事情。

在这18年间,他为了核实古籍信息每天早出晚归,跑遍了全国各地,连家都顾不上回,当年并肩作战的工作人员也都逐一离开了人世,只剩下他依旧奋斗在工作岗位上。

编撰工作结束后,沈燮元依旧选择留在图书馆中工作,他身上的经历和知识储备让无数后辈们视若珍宝,沈老先生也不愿意退休,他总想着在自己还能工作的时候多做一点事。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书馆中的后辈们也非常喜欢诙谐幽默的老先生,大家都说在日常生活中,老先生和他们没有任何代沟,就是一名慈祥的长辈,在工作时老先生的专业和认真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我这一生中最大的偶像就是清代藏书家黄丕烈,在拍卖行上的藏品,只要和他有关,价值和价格都砰砰砰地上去了!”

沈燮元提起黄丕烈就变得眉飞色舞,黄丕烈可是500年来藏书第一人,无论是藏书的数量还是质量都让人惊叹,热爱古籍的沈燮元老先生一生中最大的梦想就是整理黄丕烈题跋。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燮元老先生在南京图书馆工作67年

汇总工程量虽然巨大,对于沈燮元来说这不是一个难题,反而是接触自己爱好的大好时机。

首先他需要从众多书籍中寻找出被黄丕烈题跋过的原书,南京图书馆中的收藏它可以自行取用,除此之外,他还向中国和外国各地图书馆,博物馆,研究所等地进行求援。

民间的一些藏书家手中也有被黄丕烈题跋过的原书,沈老先生为了能够看到原版还会亲自来到那些藏书家的家里拜访,任何人看了都要称赞老先生一句爱书成痴。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说当代有谁最了解黄丕烈,沈燮元老先生当之无愧可以排在第一,他在研究黄丕烈的过程中付出了多年的心血和精力。

我国还有很多对黄丕烈感兴趣的专业或者非专业的研究者在得到黄丕烈题跋之后都会找沈燮元先生帮忙鉴定,沈燮元只需要一眼就能够确定题跋的真假。

在纠正前人所著黄跋集的错漏之处的过程中,他更是付出了十二万分的努力和心血,将发现的错漏进行更正,同时还会填补上所缺的文献。

沈燮元在对现有书稿进行更正的同时,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新的黄跋,每当发现一本,他都会如获至宝的添加到《士礼居题跋》中。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0年,沈燮元老先生的《士礼居题跋》已经达到了八十多万字,其中的每一个字沈燮元老先生都核查过数遍,确保内容准确真实。

沈老先生并不信任电脑打出来的字,这和他的年纪没有关系,老先生承认随着时代的发展工作方式也越来越先进,但是他依旧对电脑上的输入法有着“看法”。

输入法中一些同音字联想会让文章的准确性降低,若是在最终校对的时候没有发现其中的错误,一定会给读者造成不好的影响和引导,所以沈燮元的《士礼居题跋》的全部手稿坚持自己手写,确保万无一失。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今为止沈燮元老先生在南京图书馆已经工作了整整67年,漫长的时间和一成不变的工作并没有让沈燮元老先生觉得厌烦,沉浸在古籍之中反而给他带来了不一样的享受。

每天早上沈先生都会乘坐江苏南京18路公交车,再到新街口转三路上班,沈燮元一般都会出门早一些,如果遇见早高峰他就会错开,公交车的司机也和沈燮元成为了好朋友,每天看着老先生乘坐自己驾驶的公交车上班似乎也成了种仪式感。

沈燮元出门早的时候,图书馆还没有开门,他也不着急,会坐在图书馆身边的长椅上,手中则翻看着新买的杂志。

“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也不能与社会脱节,要做到与时俱进的学习新知识”,这是沈老先生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直到图书馆开门,沈燮元才会慢慢的走进去开始新一天的工作,图书馆的同事们每天也会热情的和老先生打招呼。

沈燮元如今已经98岁了,可是他的精神面貌和对工作的热爱程度却依旧保持着年轻人的状态。

他工作的位置非常不显眼,桌面上摆满了需要用到的书,来到图书馆之后,沈燮元就会坐在自己每天工作的位置上,投入到工作中,除了偶尔会喝茶以外,根本见不到老先生不在状态的时候。

有人好奇老先生在退休之后为什么不愿意在家“享清福”,对于其他人的疑问,沈燮元则觉得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在图书馆中和书籍为伴,这里能让他获得心灵上的安宁,同时完成自己的梦想。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喝酒吃肉是沈燮元老先生的独特养生方法

B站的纪录片《但是还有书籍2》的播放,让更多年轻人认识到了这名98岁的古籍大家,大家亲切的称呼他为“南图扫地僧”。

沈燮元先生的长寿秘诀非常简单,就是在饮食上随心所欲,在日常生活中放松情绪。

有很多老人因为年龄增加,脾胃失调,为了保证身体健康而不敢去吃一些刺激性的食物,平时的饮食也主要以清淡为主,但是沈燮元却反其道而行之,无论是工作还是饮食方面都一切随心。

他今年已经98岁了,依旧不愿意轻易退休,反而选择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每天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古籍编撰工作。

沈燮元老先生看着很多优秀的年轻人加入到古籍修复编撰中越来越开心,心态好了胃口也越来越好,在饮食上也从来没有过多的忌讳。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喜欢吃肉,就顿顿都吃,沈燮元尤其偏爱苏帮菜,而且老先生的胃口极好,除了吃肉以外,老先生还特别喜欢喝酒,他在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酒量非常不错,10度的米酒可以连饮好多杯。

除了营养均衡的饮食习惯以外,沈老先生每天的作息时间非常规律也功不可没。

“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养生秘诀,主要就是顺其自然,不发火生气,不自卑自怨,将自己的人生变得简单。”

老先生的这句话听起来非常容易,但是做起来却很难,一个人只有做到心无旁骛,才能真正完成好属于自己的这份工作。

沈燮元平时也喜欢看一些综艺节目,但是自从他接下编撰的工作后,就再也没有因为外界的诱惑而动心,见过沈老先生工作的人都说他的工作态度非常认真。

沈燮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老先生每天除了正常吃饭喝水,其他的时间都会待在自己的工位上忙碌。”

沈燮元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对他来说人的一生非常短暂,要对于自己喜欢的工作投入数倍的精力才能算得上是对得起生活。

他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将黄丕烈的诗文集和年谱编撰完成,沈老先生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时间不够了,在从事自己喜爱工作的同时,他也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行动来告诉身边的人认真生活有多重要。

如今的沈燮元老先生已经成了南京图书馆不可缺少的一股精神力量,作为古籍界的活化石,沈老先生对于外界给自己的评价并不在意,他表示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端正对人生的态度认真工作。

只要国家有需要,自己永远会冲在工作的第一线。

参考文献

中国新闻网《“古籍活字典”沈燮元:98岁高龄仍每天坐公交车去图书馆》

B站《但是还有书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