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回顾:2020年10月27日,广西玉林博白的保安秦某水在酒后弄丢了自己的手机,遂想向路过的李某武借手机拨打寻找自己的手机。李某武拒绝后,其心生怨气尾随并将李某武(70岁)殴打致重伤,经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法院经讨论后判决秦某水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法眼浅见:在该案件中,秦某仅仅因别人不肯借他手机就将他人殴打致死,而且对象还是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荣获三等功的70岁老兵,实在是令人气愤。结合本案的秦某律师辩护人的辩护词,浅见和大家探讨一下本案的审理情况及为何最终适用了死刑。

首先,为大家科普一个小知识,死刑缓期执行也是死刑的一种。在法律上死刑分为两种,死刑缓期执行和死刑立即执行。死刑缓期执行有两年的考验期,死刑立即执行则需要立即执行。本案中之所以没有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相较于类似案件有两个重要的点。第一,在相关报道中秦某没有自首情节,第二,死者家属没有签署刑事谅解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辩护中, 秦某的辩护律师提到了两个主要辩护意见。第一个意见是死者为七十岁老人,其生前患有肝胆管细胞癌。在秦某殴打后其并没有当场死亡,而是在入院治疗四个月后在伤势和原疾病的共同影响下死亡。这里就涉及到了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即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

对于这一意见,法院根据司法鉴定认为,肝胆管细胞癌在本案中本身或单独不足以致命,在其死亡的整个过程中仅起轻微促进作用,与死亡结果见没有因果关系。

第二个意见是,秦某是在醉酒状态进行的殴打行为,其辨认控制能力降低,在无意识状态下造成了死者死亡,应当属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即浅见在前文《扶不扶问题再现,四川女子扶老人后遭讹,如何运用法律保护自己?》中提到的司法中通常需要考虑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问题。

对于这一问题,法院认为秦某(22岁)是一名成年人(即在前文中涉及的,司法实践中一般认为老人、小孩的辨认控制能力较低,对青年人要求则较严格),即便饮酒也没有完全丧失控制能力和辨认能力,其对于自己行为可能造成老人的死亡结果应该有预见性,且殴打被害人要害部位致其死亡,有杀人的故意和行为。

在这起案件中秦某还有2017年因故意伤害他人,被判处刑罚的前科。其涉及到前文《吉林监狱脱逃罪犯落网,他将承担什么刑事责任》探讨过的累犯问题,本文不再赘述。秦某应当构成了累犯

这起案件中,法院最终认为被告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恶劣、且有前科劣迹,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也验证了浅见在《女子将幼童从楼顶扔下摔死,她可能不承担刑事责任吗》一文中的观点,对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案件”,我国是不吝于适用死刑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本案中的被告也不会立即处死,秦某必然会上诉,同时死刑还需要经历严格的死刑复核程序。同时浅见认为,如果说其在之后的审判中还存在一线生机,其律师必然还会从上文提到的控制能力、辨认能力方面再进行辩护。证明其属于间接故意杀人(对被害人是死是活,并不积极要求,而是听之任之,完全采取放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对于间接杀人,一般认为其主观恶性较直接杀人较低,因此其量刑也应当有所区别。但结合本案整体情况,浅见认为最终判决结果改变的可能性是较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