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接上文)

第二天,我因为上午没有课,所以去的也比较晚,吃过中午饭我才骑着我的二八大杠,晃悠悠地到了学校。

从进学校开始,我就发现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刚停好车,姐就过来找我。

让我去她宿舍有事情问我。

昨天晚上在临乡的岭头下坡的半道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翻车的是一个三轮车,就是那种能装十几二十个人的大型三轮车,除了驾驶员死亡外,车上还有一个女的受重伤,后座上的两个男的死了,跑掉三个人。

我听得云里雾里,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按那个受伤的姑娘说,当时的三轮车上刨除先下车的不算,剩下五个都是小伙子,算上司机就是六个人。

当时在上坡路,车速不是很快,这五个男的看见这个女的就一个人。起了色心,在车上就强暴了这个姑娘的,任凭这个姑娘怎么得撕心裂肺地喊叫,司机不敢出手相救。

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个姑娘,据说还没有结婚,被这个五个男的轮奸了。事情结束了,还不让她下车,让这个司机继续往前开。这个姑娘看着情景,这五个小伙子还要来,就在下坡速度最快的时候从山轮车的后面搂住了司机的脖子。

死死不放手,车辆就顺着马路翻车了,司机死了,小姑娘受了重伤,死了两个男的。其中有三个男的受伤了但是跑了,现在全县都在抓着跑掉的三个人。

不用说,都知道那五个人是谁了,就是我在馄钝店吃饭时候遇见的那几个同学,我那个同村发小就是其中死的那个。

事情出来了,警察寻访有人就说了当时我就和他们在一起的,但是是不是一伙的,根本没有人敢确定。

毕竟这个事情那是相当的严重的。

上午警察就到学校了,说我只要到了学校就立马让校长带我去派出所。

“姐,你是知道的啊,我昨晚不是回来了吗?根本没有去啊”

“对,但是校长怕我们把他的事情抖落,根本不会帮我说的”我气得不行,甩开姐的手说我自己去处理,不相信警察会冤枉好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那个年代,既没有视频也没有电话,靠口说无凭。没有人担保很容易就会造成误会,即便不误会,只要我去关个几天,本来就是代课的,估计工作也会没有了。

还是姐考虑到周全,最后去找的校长。当我看到校长因为昨晚我的一记拳头眼眶都肿得黑青,那么严肃的场合我都控制不住笑起来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和姐不追究他了,他以校长的名誉带我去派出所证明我昨晚在学校的,因为代课比较晚,确定没有参与那件事情。

那时候校长的话语还是很有分量的,起码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是不会将我拘留的,我的工作自然也保住了。

再后来,跑掉的三个人都抓住了,其中一个还是县里当官的儿子,这个就不好再说了,反正当地没有人不知道。好像是判了5年,赔了不少钱,更详细的我就不知道了。

事情看似好像是解决了,但其实早已经埋下了祸根。因为有个事情的存在,校长总是对我不阴不阳,很想我早点离开这个学校。就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支持了我转正后申请调走。这才有了我去县上笔试,面试的机会。

在“姐姐”出了事情之后,我很快就转正调离了原来的学校。在一次回乡祭奠她的时候,和姐夫聊起来才知道,姐出事的那天,体育老师是真凶。

但是罪魁祸首是校长,从那一件事情以后,校长总针对她,就算是她怀孕了只要有事情就喊她来,别人替代都不行。总之就是在工作上各种穿小鞋。出事的那天就是在他的再三要求下,姐才来学校的。

换句话来说,不是校长刁难她,可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更难以让人觉得可恶的是,在姐办完事情回家的时候,校长有意无意给了体育老师一个信息。

“你也不去送送人家吗,挺个大肚子容易吗?”

杀人不见血,说的就是这种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句话是在体育老师被抓了以后,供出来的。没有校长的点拨,体育老师也不知道姐的时间线,更不会尾随跟踪,酿成悲剧。

这些信息,有一大半都是在姐姐的日记本里记录的,包括那天晚上的事情。

以当时的情况,根本无法去控诉校长。

没过几年,他就因为作风问题,被他媳妇实名举报了,其中还有贪污受贿。

用今天的世界观难以想象那个年代里生活是有多么不容易,很多时候,只能忍气吞声。

今天是中元节,那个还躺在遥远的山村里的“姐姐”,愿你安息!

(完)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原文刊发我个人公众号:原创文学元宇宙,喜欢可以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