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者:梁狄

人生,很狗血。

狗血的比言情剧,还厉害。

你永远都想不到下一出,是如何上演的。

01

李林出生于一个单亲家庭,从小看惯了人情冷暖。

她这一生唯一热过的一件事情就是遇到陈佑,用死党的话来说就是,一物降一物,李林套死在那颗陈年老柚子上了。

他们两个人的共同出现总会引起民愤,因为太齁得慌。

李林24岁生日那天,陈佑穿着当初李林出差给他买的西装从人群中走出来,跪在李林面前。

他许下了男孩对女孩最深的承诺。

他说:李林,我娶你。

那天晚上之前,李林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遇到陈佑。

那天晚上之后,李林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更幸福。

02

自从那次告白之后,李林发现陈佑他们每一次见面,陈佑都在似有似无的试探着她的想法。

她知道陈佑很为难,主动开口说让双方家长坐在一起见个面。

她说完,陈佑紧紧的抱住了李林。

因为家庭的原因,李林一直不知道如何面对陌生的长辈审视,在这七年的时间内,两人也或多或少的产生过摩擦。

一直都是陈佑的退让,这一次李林想自己可以退让一次。

她看着陈佑激动的样子,抬手环住陈佑的腰,她想总归要结婚的,早晚都一样。

在约定的时间前一周,陈佑忽然出差了,那天李林躺在家里的阳台上,看着她妈拿着水壶在洒水,在接到陈佑电话的时候,无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就像是未成年人谈恋爱时候的感觉,躲着父母。

可在陈佑的声音下,她忽然之间坐了下来,挂断电话之后,李林看着已经停下动作的母亲,拍了拍身侧的位置。

“妈,我谈恋爱了。”

“妈知道。”

李林转头看着自己的妈妈,她傻傻的笑了出来,慢慢的将自己的脑袋放在妈妈的腿上。

她看着眼前被妈妈照顾的很好的花,慢慢的讲着自己和陈佑从大学时候开始的故事。

陈佑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因为他,李林也变得渐渐开朗了起来。

陈佑是一个很风趣幽默的人,因为他,李林的身边有了很多的朋友。

陈佑是一个很包容的人,他可以包容李林的所有坏脾气。

陈佑是一个像父亲一样的角色,让李林很有安全感。

太阳下山的时候,李林眼角的泪水落在了她妈妈的膝盖处。

那双已经粗糙的手,捏了捏李林有些伤感的脸。

“林儿,妈妈一直怕,当初和你父亲的事情给你造成影响,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催着你结婚,就是知道自己当初在催促之下,仓皇结婚的后果。”

李林抬手握住她妈妈那粗糙的手,指腹轻轻的在她的皮肤上滑动。

就像是一个生锈的铁刷子,有些磨手。

李林转身抬头看着已经红了眼眶的母亲,她说:“妈妈,我要结婚了,我答应了。”

“真好。”

李林抬手抱住自己的母亲,她不愿意让母亲再为自己担忧。

从那天往后,李林看着自己的妈妈每天对着镜子唉声叹气。

有的时候会像小朋友,拿着她的护肤品问怎么用。

每天晚上也会躺在李林的旁边敷面膜,有的时候会给手也用。

李林看着妈妈兴奋的样子,转身紧紧的抱住这个瘦小又坚强的身躯,将想说的话都吞了下去。

在见面的前三天,李林发现自己的妈妈又开始焦急了。

每天都在收拾衣服。

周五下班回到家里,李林看着母亲拿着包焦急的往外走的样子,拽住了自己的母亲。

“妈,这么晚了你要去干啥?”

“商场还没有关门,妈去买一套,合身的衣服,不能丢了你的脸。”

李林看着母亲的样子,跟在后面去了。

03

李林一下车就被他妈往当地一个比较大的商场走去。

这是第一次,李林看着妈妈不去后面那些小铺子。

她看着妈妈仔仔细细挑衣服的样子,调节好情绪之后,开始上去出谋划策。

因为怕她辛苦,李林的母亲从来都不主动买衣服,有的时候穿的还是李林高中时候退下来的衣服。

可是现在的那些店面几乎都是针对年轻人的,一直找不到合身的衣服。

终于在一家拐角,李林看到了一个卖中老年人衣服的地方,她进去挑了三件衣服给自己的妈妈穿。

可是每一件穿出来的效果都不太好。

最后一件出来的时候,不那么突兀,却让身材显得有些臃肿,看着就像是怀孕了一般。

李林准备再转转的时候。

一个从后面走出来的中年女人,穿着打扮是比她母亲看着年轻一些。

身材也比较高挑,看着像是一个城里的太太。

“有些人,买不起,还喜欢到处试衣服。”

李林看着母亲有些慌张的脸。

转身将手里的衣服都递给身后的售货员,一步一步的走到母亲面前,将母亲挡在背后,看着面前的人。

“那阿姨是来买衣服的吗?”

李林说完就准备带着自家母亲离开,可是却在快要离开的时候,听到那个人说:“穷人,就是穷人,来这种地方就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李林转身准备去质问的时候,就听到那个人跟着售货员讨价还价。

她松开了母亲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到那个女人的跟前。“阿姨,你家里人没有告诉你,这些地方是明码标价的吗?不是说你买的多就给你打折,何况你买的还是过季款。”

李林说完就离开了。

曾经她不会说话,可是这三年在社会上混的,她也会气死人不偿命。

04

可人生就是那么狗血。

李林带着自己母亲去酒店的时候,就遇到那天那个在商场说话难听的阿姨。

她走到前面踩着一双中跟皮鞋,路过服务员的时候,说的话更加难听。

“不要什么人都放进来,有些人进来了就是浪费你们店里的暖气。”

因为上次的事情,李林的母亲有些担忧的将李林拽住。

“林儿,说不定,未来公婆在那里看着呢,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毁了自己的形象。”

李林看着母亲眼底的担忧,害怕的看着看着自己,她带着母亲朝着包厢里面走去。

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

李林笑了。

她拿着手机走了过去,看着里面正在给客人介绍菜品的服务员。

看着那个震惊的妇人,来开椅子坐在她的身边,抬手搭在服务员的胳膊上。“十分钟后人到齐了,按照已经订好的菜品上就可以了。”

服务员出去以后,整个包间内空气很尴尬。

李林拽着她妈,坐在旁边的空位置上。

“阿姨,好巧。”

李林抬手拿着桌子上的茶壶给妇人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手边,抬手试了试温度。

随后才转身说第二句话:“阿姨,是陈佑的母亲?”

回答李林的不是坐在身边的妇人,而是推门而入的陈佑。

“都到了?”

陈佑朝着李林的方向走去,看着她身边陌生的老人,含笑的点头,将自己出差买的东西悄悄的塞进李林的包里,然后转身坐在自己的父母旁边。

“爸妈,这就是我出差前给你们提起的李林。”陈佑的声音有些激动,并未发现包厢内的怪异。

陈佑的父亲转头看着自己的妻子,抬手拽了一下自己妻子的袖子。“嗯,和你说的一样,很好的女孩。”

陈佑的父亲回答完之后,他的母亲就冷哼了一声,怪异的看着身侧的李林。“乖巧?什么时候你说话也这么虚伪了?”

包厢的空气更加的尴尬。

陈佑看着李林和他妈之间那道有些不清不楚的怪异,抬手撞了一下他爸。

“抱歉,她今天心情不好。”

“你才心情不好。”

陈佑的母亲直接炸了,她转头看着陈佑。“陈佑,你从小就聪明,交朋友的时候妈也不多做干涉,可有的时候人就要把眼睛擦亮了,有些人就是靠着结婚翻身呢。”

陈佑害怕的看着李林,他无比的清楚李林心里介意的是什么。

他转头看着他妈:“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林看着陈佑,忽然站起来,她转身将自己的母亲扶起来。“阿姨,事不过三。”

李林怒火中烧,她的胳膊被她妈紧紧的拽住。

李林将目光落在陈佑的身上,她压下了自己所有的怒火,耳边全是小时候那些人的指责,她的神色有些恍惚。

眼前全是那些人光怪陆离的身影,那些说她占他们便宜,不要脸,穷的声音,折磨的她格外难受,李林的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她猛然转头看着陈佑的母亲。“阿姨,你哪里来的自信?”

李林到底是没有控制住自己,她看到了陈佑诧异的眼神,笑的有些苦涩,那些曾经噩梦般驱使她必须成功的画面,原来不是随着她的钱越来越多,而减少的。

05

李林仓皇的逃离了,她拽着母亲离开了那样的眼神下。

站在外面,李林哭了,她转身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妈妈。“妈,是不是,我就不该结婚?”

“傻孩子。”李林妈妈紧紧的抱住她的女儿,她的眼眶里面也满满的是泪水,她牵着女儿的手。“林儿,当年那些瞧不起你的人,如今都没有你过的好不是吗?那也许是恐惧,但也是你快速成长进步的敦促不是吗?”

李林将眼眶里的泪水,全部的逼回来去,她看着从里面追出来的陈佑。

松开了她妈,李林看着陈佑站在自己的面前,她惭愧的看着陈佑:“阿佑,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为什么吗?”

“小林。”陈佑有些害怕的看着李林,他想要抬手拽住李林的胳膊,却被李林躲开了,她的目光落在从里面走出来的陈佑的母亲。“陈佑,我一直这么拼,不是因为我想拼,而是我不想再遇到那种人,那种好像我们穷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我们的每一步都被贴上占便宜的标签。”

李林说完就看着陈佑的母亲,她眼底的厌恶和不耐烦,她看着陈佑。“我们分手吧,陈佑。”

他们在一起七年多了,李林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分手竟然是这样来的。

“陈佑,我从未问过你的家世,因为我喜欢你这个人,我怕自己给你贴上了高攀不起的标签,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自欺欺人的和你一直下去。”

李林抬手擦了擦眼泪。

她看着陈佑惶恐的样子,心底已经泛起了犹豫,可她的视线落在陈佑母亲身上的时候,她心里泛起的犹豫消失了。

她歉疚的看着陈佑。“阿佑,我从小就在那样的目光下长大,我将母亲带离了那个地方,想要逃离,我以为我足够强大了,可时至今日,我才知道我没有,我还在害怕,我不想一直活在那样的环境下,对不起,可能我不够爱你吧。”

李林说完就牵着她妈离开了。

背后陈佑和他父母之间的对话,她或多或少的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

她大致也能猜得到陈佑说的话,可她却无法后悔。

坐在出租车上,李林转身握住她妈的手腕。“妈,对不起。”

“傻孩子。”

那天李林将自己锁在屋内,屋内很静,静的有些害怕。

当年那些人围着她们母女,说她们没有没用,只会占便宜,穷鬼的时候,李林就将自己在屋内锁了整整三天,三天之后李林彻底的变了,她成长的太快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占便宜’。

李林妈拿着手机给陈佑打了一个电话。

她可以看出来两个小辈很在乎对方,她想要成全自己的女儿。

李林妈和陈佑约在他们楼下的茶馆。

李林妈走到门口看着服务员眼底诧异,尴尬的笑了笑,将自己的手藏在口袋里面走到陈佑的跟前。

她将李林心底的魔怔都说了,她看着陈佑诧异的样子。

她惭愧的笑了。“我是一个失败的母亲,从来没有强硬过,反驳过,所以才会让林儿那么的要强,她就像是一个蜷缩的刺猬,在乎的人,她很软,可若是戳到软肋,她会将所有人刺伤。”

那天之后李林就再也没有和陈佑联系过,她也没有问过结果。

快一周的时间,李林在公司楼底下看着陈佑的母亲,她特意的加快步子走到同事的跟前,走到陈佑母亲跟前的时候也没停顿。

直到那个人开口叫她。

“李林。”

“林总,再见。”

李林转头看着陈佑母亲眼底的不可思议,她承认自己的心情有些舒畅,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想看看当年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看到如今的自己会是如何反应。

“阿姨,有事吗?”李林的脸上完全没有讨好和巴结的意思。

曾经那些为了陈佑做好的思想准备全部都因为眼前这个消失了,什么都不记得。

“李林,你把陈佑弄到哪里去了?你们这个公司是外企吧,年纪轻轻能够坐到总监的职位,可见是和公司领导关系不错吧。你还是处女吗?”李林看着陈佑的母亲。

她咬着唇,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忽然觉得很恶心。

“阿姨,你的素质教育是学前吗?说话都不带思考的?”李林说完就想离开。

那一刻她忽然之间很庆幸,自己在和她见面之前的两次偶遇,若不然,她隐忍下去了。

未来她不敢想象。

她看着站在不远处,害怕的陈佑,她扯了扯嘴角转身离开了。

背后的女子破口大骂。

李林忽然之间觉得,有些光鲜亮丽的人心底却格外的丑陋,她们心底觉得自己比别人更高一层,瞧不起别人。

猛然间发现别人比她好的时候,就龌龊地想别人。

李林听着陈佑和他母亲的争吵,她知道,自己和陈佑完了。

就算是再爱,她也不会如此的委曲求全嫁给这样的家庭。

她无法保证日后的安全感。

婚姻不是恋爱,要想的比恋爱多的多,她拿着手机将陈佑的电话号码从黑名单中拉了出来。

“陈佑,别在来找我了,我们完了,我不会嫁给你,即便再爱,我也有自己的尊严。”

李林以为事情都过去了。

却在半个月后,陈佑的母亲忽然带着人在出租房门口围住了她母亲。

她赶回来的时候,看着陈佑母亲恶毒的话,她上前一巴掌狠狠的摔在了陈佑母亲脸上。

“阿姨,从前我一直敬你是长辈,即便您说话再怎么难听,我都容忍了,可我的容忍绝对不是你伤害我母亲的条件,我和陈佑分手了,不会在联系了,我甩了你儿子。”李林站在众人的中央。

看着那个几乎要发疯的人,她抬手拽住那人的胳膊。

“你知道你看着像什么吗?一个泼妇,我母亲是没有你保养的好,可她有一个善良的心,可你做的事情不配你的身份。我母亲做错了什么?值得你们如此大的阵仗将我母亲围在这里?”李林站在母亲的面前,她承认自己偏激了。

她出现的时候看着母亲慌张的站在一群人中间,被人指着鼻子骂。

她是气疯了做了那样的事情。

“阿姨,我妈是不是婊子,不是你这种三面之缘的人评价的,但你是不是配得上你这身皮囊我是知道的。”

李林的手有些颤抖的看着陈佑的母亲。“你家里的钱,我不给,你儿子我也不嫁。”随后李林从钱包里面拿出来钱塞进她的口袋里面。

“阿姨,这钱是给你检查的。”说完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拿出来名片塞进她的口袋里面。“要是还有什么并发症,请联系我的律师。”

李林说完就带着自己的母亲离开了。

她走的时候是扬起了头颅,像一只高傲的孔雀,曾经她年幼,给过自己落荒而逃的机会,可现在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