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叫姚思思,来自东部沿海省份的一个三线城市,是幼儿园教师。

2022年5月20日,一个充满“爱”的日子,也是我和未婚夫程涛领证的日子。我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怀着对婚姻生活的美好憧憬,欢天喜地地去了民政局。

身边的这个男人,怎么看怎么好,干净的脸庞、高挺的鼻梁,学历高、工作好、性格好,相恋5年,从来没对我生过气,真是个好男人!

我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工作人员对程涛说:“您的婚姻状态是离异,需要提供离婚证和离婚协议书。”那一刻,我愣住了。

我转头看向程涛,他目光躲闪,什么都没说,心虚地低下头,慢慢地打开背包,将离婚证和离婚协议书拿出来,递给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查验完了之后,说:“没有问题,你们还需要在这张纸上填写信息并签字。”

A4纸递到我面前时,我才反应过来,磕磕绊绊地说:“对不起,我,我还没想好,今天…不…不办了,您把证件还给我吧。”接过证件后,我用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出了民政局的大厅。

站在门口,我觉得喘不上气来,扶着柱子,大口呼吸着。

程涛怎么可能离过婚呢?我和程涛从大学谈到现在,5年啊!一直在一起,从来没有异地过。程涛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呢?

程涛跟着出来之后,捋了捋我的背。

“别碰我!”我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身上的汗毛都直立起来了。

“思思,我……你听我解释。我那次婚姻,不,那根本就不能算。我跟她都不怎么认识,没有感情的。”

“给我看看你的离婚证和离婚协议书。”

程涛犹豫了一下,还是递过来了。我看着上面的时间,太刺眼了!

程涛和另一个女人于2017年1月28日结婚,2019年2月8日离婚。我和程涛是2017年2月26日在去往西安的火车上认识的,2017年6月份确立了恋爱关系,一直谈到现在。

更让我接受不了的是,他还有一个孩子!离婚协议书上有关于孩子抚养费的内容。

也就是说,程涛刚结婚,就与我恋爱。在我们俩恋爱期间,他有了孩子、又离了婚?

我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相恋5年,我居然从头至尾是个小/三?

程涛请求我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看着他那表情,我只觉得无比虚伪。但是,我很好奇程涛怎么能隐瞒得那么好?是他太会演戏?还是我太蠢?

而且结婚证没领成,我也得向父母解释原因。我愿意给程涛一个解释的机会,“打个车,找个咖啡馆吧。我现在这个状态,开不了车。”

坐在出租车上,我刻意看向窗外,不想看他那张虚伪的脸。但是,脑海中却不自觉地回忆起我们相识、相恋的过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我和程涛来自东部沿海省份的一个三线城市。我家在市中心,父亲是国企的工程师,母亲是教师。我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乖巧懂事、开朗大方、成绩优异,接触我的人,都想象不到我是个家境不错的独生女。

我从小就喜欢小孩儿,因为没有弟弟妹妹,就天天在小区里带着别人家的孩子玩儿,他们也特别喜欢我。所以,大学报专业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学前教育,并被西安一所知名的师范大学录取。

程涛家在本市近郊的小城镇,家庭条件一般,父母学历低,靠打零工为生。由于尝尽了没有文化的苦,程涛的父母对他学习要求非常严格,程涛也不负所望地考上了西安的一所985高校。

我和程涛的相识很梦幻,是在火车上。

大二那年寒假,我记错了抢票的时间,买不到卧铺,只好坐硬座回家。有用的、没用的衣服和杂物,我收拾了一堆,塞满了自己26寸的大行李箱。

打了个车到火车站,进了站我就后悔了。火车站居然没有电梯!检完票、下站台,我只能提着大行李箱、一点一点地往下挪,累得呼哧带喘。

上了火车、找到座位后,望着比我高的行李架,我在思考怎么把行李箱放上去?

“我帮你吧。”闻声看去,一个高高瘦瘦、学生模样的男生,把我的行李箱放好了。

我向他道完谢后,发现他的座位就在我对面。我很开心,有一个热心的同龄人,这段旅程应该不会无聊。可是他一点都没有聊天儿的意思,一直戴着耳机玩手机。

直到第二天要下车时,他帮我拿完行李就走了。真高冷,拽什么拽嘛,哼!这一夜硬座给我累的啊,腰酸背痛,脚都肿了。我长了记性,以后一定卡着点儿抢票,再也不坐硬座了!

来年春天开学时,我坐卧铺回学校,竟然又遇到了那个男生,不过,他这次没有那么高冷了。

我们聊了一路,发现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他叫程涛,跟我来自同一个高中,是我的学长。我们之前从未见过,这很正常,我们高中一届就有一千多人。我在文科班,他在理科班,相隔可谓是千山万水啊。

我与程涛就这么认识了,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便交换了联系方式,联系着、联系着,很自然地就成为了恋人。

3

我的学校和程涛的学校,虽然相隔一小时的公交车程,但我们俩的心在一起,一点儿都不觉得远。一到周末和小假期,我们俩就腻在一起,西安的山山水水、人文景观、购物中心,布满了我们的足迹。

程涛虽然比我高一届,但他复读了一年,所以我俩大学是一级的。待到毕业时,我们一同回到了家乡。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也很幸运。大学这四年,我见多了异地恋的辛苦和大学毕业时的劳燕分飞。

我和程涛是一对学霸,考试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都很强,即便家乡人才竞争激烈,也都一击就中了。我考上了市里最好的幼儿园,程涛考上了市里的事业单位,美好的未来在向我们招手。

我们的婚恋进程非常顺利地向前推进,不管是见父母,还是双方父母见面,还是商讨彩礼、婚后住谁家等敏感的环节,都没有产生任何不愉快。

程家在镇上的楼房给我们当新房,但婚后先住我们家在市里的小房子,因为距离我们俩的单位很近。至于买不买房,过两年再说。

2021年12月26日,我和程涛举办订婚仪式,程家如约给了我6万8的彩礼,并购买了2万元的金饰。我爸妈往我的卡里打了18万元的陪嫁,给我们的小家庭当启动资金。

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有自己热爱的事业,有爱自己的、上进的未婚夫,有开明的父母和公婆,将来还会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宝宝。这样的人生,非常完美!

不过,人生就是这样,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在咖啡馆坐了半小时,我一直沉浸在对过往的回忆里,程涛几次张了张嘴,都没有出声。

我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次,做好心理准备之后,说:“你可以解释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程涛说:“思思,我跟你不一样。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我只是一个贫寒家庭的农二代。你从小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从小什么都不敢要,家里真的太穷了。

我父母只有初中学历,只能做最底层的、最劳累的工作,还赚不到什么钱。在我的印象中,家里从来都没有存款。

高二下学期,我妈生病了,其实只是小病,但她舍不得去医院、怕花钱,就一直拖着,后来就需要做手术了。新农合报销完还花了两万多,家里就更困难了。

我爸为了家庭生计,也为了将来供我上大学,就跟着朋友去内蒙古的煤矿上做工。他在那儿每待一天,我就提心吊胆的过一天。高考之前,我爸伤到了胳膊,我太担心了,所以发挥失常。

我本来想读个二本算了,早点儿赚钱。但父母不同意,他们觉得只有考上好大学才能改变命运。于是,我拼命复读,终于考上了西安的985。

说着说着,程涛已是泪流满面。不知为何,我的心里毫无波澜。

“大二那年寒假,我爸的一个朋友想请我帮个忙。他女儿未婚先孕,刚要商议结婚,男友就意外过世了。他女儿坚持生下孩子,说是要为男友延续血脉,不然就自杀。

那个叔叔实在拧不过自己女儿,只能同意。但是他脸面上挂不住,就以上户口为由,说孩子必须有法律意义上的父亲。他想到了我爸和我,因为我们一家人特别老实,他们觉得可以信赖,没有后顾之忧。

我当时刚好满法定结婚年龄,所以,他想让我帮个忙。我和他女儿领结婚证,等孩子出生、上完户口之后,再办离婚,酬劳是20万。

我是真的心疼我爸妈,他们那么大年纪了还在辛苦地供我上学,所以我就接受了。我一直不敢告诉你,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我怕你看不起我,我怕失去你。思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瞒你的。”

说着说着,程涛抓紧了我的手。“不过,你放心,他们一家人都在广州生活,离咱们远得很。我们也达成了协议,永远不影响对方的生活。”

我用力挣脱了程涛,把手抽了出来,“这个冲击对我来说太大了,不管什么理由,我都需要想一想。”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在床上躺了一天,脑子里乱的像浆糊。程涛涕泪横流、说得很真诚,我好像应该很感动地原谅他。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父母下班回到家,看到眼睛肿成核桃的我,吓坏了。我没有做任何隐瞒,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跟父母说了一遍。父母什么都没有说,妈妈只是紧紧地抱着我,爸爸去做饭了。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父母推了所有的约,在家里陪我。我知道,他们是怕我想不开。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赶紧翻了翻包,“爸……爸,我的车还在民政局的停车场,您去帮我开回来吧,这是钥匙”。那一刻,我们仨都笑了。

此后二十几天,程涛每天都发微信语音,向我解释、道歉,我一条都没有回复过。父母一直避免提到这件事,只是尽力帮我散心。

6月中旬,我主动和父母聊了聊自己的疑惑,达成了共识。然后,约程涛见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

程涛那天很开心,以为我要跟他和好,但是我提出了分手。

“思思,我真的是没办法,我们家太穷了。”

“程涛,人不能选择出身,只能改变命运。但是,改变的方法必须合法、合情、合理。”

“我怎么不合法了,我做的一切在法律程序上都没有任何问题。”

“对,你做的一切都合法,但是不合情、不合理。你想赚钱,可以去打工、做兼职,但是不能通过这么龌龊的方式。”

程涛有些生气了,“我…我怎么龌龊了?我就是给我爸的老朋友帮了个忙而已,他给了我感谢费,怎么就龌龊了?姚思思,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你这叫‘何不食肉糜’。你含着金汤匙出生,从来没穷过,当然不知道我们穷人的生活。

咱俩第一次在火车上遇见,你是因为没抢到票,我就是为了省钱。在赚这笔钱之前,为了省钱,二十个小时的火车,我一直坐硬座,也打算坐4年硬座。为了省钱,我一件20块钱的T恤穿了三年。这些,你经历过吗?”

看着激动的程涛,我反而有些释然了,觉得分手的决定做的对。

“程涛,我是没有穷过。但是,我想独立,大学期间我一直在做兼职。因为每周六下午要去辅导班带小朋友,你还跟我闹过脾气。跟你恋爱的时候,我一直坚持AA,从未占过你的便宜。

可是,你呢?你一边说着心疼你爸妈,一边却又心安理得地花着他们的血汗钱。大学期间,你一次兼职都没有做过。”

“是我爸妈坚决不让我做兼职,要我专注学习。我就想着努力学习,拿奖学金。可是他们太优秀了,我已经很努力了,还是拿不到奖学金。我只能选择这么赚钱。

20万啊!我们全家得省吃俭用多少年,才能攒到这笔钱?如果没有这20万,我们家就买不上镇上的楼房,也给不了你彩礼、买不了三金。那你爸妈还会看得上我吗?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听到这话,我越来越坚定,“程涛,不用再说了。这张卡里面是你父母给的彩礼,我又往里存了点儿,一共10万,彩礼加三金的折现。多出来的,算是感谢你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你把卡拿着,咱们好聚好散吧。”

程涛突然非常阴冷地看着我,“姚思思,我要是不愿意呢?”

“程涛,即便你把理由说得再冠冕堂皇,但是你心里明白,这件事一旦宣扬出去,被骂的一定是你。你在单位上是青年才俊,有大好的前程,咱俩好聚好散,你找下家很容易。否则……不用我再说了吧?所以,你拿了卡,咱们好聚好散吧。”

程涛攥了攥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好大一会儿才拿了桌上的卡,声音低沉地说:“好,好聚好散,永不联系,希望你遵守承诺。”

目送着程涛出了咖啡厅的门,我张开手,发现手心都是冷汗。不过,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我瘫坐在椅子上,歇了好大一会儿,才起身回家。

闺蜜问我,将来会不会后悔?毕竟是5年的感情呢!

我说:“不会。我和父母认真讨论过。过去,程涛可以因为穷,卖自己的婚姻。日后,他会不会因为别的,比如升职,卖自己的老婆?婚姻那么神圣的事情,程涛都可以卖,那老婆在他心中的分量,恐怕不过如此吧?”

不过,5年的感情,要放下,确实不那么容易。我也知道自己需要一点时间。

最近,有人向我透露了程涛的新消息,他正在追隔壁单位领导的女儿。

我微笑了一下,“谢谢,但是我不关心,以后请不要再跟我说他的任何消息。”

过往不念,未来不迎,当下不负,如此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