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3月21日下午,汉城奥运会前夕,北海舰队发生了一件十分恶性的叛逃事件,叛逃的两人分别为20岁的杜新立和19岁的王中荣。杜新立出生于河北农村高中毕业,王中荣出生于江苏,父亲是矿工,二人从1985年1月开始策划叛逃计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5年3月21日下午,北海舰队快艇第1支队第61大队(实为71大队4中队)3213号鱼雷艇(37016部队53分队)作为指挥艇,连同其他5艘快艇出青岛军港前往黄海海面进行训练,演习定于晚上7时20分结束,杜新立王中荣都在艇上,北海舰队快艇第一支队副政委孙世忠,副支队长徐惠有,3213号鱼雷艇教导员刘云正,代理艇长张晓生也都在这艘鱼雷艇上。

晚上7时20分,演习结束,在另外五艘鱼雷艇相继返航后,殿后的3213号鱼雷艇也返航。3213号鱼雷艇刚返航,报务员杜新立就从鱼雷艇的枪柜上,取出了一把冲锋枪,奔上甲板,朝着驾驶室进行射击,鱼雷艇教导员刘云正,代理艇长张晓生相继牺牲。

副艇长张维功和轮机长曲振波受伤严重,但还是侥幸幸存下来。其他的艇员在听到枪声后,纷纷躲避,最后被杜新立拿着枪押到船舱。二人在控制了鱼雷艇后,快速将鱼雷艇调头,朝着韩国西海岸高速驶去,杜新立和王中荣轮流驾驶和监视艇员。鱼雷艇在行驶了九个多小时之后,油料耗尽,飘到了韩国水域中的小黑山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漂泊的过程中,杜新立和王中荣还发射了一枚信号弹,但是一直没有引起韩国方面的注意。一直到22日上午十一时左右,这艘油料耗尽的鱼雷艇才被一艘韩国的渔船发现,韩国渔船发现后,以为是朝鲜的间谍船,不敢靠近,立刻用无线电向群山海岸警备队报告。

韩国警备队接到报告后,立刻派船只前来检查,由于鱼雷快艇已无动力,警备队巡逻艇即将该艇拖往靠近扶安郡外海的下旺嶝岛西南海岸停泊。

韩国警备队巡逻艇将其拖到旺嶝岛西南海岸停泊的时候,北海舰队的三艘军舰也已经赶过来了,其中一艘军舰悬挂国际救援旗语进入3213号鱼雷艇停留的下旺嶝岛西南海岸海峡,想要把这艘鱼雷艇强制拖回。

这时候,韩国两艘炮艇拉着警报声呼啸着赶来,阻挡在我军舰艇的航道上。韩国的115驱逐舰,751猎潜艇也先后赶到,并用旗语,灯光告知我军军舰离开该海域。此时美国,韩国的军舰和飞机也都陆续赶到,要求我方撤出,敌人的歼击机,轰炸机一次次地向我军舰俯冲,作出攻击的姿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我军还是准备将该鱼雷艇强制拖走,北海舰队的舰艇全部出动,空军也飞临韩国空域,和韩方海空军力量对峙。我军舰艇向3213号鱼雷艇喊话:“3213鱼雷艇的官兵们,你们要保持革命气节,祖国和人民来救援你们了。”

在我军的压力下,韩方派一艘炮艇前来和我军舰艇对话,表示要归还我军鱼雷艇和所有人员,并告知我方鱼雷艇上有暴徒。随后,我军军舰退到韩国领海线以外三海里处抛锚,等待韩方归还我方鱼雷艇。

韩国警备队将张维功和曲振波两名伤员,送到了群山医院治疗,韩国方面派出大量军警对群山医院进行保护,任何人不得进出。杜新立,王中荣和其余的八名幸存艇员被安排在了群山观光旅馆,但是杜新立和王中荣被单独看管,不准和外界有所交流,六名死者的遗体也被保存到了群山医院。

此时台湾方面十分兴奋,已经组织了数万人的欢迎大会,准备欢迎这两个叛徒。当时中国和韩国还没有建交,所以和韩国方面的沟通,由新华社香港分社和韩国驻港领事馆进行沟通,展开谈判。

当时我北海舰队的船只都在朝鲜领海线以外虎视眈眈地盯着,大批空军也在此空域巡航,给韩国施加了巨大压力,韩国迫于压力,同意归还一切人员和物资。但是在归还我军鱼雷艇之前,韩国曾派人登上该鱼雷艇,用摄影机拍下艇上的内部构造和配备,将之留作以后情报分析的数据。

最后,双方达成了协议:双方船只在距双方领海等距离的中心点进行移交,具体地点为 群山港西南约130海里,北纬6度,东经124度的公海上。3月25至26日,韩国除了对中国鱼雷艇进行修护外,并从汉城运过来六具铝制的棺材,将停放在群山医院太平间的六具遗体入殓,以便随艇交还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7日零时,刚睡下的杜新立和王中荣被韩方安全人员叫醒,并换上韩国警备部队制服,先行移送到群山港的3213号鱼雷快艇上隔离。他们二人一直以为会把自己送到台湾,但是韩方的举动让他们很不放心。

杜新立很紧张,问道:“要带我们去哪里?”韩方人员并没有回答,将他们送上汽车,往港口方向急驰而去。两个人猜出了韩方的意图,十分崩溃,哭着求韩国的士兵放他们走,饶他们一命。

27日19时45分,鱼雷艇上的幸存者被送到群山港,登上韩国军舰。杜新立与王中荣两人则早已被绑在鱼雷艇的一个舱内,并有六名韩国卫兵看守,鱼雷艇上还载着六具艇员遗体。之后,鱼雷艇被拖船徐徐拖出群山港。韩国把3213号鱼雷快艇、2名叛逃者、11名幸存艇员、6具遗体准时送到了预定海域,此时中国方面派出的六艘舰艇已在现场等候待命。

三名中国海军人员登上韩国拖船,证实艇员及死者身份后,签署文档,表示接到人员及鱼雷艇。韩方的态度很友好,所以整个交接过程都很顺利,但是由于海上的风浪比较大,整个交接仪式用了一个半小时才结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杜新立和王中荣被带回国内后,经军事法庭的审判,被枪毙。他们二人被遣返大陆的消息传到台湾后,台湾舆论一片哗然,大批的台湾学生手持横幅到当时韩国在台湾的所谓“大使馆”进行抗议,大骂高丽人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