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营情事连载255

作者:石头大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者简介】石津安,笔名,石头大侠。1959年出生,1976年下乡,1978年入伍,2001年自主择业。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军旅长篇纪实作品“兵营往事”系列第一部《兵营兵事》(40万字)“兵说”“战旗红”刊发后,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第二部《兵营情事》继续在“战旗红”连载,敬请读者关注。

连长王剑远是要在部队有发展前途的,他不能坏在他们的二人世界上。

女友火苗没有再说下去,她的心情也是不愉快的,她跟王剑远说过,这次李副处长是不会有出格举动的。

尽管如此,王剑远还是很小心谨慎的,他觉得他们在结婚的问题上拖着不是事。

王剑远是很爱火苗的,但是,火苗迟迟不结婚,也是王剑远的一块心病。

有一次,李必胜在跟王剑远聊天的时候,问王剑远,你们的马拉松恋爱,也应该有个结果了,是不是火苗对你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王剑远说,不可能的事情。李必胜又说,不可能的事情,那怎么到现在还不结婚,我们这些人,跟火苗她们想的不一样,我们是谈恋爱,要结婚组合一个家庭的。

王剑远琢磨着李必胜说的话,也没有错。

当时,他们还在暗地里嘲笑着李必胜没有追上吴然。

现在看,李必胜没有追上吴然是正确的,有些时候,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就是不能在一起过日子的,做个朋友还可以,作为夫妻就要考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剑远虽然觉得李必胜说的有些生硬,他还有着一种想法,是不是李必胜没有追上吴然,他追上了火苗一种报复嫉妒。

王剑远现在又在想李必胜说过的话,因为这次军里大检查,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也许他就会离开部队。

王剑远不敢想象离开部队那是一副痛苦的抉择。他和李必胜一样,现在就把部队,视为自己的家,视为自己的生命,真是有一天因为他跟火苗过着二人世界的事情,离开了部队,他会悔恨一辈子的。

王剑远想通过这次军里大检查,打开火苗的心结,彻底跟火苗谈一谈他们结婚的问题。

尽管王剑远是很认真地去跟火苗在谈,火苗只是听着,没有更多的反击,她对王剑远淡淡地一笑,当初我对你说过,跟我谈恋爱你可要有忍耐,你说可以等我十年,我们有十年吗?火苗的一句话怼得王剑远哑口无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错,这是当时王剑远对她的承诺,火苗才答应跟他谈恋爱的,现在王剑远受到了打击,承受不住,又要找火苗摊牌,火苗也没有让王剑远如意。

这个结果,也是王剑远意料之中的事情,火苗是很任性的,当初的舞蹈男兵,还有李欢然,她都是我行我素的。

王剑远他跟火苗的事情,只有他自己做出决定,跟火苗商量是没有结果的。

老实说,王剑远也是爱着火苗的,他们在很多事情上都是配合的很默契。

可是,王剑远在部队,这种日子如果继续下去,也不是个法子。

如果在地方,王剑远也不会有这么多忧虑。

王剑远也很苦恼,这可是他走在了十字路口。

火苗通过这次军里大检查,对王剑远也有了新的看法,也许这也是她们的一个关口,要不火苗妥协,要么就是两人结束马拉松的恋爱,彻底拜拜。

让火苗妥协,这不是她的性格,要彻底结束这种马拉松的恋爱,火苗考虑王剑远也不会离她而去。

军里大检查之后,吴然从家里回来,她对火苗说,那天晚上你们遇上了军里检查干部在位的事情吗?

火苗说,抓了个正着,好在是李欢然带队,我们算是躲了过去。

吴然说,本来那天要加班,考虑到你们两也不知道折腾多长时间,干脆就回了家。

那天她到家后,已经很晚了,我爸问我,你上个星期刚刚回来,这次怎么连着回来了,有事吗?

吴然听到父亲问她,当时很犹豫,因为吴然都是隔一周回家一次。

她顺口说道,想你和我妈了。

其实,她是给火苗腾地方,那天是周某也不知火苗那么大的劲头,没要让吴然回家,吴然也没有办法,只好坐着旅里的班车回去。

旅里也有一些干部住在军里大院,部队为了解决这些干部的后顾之忧,特意安排了班车,周六下午坐车回去,周一早晨返回。

那天的班车走到一半路程时,车还出了故障,司机忙乎了一个多小时,才修好了车。

吴然父亲对她说,自己要跟旅里其他干部一样,尽量少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然说,知道的,今天特殊,我就回来了。

吴然父亲又问道,今天特殊在哪里?也是的,吴然总不能说,给火苗腾房子,让她跟王剑远过二人世界吧。吴然又顺口说道,我今天回来是祝贺爸爸当上政委了。

吴然父亲说,然然她妈,你看然然现在也会甜言蜜语了,我提政委跟原来还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工作的担子更重了。

吴然随便的一句话,又在教育着吴然。

吴然父亲是集团军副政委,老政委休息了,吴然父亲刚刚被任命为集团军政委

吴然父亲又对吴然说,军里今天晚上,要对你们旅干部在位情况进行检查,你不会受到影响吧。

吴然很果断地说,不会的,我跟主任请过假的,是正常回来的。

吴然父亲说,下一步你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一个是工作上,一个是生活上,还有一个是你的个人问题,年龄也不小了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但是,自己也要有个正确的婚恋观。

吴然父亲的话说的吴然怪不好意思的,她对父母保证,个人的事抓紧时间,就不用父母操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然母亲,头一次听到女儿干脆利落的回答,父亲说的个人问题,她有些好奇地问吴然,听你的表态,好像心里有谱了。

吴然又笑着说,哪能这么快,我不向爸爸保证,他既要考虑军里的工作,还要考虑我的问题,爸爸多累呀。

吴然父亲笑了,还是然然心疼爸爸。

吴然母亲知道她的女儿的特点,越是催她或者不如她的心意,谁介绍也是不可能。

她母亲曾经给吴然介绍了一位高干子弟,她母亲认为她们两应该很般配的。

可是,吴然就是看不上高干子弟,还是不了了之,而且是吴然提出分手的。

所以,吴然母亲再也没有催问过她个人的问题,倒是吴然父亲,还时不常提醒女儿的个人问题,吴然父亲只是提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