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孙头,收瓶子的又来了!!”

一听到两长两短这样富有特色的敲门声,我就知道门外是王大爷,叫着我爸出去卖废品。

我听说过网友、球友、驴友,哪怕是一起跳广场舞的做个舞友也行,可我爸和这王大爷算什么……废友?

两人是卖废品认识的。

我爸还好一点,而那个王大爷,在我们小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最开始每个单元还是最初的垃圾箱的时候,他都会去翻垃圾箱捡瓶子,邻里为此叫苦不迭。

因为他只要拉开垃圾箱的门,那个味道立马窜出来,再加上他翻来翻去的,尤其夏天的时候,很影响公共区域,社区找他协商了很多次这才作罢。

后来统一了垃圾桶,这就更加方便了王大爷。

他每天都会搬个小马扎,就蹲守在垃圾桶旁,然后谁要过来扔垃圾,就主动接过,经过他的“分类”之后,然后丢进垃圾桶。

他就是收集空瓶攒着卖钱,时间久了,好心的邻居都会提前给王大爷分好,直接给他。

其实他收瓶子并不是为了生计,而只是为了找活做,找存在感。

王大爷是个空巢老人,一儿一女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一年都回不了一次家,他说他就怕自己无所事事,等闺女儿子回来后,自己等傻了怎么办。

可我爸不一样,他不是给自己找事做,而是他,穷惯了。

自打我记事起,我们家就负债累累,隔段时间就会有不同的债主上门要钱,而且那些钱都是我爸年轻时欠下的。

我问过我妈,明知我爸欠了这么多钱,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我妈都是一笑带过,告诉我说:“等你再长大点就知道了。”

可是还没有等到我长大去明白事情的原委,我就开始越来越讨厌我爸。

我爸没什么正经工作,倒是我妈在商贸大厦做售货员,还算体面。

我爸就是一个摆地摊的,在杂货市场里卖各式各样的袜子。

按照两个人的工作性质来说,只有我爸工作时可以照看我,这一跟就是五年,只要市场里有人转悠,我们两都会风雨无阻的出摊。

就在那个杂货市场里,你让我闭着眼睛问我第几家是卖什么的,我绝不含糊。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坐在台阶上,学着别人的样子叫卖。

也就两个月的时间,因为石灰地太凉,我爸就长出了痔疮,我妈连忙给我们爷俩一人缝了一个屁垫,这才让摆摊的待遇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我当时为什么那么讨厌我爸,因为他卖货的样子真卑微。

不是说我瞧不上我爸就是个买袜子的,因为别人卖东西的样子我也见过,有来有往,互相平等。

唯有我爸,跟孙子似的,能对着一个一脸肥腻的老婆娘,夸出纤纤玉足这样的词,就为卖一双长腿丝袜。

他虽说没什么文化,但是卖袜子时,真的是竭尽所能。

当时年纪小,不懂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有样学样的把我爸奴颜婢膝的那套表演给我们同学看,他们笑我真像古装剧里的公公,点头哈腰的,甚至比他们还孙子。

我就回家问我爸为什么买个袜子都要这么孙子?

我爸笑笑:“你爸没本事啊。”

他面对上门讨债的债主也是一样,人家都已经开始往我家门上泼粪了,可是我爸能做的就是等人走了,默默的去冲洗那些秽物。

看着我妈抹眼泪的样子,我真的为她不值,怎么嫁了这么一个窝囊废。

初二有一次,我爸在外边摆摊,那些人找到家里不见我爸就只能冲着我妈出气,他们指着我妈的鼻子,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看着都快要上手打了,我实在是气不过,提起铁锨就往外冲,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我可不是我爸,让我妈这样受委屈。

那时我爸听声赶了过来,见到这样的情景,一不护着我妈,二不跟我同仇敌忾,而是扑通一声跪在债主的面前,然后向他们保证想办法去凑钱。

我当时就一字一句的问我爸:“他们都把你儿子和老婆欺负成这样了,你怎么这么怂?”

他低头不语,就在原地跪了很长时间。

而我也是从那次起,我开始离我爸越来越远。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买过一件新衣服,她都是从邻居那里淘来的,别人穿的都是喇叭裤抹的大红唇,而我妈一直都是素面朝天的,还穿着很土很老式的那种衬衫。

所以,初三放假的时候我去餐馆打了一个假期的工,然后挣了500块如数给了我妈,希望她能买件好看的衣服。

可是第二天就有债主上门拿走了500块,还是我爸双手递上的。

我妈略带抱歉的说:“先把这些账还清了,日子还长着呢。”

自小我爸在我心里的形象就是这样,窝囊、没用、废物、吃软饭。

后来也是因为我爸的原因,欠钱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我也没心思继续上学,高中没念完,就出去打工,帮家里还钱。

我当时出去的时候就跟他们两个说清楚了,我是为了我妈,而不是我爸,我真的不想我妈再跟着我爸吃一点苦了。

我跟着一个高考失利的学长去了南方,先是盖楼,后是电子厂,还有服务员、销售、二道贩子,反正能做的工作几乎都做过来了,只要能赚钱,再苦再累我都回去做。

省吃俭用了整整三年,我妈打来电话叫我回家她在电话那头又激动又带着哭腔的给我说:“儿子啊,钱都还清了,你快回家吧。”

都说人出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可是我离家的这些年,无时无刻不在念着故乡的那个小镇,它是小、是不发达,可是我的家我的亲人都在那边。

而我这样拼死拼活就是为了更好地在那里生活。

给我接风的自然是我妈跟我爸,他们给我张罗了一桌子好菜,我坐下来后环顾四周,家里一点都没有变,不过我爸却是老了很多。

我妈说,我爸除了摆摊,偶尔还会捡捡瓶子,卖些废品。

我笑道:“这么多年,爸你咋还这么没本事。”

那顿饭吃的很尴尬,我也不指望能吃的有多愉快,因为我打心底就瞧不起他。

长大后我听了不少我爸的故事,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混混,抽烟、喝酒、打架无恶不作,后来呢他还把人给捅了,欠的钱都是为了赔那家才借这么多,不然就进局子了。

也就是说,这么多年,我跟我妈都在替他犯下的错误赎罪。

好在事情都解决了,我还攒了一点钱,就在家附近开了家早餐店,我妈跟我一起张罗着。

而我爸,依旧不咸不淡的摆着他的袜子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能是我小时候吃过的苦太多了,老天爷在后来把福气一下子都给了我,回家两年后,我结婚了。

我老婆对我很好,家里条件非常不错,还陪嫁了一套三室两厅让我们去住。

那时候我妈的身体就不太好了,我跟老婆商量之后就把他们都接了过来,也就是我们现在住的小区。

还好我老婆很通情达理,跟公婆一起生活,非但没有怨言,还很是孝顺,经常给我爸妈买各种各样的补品。

我的早餐店也换成大店了,不需要我妈再去帮忙,雇了七八个员工,就凭着我多年的招牌,我们在家收钱就好。

所以说我来赚钱养家,足矣。

可是我爸依旧放不下他的袜子摊,杂货市场都没了,网上购物又那么方便,他还要每天跑去夜市跟人抢摊位,一卖就是晚上十一二点。

我老婆知道我跟我爸的关系很僵,就主动去劝他不要再这么辛苦了,我们给他零花钱都可以。

碍于媳妇得面子,我爸这袜子摊是收了,但还是闲不下来,非要捡捡废品贴补家用,我就问他一个月撑死卖个百十来块钱,能干什么。

可是他还跟上下班似的,每天按时按点的出门,这便认识了王大爷。

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因为一个矿泉水瓶子,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老头争的面红耳赤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好了,两人有商有量的共同“致富”,也就有了两人一起相约去卖废品的事情。

我多次暗示我妈让我爸再别去捡垃圾了,家里真不缺这些钱,况且我们住的是人家的陪嫁房,这么折腾也得考虑一下别人吧。

可让我无法理解的就是每次我去给我妈说,我妈就会跟我老婆道歉,然后替我爸解释,并向我老婆保证不会弄脏家里。

最后搞得我老婆很不好意思,怪我多事,她压根就不在意这些,可我这样说,万一被误会了怎么办。

后来我老婆怀孕了,家里各种事物都需要注意了,我爸这才停止了捡废品的活动,跟着我妈,保持家里的绝对干净。

也就是我爸闲下来的那段时间,迷上了抖音,整天都刷抖音,看直播。

我以为老头也就是打发点时间,谁知道有天我回家的时候听到他在房间里像是跟谁在说话,还很是热闹,我好奇的推门看了眼,我爸居然在搞直播!

“各位老铁小礼物走起来,我的小孙子快要生了,让我给他挣点尿布钱,你们还要看什么,我还可以给你们跳一段迪斯科。”

神情、语气、还有点头哈腰的姿势,像极了当年买袜子的样子,跟个孙子一样,求人买他的袜子,而此时此刻,他竟然在给我的儿子乞讨尿不湿

我气得冲了过去,直接把他的手机给砸了:“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不丢人,我儿子的尿布钱,我掏的起。”

我不仅砸烂了他的手机,还将这些年憋着的的委屈、抱怨、怒意一次性都发泄出来,冲我爸吼了半天。

就连我妈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她谁都没怪,而是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我爸,像是哄小孩一样安慰他没事的。

而我爸,依然那副窝囊样,我都这样骂亲爹了,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接受我所有的谩骂。

后来我去阳台抽烟冷静,我妈这才慢慢的走过来,她抹了把眼泪告诉我:“其实这件事我们是打算烂在肚子里的,他啊,不是你亲爸。”

原来当初我妈嫁的是一个跟我爸一起玩的混混,做的事情更加恶心过分,当时我妈肚子里还怀着我,他喝醉酒了,非要拉着我妈给他的兄弟们敬酒。

我妈被逼急了,拿起水果刀就捅了过去。

因为在场的没几个人,大家都知道是那个人混蛋,换谁都会被逼急。

最后我爸心一横,就帮我妈把这件事担了下来,然后到处借钱给他赔偿,并由朋友作证,只希望能了结此事。

那是个见钱眼开的人,看到钱后也不管老婆孩子的,拿了钱就跑了,说是要投资做大生意,听说最后因为欠赌债被人活活打死了。

也就是说,我爸这些年不是为他的错误赎罪,而是为了我跟我妈才这样低声下气。

“他们一起玩的那几个我都见过,包括你爸都不是好惹得主,别说是泼粪了,就是对他说话不客气点,你试试。”

“他之所以低声下气一个是因为欠钱理亏,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两,他怕他进去了或者被人报复了,我们娘俩会遭殃啊。”

“他完全有机会出去赚钱还钱,可就是放心不下我们,才在这里摆地摊,守着这个家。”

“你出去赚钱的时候他心疼啊,就想着哪怕是捡瓶子,多赚一分钱,就能让你早一点回家。”

说着我妈拿出一个铁皮盒子来,打开盖子,里面一张张的都是叠放整齐的零钱,一毛五毛、一块五块、有钢镚、有大钞:“他不止一次的给我说自己没多少本事,让你住着媳妇住的娘家房子,虽说媳妇很好,可还是害怕你会被人说,所以就想尽自己所能给你多存点钱,少归少,但已是他的全部。”

我妈说这些话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我好像看到我爸当年街头古惑仔的帅气模样,痞痞的、酷酷的、气场十足。

后来我媳妇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可把两边的老人高兴坏了。

我们都商量好了,就让我爸帮着看孩子,然后我给他开工资,让他用自己赚的钱给孙子买玩具。

我爸听完之后一身使命感和责任感,乐此不疲的。

我也不知道他又从哪里搞来的钱,给我儿子花的钱远远比我们给他的还要多。

然后他就整天寸步不离的看着孙子,就是可怜王大爷一个人继续去“致富”了。

不过我爸打算开个爷孙两人的直播号,说是要让粉丝刷礼物给我儿子买个滑滑梯,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我爸粉丝礼物榜上的土豪正是在下。

你说给我儿子买个滑梯还得让人家直播平台赚点钱,这真的太不划算了。

好在我爸高兴啊,每晚都会炫耀:“我的粉丝里有个土豪,给我刷了好多小火箭,这个月的菜钱,我包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