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人:周先生

我们村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若是谁家的孩子学习不好,便会在他16、17岁左右送去市里的工厂,在厂子里打工十年左右,等孩子回来已经正好是20多岁快30的年纪,10年的打工也已经积累下了三四十万的存款。

有了这笔钱,家人就会给孩子新盖一栋楼,再买一辆车,后面另外谋生路,或者是下地干活,也可能是再出去打工、有比较聪明的家里,会用这辛苦攒下的钱开一家商店,或者是洗车行,依靠这样的生意来维持生活。

我就是在17岁那年,被三叔带着进了市里的工厂,厂子不要18岁以下的,但三叔有门路,我还是顺利地进去了。当时的工厂是做电子产品的,一开始我刚去,被分配到了调试岗,每天就是调试检验各种各样的仪器,工作简单而枯燥。

刚到厂子里的我非常惊恐,从来没出过远门,突然走那么远还住集体宿舍很不习惯,但因为宿舍里大多数都是同龄人,我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一片,工作的难度也不是很大,但我不是能很好的适应夜班,每次上夜班都很难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习惯以后,我反而更喜欢夜班,夜班的工作更轻松,查岗次数也少了很多,补贴更高,结工资的时候也很喜欢,每次发工资我都是原封不动的给家里寄过去。父亲跟我说,有钱不能乱花,要寄回来,以后等着娶媳妇用。

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在厂子里干上10年,只要干满了10年,我就拿着这一大笔钱在村子里盖一栋楼,或者是开个商店,反正干什么都行,以后也有个指望。我日复一日地劳动着,很快时间就来到了第9年,还有一年我就可以“退休”了。不用每天白班夜班的颠倒,也不需要累到眼皮都睁不开,在新房子里躺着睡大觉,想想我就激动。

但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同村的小刘联系到了我,说村子里发来消息,父亲出事了,我心里一惊,马上请了假回到家里,当时我在病床上看到了奄奄一息的父亲,这几年父亲总是尿频、尿急,村里的医生说是尿路感染,给发了药,有的时候父亲就吃药,忍一忍就过去了,谁知道近两年越来越严重,到最后甚至到了尿血的地步,这才不得已去检查,结果是膀胱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医生说很严重,必须马上进行手术,我没有迟疑,立刻就答应了,医生说患者的情况很不好,一次手术并不能根治,或许要多次进行,会花很多钱,但我没办法,父亲的命要比钱重要的多。

可我没想到,第一场手术就花了10万,当时我的心都凉了,豆大的冷汗冒出来,第二次、第三次手术再一次进行,20多万就差不多垫进去,父亲手术后就回到了家里,还责怪我为什么花那么多钱治病,现在赚钱不容易,说反正自己也活不了几年了。

手术后的一年左右,父亲就去世了,那时候我攒得整整40万基本都花在了父亲的医药费上。那时候我的我很伤心、也很着急,没想到花了那么多的钱一点用都没有,真的是很难过,父亲的病,我已经尽力,但失去的钱,也不能拿回来。

我开始浮躁起来,开始竭尽全力地赚钱,白天去厂子里打工,晚上也不回宿舍睡觉,在附近的烧烤店打工,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攒下了9000,但这还远远不够,我什么时候才能赚回来那么多的钱?我还得更加努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村的一个朋友看到我这么累,实在是替我不值当,给我找了一个“发财的机会”,他要去沿海地区收购海鲜,然后往出卖,说是很暴利,问我要不要入股,到时候一起干,入多少最后分多少成,最低是10万,就这样,我又自己在外面借了好多钱,入了他这个项目。

前三个月确实是赚到了钱,每个月都给我三千多的分红,可是等到后面第四个月就只给了一千,再往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说是项目亏了钱,那个朋友不见了,他们全家都从村子里搬走,这时候我和其他几个入伙的人才发现可能是被骗了,就赶紧去报警,掏出了合同一看,警察说是经济纠纷,让我找法院,这事只能是慢慢来了。

自从知道我被骗以后,母亲也气得生病了,不久就去世了,我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也走了,现在我背负着十多万的外债,一个人在大城市送外卖,租了一个每个月300的单间,每天浑浑噩噩的度日。

我买了一个热水壶,还有一个电饭煲,平时送完外卖就自己做饭吃,前段时间电饭煲坏了,我只能用热水壶做饭,还别说,做出来的效果还不错,热水壶煮出来的面条一点也不比电饭煲差,平时还能烧水,一举两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即使是送外卖,我仍保留着当初的习惯,喜欢上夜班,跑夜间的外卖,夜间的外卖单价高,道路还畅通、有一天晚上我不小心逆行被交警抓住,罚了我50块钱,这几乎是我一个星期的饭钱,给我心疼的好久。

我该努力还钱的,可我现在是不咸不淡的混日子,明知道没多少钱,平时只能啃面条,可还是嘴馋,忍不住,时不时的买一点猪头肉花生啤酒犒劳一下自己,我给自己的目标很简单,每年还3万,自己再攒一点钱,争取5年时间还完所有的外债,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以前我是不信命的,但现在我不得不信,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火车,按照既定的路线去走,能走什么样是什么样吧,希望以后会过得很好。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必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