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古代,夫妻二人中如果丈夫先去世,妻子便要为丈夫守寡,不是守一年两年,而是守一辈子,终生不得再嫁。

以现代的眼光看,这当然是旧社会吃人的封建礼教。

现代婚姻中无论男女,只要没有婚姻关系,都可以自由恋爱、自由婚娶,如若丈夫去世,妻子再嫁也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丈夫因为车祸身亡,死后妻子嫁给了肇事者,这样的改嫁能够接受吗?

从法律层面或许没有问题,可是因此闹出的财产问题、伦理问题、道德问题,恐怕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江苏省的陈静,就是这次事件的主人公,她周旋于两个家庭之间,腾挪了几十万元。

一切的一切分辩到最后,竟也难分对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爱的谎言把她骗到了江苏

每次提到自己嫁到江苏的过程,陈静都显得略微有些激动。

或许是因为这个过程中包含了一丝欺骗。

当年陈静在外打工,认识了一起工作的阿国,两个人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觉得对方都是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便顺其自然地结婚了。

婚后,陈静跟着阿国一起回到江苏老家,才发现阿国的家里欠有外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般来说,结婚双方如果有欠债,都会在婚前说清楚,以免婚后不合。

阿国家里欠的债不少,可能阿国太爱陈静了,害怕跟她说了之后会导致陈静离开自己,便一直瞒着。

陈静发现债务问题后,本来是有些生气的。

可是自己跟阿国的恋爱也经过了时间的考验,况且现在已经结婚了,所以就没怎么闹,还一起工作帮助阿国家里还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日子本来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着,直到孩子出生,家里添了一口人,也少了一份收入。

为了照顾孩子,陈静没有办法出门打工,只能辞职在家做一名家庭主妇,家庭的收入全靠阿国在外挣钱。

阿国那个时候收入也不多,每个月顶多只能给家里几百块钱。

虽说农村物价低,几百块钱也能顶城里一千多块钱那么花,毕竟还是太少。

为了让媳妇和孩子过上好日子,阿国开始想别的赚钱的路子。

正好这个时候,阿国的堂弟姜朝福因为开货车运货,赚了不少钱。

眼看同村的堂弟日子一天天好起来,阿国也希望能跟着学学。

陈静本来不同意阿国的想法。

因为开货车实在危险,几吨重的货物拉在车后面,天天奔波在天南海北的高速路上,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出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阿国已经下定决心。

或许在那个时候,阿国已经找不到别的赚钱方法,只能在货车司机这条路上赌一把。

就这样,阿国开始跟着堂弟姜朝福四处跑车,一来二去也赚了点钱,肯定没有自己跑车赚的钱多,也已经比打工强多了。

如果不出意外,陈静和阿国的生活可能就这样一天天奔着好日子去。

可惜现实没有如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场意外导致丈夫去世

2009年7月5日晚上,阿国像往常一样告别了陈静和孩子,出门上了姜朝福的车,准备跟车往西安送货。

同车的还有姜朝福的妻子,车上一共三个人。

谁都没有想到,这趟看似再平常不过的旅途,是以两死一重伤作为结局的。

这一趟车是姜朝福负责开车。

可能由于前一天没睡好,又或者那几天一直在跑车的缘故,姜朝福的精神状态很差,开车的时候一个劲地犯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这趟车的货很急,晚上来不及睡觉,姜朝福也只能硬打起精神开车。

这在他心里不算什么,货车司机经常这么干。

7月6日凌晨2点左右,恐怖的意外降临了。

姜朝福这个时候已经几乎完全失去了注意力,眼睛半睁不睁,距离闭上只有一步之遥。

事后他回忆,自己当时几乎完全没有记忆,因为大脑已经快要进入睡眠状态。

因此,姜朝福没有看到前方的货车,两辆货车猛烈地撞击在一起。

这场车祸,直接导致了姜朝福的妻子和阿国当场身亡。

身为司机的姜朝福躲过一劫,不过也身受重伤,事故另一方的货车司机张军伤势较轻。

意外的消息传到陈静和阿国父母的耳朵里时,他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前一天还挥手告别的亲人,第二天就已经天人永隔。

阿国的父母姜礼坤夫妇沉浸在丧子的悲痛中,阿国的丧事就几乎全都由陈静来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关于交通事故的责任问题,当时没有立刻进行确认。

因为救人要紧,所以姜礼坤夫妇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陈静全权负责了阿国遗体的火化,以及跟姜朝福和张军两位货车司机的谈判赔偿问题。

把事情全部交给陈静,是后来一切问题的开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丧事处理完毕之后,警方通过调查,确认了交通事故中双方的责任。

疲劳驾驶货车导致交通事故发生的姜朝福负主要责任,与之相撞的另一辆货车的司机张军负次要责任。

最终定下的赔偿金额是:张军赔偿24万元人民币,其他的费用都由姜朝福负责。

阿国的父母没有参与对赔偿金额的确认。

处理这件事的人,一个是阿国的妻子陈静,另一个是姜朝福的大哥,他们两个人在赔偿协议上签了字。

丧事办完了,赔偿确认了,按理说接下来就要拿钱了。

阿国的父母没有想到,随后发生的事情让他目瞪口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赔偿款,两家闹上公堂

为了索要阿国身亡的赔偿金,阿国的父亲姜礼坤找到姜朝福的大哥,希望尽快把张军应该赔付的24万赔偿款落实。

姜朝福的大哥此时提出了一个分配方案:

“那场车祸里两家都死了人,姜朝福的老婆死了,阿国也死了,那么这24万就分成两份,每家12万,但是有个条件,这12万分完了,姜朝福在这件事里就没有任何责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姜礼坤觉得这实在不合理。

自己的儿子就是因为姜朝福疲劳驾驶才去世的,姜朝福是主要责任,张军是次要责任。

张军的赔偿款本来就不该平分,而是应该都赔给自己。

姜朝福也应该负主要责任对自己进行赔偿,这是责任书上写着的。

怎么会有“主要责任人”和“受害者”平分“次要责任人”赔偿金的道理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姜朝福的大哥不仅要平分24万,分完之后还要免除姜朝福的一切责任,姜礼坤无法接受。

“怎么就没有任何责任了?我的儿子什么都没干,活活让你撞死了,现在你没有责任?”

协商破裂,姜礼坤夫妇决定跟儿媳妇陈静商量,一起起诉姜朝福,让姜朝福负起责任。

合理分配张军的赔偿款,然后让姜朝福赔付自己应该赔的部分。

让姜礼坤夫妇没想到的是,陈静对于起诉姜朝福非常抗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姜礼坤跟陈静在马路边谈了一个多小时。

原本以为可以一家人齐心协力讨回应得的赔偿,陈静却无论怎么说都不答应,直到最后都不愿意跟公公婆婆一起起诉。

姜礼坤不知道陈静是怎么想的。

如果自己不占理倒也罢了,可是现在明显是姜朝福和他的哥哥拒绝承担责任,还想吞掉张军赔偿款一半的份额。

最终,姜礼坤放弃了争取儿媳妇的支持,自己跟妻子两个人去法院起诉了姜朝福。

这次起诉很顺利,因为责任归属本就十分明确,姜朝福就是应该承担责任。

法院判决姜朝福赔给姜礼坤夫妇8万元。

胜诉之后,姜礼坤夫妇觉得对得起儿子在天之灵了。

没想到,姜朝福的赔偿款到位了,张军的赔偿款又出了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媳嫁给肇事者,公婆无法接受

阿国的死亡,给姜礼坤夫妇带来的赔偿款分两部分。

一部分是姜朝福的责任,一部分是张军的责任。

姜朝福的责任已经由法院划分清楚,赔偿了8万元。

张军的责任,法院也判决了赔偿24万,可是这24万始终没有到手。

当时负责去跟张军商讨赔偿的是儿媳妇陈静。

于是姜礼坤夫妇打电话给陈静,电话另一头的陈静自称完全不知道这些,不要问她。

姜礼坤觉得很奇怪,为了搞清楚钱的去向,他专门去了河南,找到了次要责任人张军,跟他追讨24万赔偿款。

张军却拿出了一张纸条,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

“21万赔偿款已经付清,以后任何事情跟张军无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面对姜礼坤的追问,张军承认这21万里面有姜礼坤的份。

但是钱已经给完了,怎么分是姜家人的事,跟自己已经没有关系,哪怕要起诉,也只能起诉拿钱的人。

当姜礼坤再次打电话询问儿媳妇陈静,陈静一改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态度,承认确实有21万赔偿款已经付了,但是自己一分都没拿。

儿媳妇一分钱都没拿,那么这钱去哪了?而且法院不是判决赔24万吗?怎么又变成了21万?

姜礼坤的疑惑更深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赔偿的问题还没有搞明白,村子里却传开了流言蜚语。

时间一长,这话传到了姜礼坤夫妇耳朵里,让二人大吃一惊。

传言说,陈静在阿国去世之后不久,就跟姜朝福在一起了,两个人已经过着两口子的生活。

姜礼坤夫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觉得这是村子里的人在嚼舌头根,陈静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到2011年5月,陈静大张旗鼓地嫁给了姜朝福。

婚事在村子里办得还挺热闹,让传言成了真,也让同村的姜礼坤夫妇气得发抖。

姜礼坤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儿子死了之后,儿媳妇竟然嫁给了肇事者。

“你可以走,跟谁结婚我们也没有意见,但是这个人把你丈夫害死了,你再跟他,哪有这样的道理!”

更让姜礼坤气愤的是,陈静嫁给姜朝福,证明他们两个人之间有感情。

那么当初跟张军商讨赔偿款,以及最后21万的赔付问题,一定是陈静和姜朝福做了手脚,把钱吞了。

抱着这种想法,姜礼坤找到了陈静和姜朝福,准备讨个公道。

万万没想到,面对姜礼坤的痛斥,陈静竟然还很有底气地处处反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事者自白:没有对不起谁

陈静并不认为自己背叛了公公婆婆和死去的阿国。

她认为自己做的都符合良心,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当初公公跟姜朝福的大哥商讨24万赔偿款的分配问题,协商没有成功,公公想拉陈静一起起诉姜朝福,陈静认为这是不对的。

当时姜朝福正在医院进行治疗,也不知道最后是生是死。

陈静觉得这个时候去起诉人家不好,就算起诉了也拿不到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更何况,陈静觉得阿国的死是“命运”,自己命不好,不能怨别人。

就算造成阿国死亡的是姜朝福,那也是命运的安排。

姜朝福本来跟阿国就是堂兄弟,都是姜家人,原本都是有亲戚关系的,这个时候起诉也太让人寒心了。

而张军已经支付的21万赔偿款,陈静也声称自己一分都没拿,根本不像村里传言的那样,跟姜朝福一起把钱私吞了。

被问到21万的最终去处时,陈静说,这些钱全都花完了,花在给姜朝福治疗上面。

原来,车祸发生之后,阿国当场死亡。

姜朝福虽然活了下来也身负重伤,一直在医院里面抢救,每天都要花很多钱。

姜朝福的大哥已经把所有积蓄都花光了,快要没钱治疗的时候,陈静找到张军,要了21万赔偿款。

这21万全都交到了医院,把姜朝福的命救了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是姜朝福大哥的决定,也是陈静的决定。

陈静觉得无论如何救人要紧,公公婆婆的赔偿问题可以拖一拖。

事发之后,由于姜朝福的妻子也去世了,姜朝福在医院抢救,留下两个孩子在家里,陈静就经常去照顾两个孩子,一来二去就熟了。

等到姜朝福离开医院回到家里,两个人渐生情愫。

经过姜朝福大哥的撮合,陈静才嫁给了姜朝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静讲述这段感情的时候并不感到愧疚。

她觉得自己心疼两个失去母亲的孩子是做善事,后来爱上姜朝福也是日久生情无可厚非。

自己从来没在阿国活着时跟姜朝福有不正当关系,所以的一切都无可指摘。

听完陈静的说法,姜礼坤仍然不能接受儿媳妇就这样嫁给了姜朝福。

况且就算感情的事没法掌控,可张军的赔偿款应该付给姜礼坤夫妇,为什么姜礼坤一分都没拿到呢?

说到这个,姜朝福的大哥感到非常委屈。

按照姜朝福大哥的说法,姜朝福在医院重伤抢救,已经让整个家庭背上了巨额债务。

这个时候姜礼坤夫妇来讨要儿子的赔偿款,还把姜朝福告上法院,太没人情味了。

法院判决姜朝福配给姜礼坤夫妇8万元之后,姜朝福的大哥还得到处借钱,才能把这8万交给姜礼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21万元,姜朝福大哥承认,确实都用来给姜朝福治病了。

但是这些都是姜朝福应得的,没有姜礼坤夫妇的份,给姜礼坤夫妇的份额应该是那没拿到手的3万元。

在姜朝福大哥的描述中,这3万元原本应该是由姜礼坤夫妇拿着跟儿子之间的关系证明,去找张军和保险公司赔付。

姜礼坤当时确实去了一趟。

不过他想要现场带着钱回家,那个时候保险公司的钱根本没到账,没法给姜礼坤。

姜礼坤一气之下就把关系证明撕了,才导致了3万元本应赔给姜礼坤夫妇的养老金最终没有赔偿下来,24万变成了21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公婆儿媳再次对簿公堂

这件事最终演变到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地步。

陈静在丈夫死后改嫁,没什么可说的,姜朝福大哥倾家荡产借债抢救弟弟,也是情理之中。

可姜礼坤夫妇所承受的,比陈静和姜朝福还要更多。

他们的儿子在车祸中并未犯下一丝一毫的错误,两辆车的司机都没死,儿子却死了。

儿子去世还不算完,张军本应赔给姜礼坤夫妇的赔偿金,姜礼坤老两口一分都没有拿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来想着剩下儿媳妇和孙子,这个家还能勉强过下去。

没想到儿媳妇在儿子死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带着孙子改嫁到了肇事者家里,一次都没有回来看望过老两口。

现在陈静不允许姜礼坤老夫妇看望孙子,导致老两口每次看到路上的小孩就触景生情地想哭。

姜礼坤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处理事故时,官方出具了一张阿国死亡赔偿费用明细,上面清楚地写着,姜礼坤夫妇每人应该得到49601元的赔偿费用,加在一起将近10万元。

绝对不像姜朝福大哥口中所说,只有3万元的养老费用。

既然儿子已经回不来,儿媳妇也下定决心带着孙子改嫁,那么这10万元就是儿子存在过的唯一证明。

姜礼坤决定一定要把钱要回来。

于是,姜礼坤再一次提起诉讼,跟前儿媳妇陈静和姜朝福对簿公堂。

经过多次调解无效,法院最后判决,陈静和姜朝福向姜礼坤支付6万余元的赔偿。

虽然法院并没有支持自己所有的诉求,不过好歹从姜朝福和陈静手中拿回了一部分钱。

对于姜礼坤来说,算是解开了一部分心结,否则21万全都被姜朝福一家带走,姜礼坤的后半生将夜不能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姜礼坤夫妇失去了儿子、儿媳、孙子,老两口孤苦无依相依为命。

而姜朝福失去了劳动能力,只能跟陈静一起慢慢还债。

如果当初姜朝福没有疲劳驾驶,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

如果陈静在照顾姜朝福的孩子的同时也能记得多照顾照顾公公婆婆,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如果姜朝福的大哥在把钱紧急用在抢救上的时候,跟姜礼坤夫妇先说一声,一家人应该也能互相理解。

一连串的意外、处理不当,导致了两个家庭的崩塌。

这场争斗,没有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