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光子出行,作者|冷泽林,编辑 | 王潘

现如今互联网老兵中,经常活跃在大众视野中的并不多,即使前段时间张朝阳、俞敏洪等人登上了热搜,但也无法与当了十余年“网红”的雷军媲美。

昨晚,雷军继2020年解锁“演讲家”这一职业后,第三次登上讲台。

在长达2小时40分的演讲中,外界最为关心的小米汽车仅占用了不到9分钟的时间(包含一段2分半的视频)。篇幅之小,让人有种错觉,似乎汽车项目和前面提到的小米手机、手表、平板处于同一等级。

而雷军本人更是宣称:“未来两年不准备辟谣,不介绍新进展。”

实际上,在小米宣布造车的这500天内,除了偶尔被人拍到出现在XX车企,以及兼职汽车博主后发了几条无关痛痒的汽车“百科”外,雷军以及小米高管几乎都是守口如瓶。

似乎当各大车企通过各种方式“汲取”流量之时,小米却在反其道而行之。

这次演讲中,雷军没有透露更多的汽车研发进展,不过却意外地秀了秀自动驾驶的“肌肉”,并宣称自动驾驶将是小米汽车的第一个突破口。

而仔细回想小米手机的发展历程,软件先行正是雷军的风格。

33、500、140

对于自动驾驶,小米第一期规划了33亿元的投入,研发团队人数也突破了500人,并且首期还将投放140辆测试车前往全国各地进行测试。

33、500、140,小米对于自动驾驶的投入是个什么水平?

根据企查查数据,几家自动驾驶公司已披露融资金额分别为毫末智行约13亿元、小马智行约11亿美元、文远知行约11亿美元。

团队规模上,去年底小鹏自动驾驶团队规模约为600-800人,理想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团队约为700+。

测试车辆数量上,年初数据显示百度Apollo规模约为500+,小马智行约为200+,AutoX较为领先已超过1000辆。

显然,小米集团的资源以及雷军的决心,都为小米汽车提供了一个不错的起点。

从技术上来看,一年半时间,小米所改装的比亚迪汉自动驾驶测试车辆目前能够实现驶入/出匝道、高速/城区领航驾驶、自动泊车等功能,细节处变道超车、环岛行驶、避让行人/车辆、无保护掉头等场景中也有不错的表现。

不过与多家车企、自动驾驶企业早已在城中村、大流量地段进行测试的Demo相比,小米自动驾驶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并没有更为特殊的地方。

而考虑到该测试车头顶上配备了禾赛Pandar 128机械激光雷达(网传不止一颗激光雷达),而非如理想L9、蔚来ET7等大部分车型选择的半固态雷达,这套智能驾驶软硬件和量产车型应该还有着一定差距。

通常来讲,机械激光雷达中的扫描模块和激光收发模块可以实现360°旋转,探测性更好,同时结构更复杂体积也更大,自然成本也会更高。而半固体激光雷达仅扫描模块运动,探测效果稍差,不过体积更小成本也会低一些。

目前看来,小米测试车是以Robotaxi框架搭建,并非当下大部分车企选择的从L2晋升至L4级自动驾驶路线,这是否意味着未来将会涉及Robotaxi领域?

这在车企中并非没有例外,一直将雷军视为“老大哥”的何小鹏,在今年也宣布了小鹏汽车即将开展Robotaxi业务的消息。

如果以这个角度来看,小米当下所展现的自动驾驶能力并不能直接和小米汽车划等号,反而更像是不冲突却又能够在未来产生交集的两条线。

不谈汽车,转而在这个时候展现自动驾驶技术或许另有他意,比如雷军最在意的资本市场表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月线级别来看,小米自2021年初达到股价最高点后,中间已有14个月收阴。即使在今年5-6月多家主机厂股价暴涨的情况下,仍未止住下滑的趋势。

在去年的演讲中雷军曾提到,小米上市后股价大跌之时,某位投资者从战略到产品再到管理,把小米当小学生数落了一个多小时,雷军甚至还打湿了衬衣。

显然,对于资本市场来讲,自动驾驶也要比一辆还未量产的车型更具想象力。

自动驾驶为虚,“普通答卷”为实

虽然,雷军立下了“2024年进入自动驾驶行业第一阵营”的目标,但小米的第一辆车大概率只用交上一个普通答卷便足矣。

毕竟做的越多犯错的可能性也越大,消费者不会因为小米是“新手”,就在汽车这样的大件消费品上给予小米包容。

这一点,作为地产厂商的恒大便十分了解,因此耗资巨大的恒驰5放在当下除了“大”和一身“名牌”外,其他方面都略显保守。

同样,华为虽未造车,但其深度参与的问界M5已经拿出了单月破7000的销量成绩,而M5/M7在当下来看其辅助驾驶能力或者车辆性能等参数并不出色,甚至还有些落后,却依然依靠华为的品牌以及渠道成为了消费者关注的焦点。

如果笼统将华为的HI和智选模式进行概括,实际两者都在拿华为的优势与车企进行竞争,比如MDC计算平台+激光雷达+自动驾驶能力、鸿蒙OS+华为品牌+渠道能力。

不过,相较于华为的ICT、芯片、计算平台经验和集度背靠百度Apollo多年的自动驾驶技术累积,小米在这方面的布局较为匮乏,所放出的自动驾驶水平来看也与“前辈”存在一定差距。

小米首款车可以预埋硬件,但并非必须。因为在自动驾驶/高级辅助驾驶还未成为主流需求的当下,其对汽车销量的拉动能力并不强,反而是对资本的吸引力更强。

从雷军到整个小米品牌对于小米汽车的宣传来看,似乎也在尽量压低声量来降低消费者的期望值。

前段时间,大陆集团宣布搭载地平线征程3芯片的5R1V(5个毫米波雷达1个摄像头)多传感器融合系统解决方案,从国内知名造车新势力公司获得了量产订单,将在2024年投产。

业内认为该新势力应该指的便是小米。

今年初,根据“42号车库”的独家爆料,小米目前规划了两款车型分别为10-15万的A级车与6万元左右的A0级车。

大概率来看,前者或将承接部分小米自研的自动驾驶技术,并为自动驾驶能力的迭代进行经验累积,而后者将承担占领市场、走量的任务,毕竟2024年的市场留给小米汽车的机会或许并不多了,小米也的确需要两条腿走路。

这一区间也正好避开了新造车头部势力,小米也可以通过自身的影响力、用户基数与腰部势力、传统燃油车进行竞争,同时还保留了主品牌向上的可能性。

雷军这次演讲,为小米汽车呐喊是虚,为小米集团打气是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