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冠核酸复阳情况普遍,应多关注Ct值
在上半年的疫情中,我们会注意到一个现象,很多新冠患者从方舱医院回到家后,没过几天重新做核酸检测,却发现核酸复阳了,这种现象最初曾让新冠患者和小区群众极为紧张。
出于安全考虑,第九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依旧要求,出院/舱的感染康复者继续进行7天的居家健康监测。
问题来了,复阳人员会不会造成病毒传播呢?能不能对此类人群在后续的监管中放松警惕呢? 我们目前急需一项真实世界的研究,来探明新冠患者复阳之后到底会不会传播病毒,这对新冠患者愈后的生活影响重大。
好在,近期广州国家实验室钟南山院士团队、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市八医院唐小平/李锋团队联合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李艳/柯昌文团队和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卢洪洲团队在National Science Review(IF=23.2)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 Characteristics of SARS-CoV-2 Delta Variant-infected Individuals with Intermittently Positive Retest Viral RNA after Discharge 的研究论文,为我们做出了明确解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该研究通过临床大数据、病毒学、流行病学、基于人工智能的影像学分析方法,回顾性分析了2021年广州医科大学所收治本土(158例)及境外输入(679例)新冠Delta变异株感染者康复出院后病毒核酸检测复阳的特点。
在研究中,837名境内、外新冠确诊病例中有514人(61.4%)出现了复阳,比例非常之高,远远高于疫情早期的野生型病毒株(7.2%)。
另外,研究显示,在77名本土复阳人员中,95%的感染者出院后至少要过21天,核酸检测才能变为阴性,中位数为33天。
在所有研究病例中,其中一位感染者呼吸道中的新冠病毒核酸持续超过5个月才变为阴性,这表明新冠感染复阳病例上呼吸道中的病毒核酸彻底清除需花费较长时间,病毒RNA持久性显著延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冠复阳患者核酸检测长时间不能变成阴性,那么其传染性又是如何呢?
需要强调的是,该研究发现,与住院阶段相比,复阳阶段的病毒核酸载量下降了10万-100万倍。在514名复阳人员中,有481人(93.6%)的核酸检测Ct值≥30。
可能很多人对Ct值一知半解,我们在这里详细说一下。
病毒的Ct值,是指对病毒聚合酶链式反应进行扩增的一个数值。这个数值越大,说明扩增的时间和代数越多,病毒载量越小。简单地说,我们都希望Ct值越大越好,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实验室检测技术指南》,Ct值>40才能被判定为“阴性”。
新冠复阳者的管理以Ct值35为界,≥35则无需进行管理,小于35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我们暂且不谈Ct值≥35的情况,只说说当新冠复阳患者Ct值小于35的情况,这也是本次研究的重点。
新冠复阳和二次感染概念不同,新冠复阳者密接259人,均未造成任何传播事件
事实上,在本次研究中,复阳患者Ct值小于35的情况有很多,但大多数都是“核酸阳性”,而不是“病毒阳性”。
也就是说,患者体内被检测出来的只是病毒的RNA核酸片段,而并非活病毒,从流行病学上来讲,只有活病毒才能构成潜在的传播风险。
目前,核酸检测无法分辨“活病毒”和“核酸片段”,只要有病毒的核酸,那么检测结果都是阳性。要知道,在鼻咽样本中,不具有传染性的病毒核酸片段的数量,是有传染性病毒颗粒的10万-1亿倍,这些核酸片段要很长时间才能被彻底清除。
为了从反面验证,研究人员通过细胞培养的方法,试图从25份复阳人员的上呼吸道样本中培养出活的新冠病毒,但均告失败。其中,病毒载量最高的一份样本Ct值达25,但依旧没有发现活病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外,对23例病毒核酸复阳者在社区的259位密接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也未发现社区传播事件。
以上说明,新冠复阳者在生活和工作中是安全的,他们只是体内残存有核酸片段,还未来得及清除,所以才被检测出核酸阳性,一般不具有传播风险,提到复阳的时候不能只提核酸阳性,而应该关注核酸Ct值,避免引起恐慌。
但是,以上情况只限于新冠患者核酸复阳,不包括二次感染,这两个概念要区分开。
二次感染是指感染者未能形成有效免疫屏障(或免疫保护力随时间降低),被新冠病毒再次感染。
在新冠病毒进化不止,突变株更迭不断的情况下,二次感染已成为司空见惯的现象。
然而,病毒核酸复阳是指在排除二次病毒感染情况下(流行病学接触史清晰或者通过测序确认),感染者样本中再次检测到病毒核酸的情况,病毒核酸复阳患者检测到的核酸仍为初次感染病毒核酸。
新冠患者预后歧视问题难消除,涉及就业、婚恋、社交……
国家各部门一直在强调严禁歧视新冠患者,可是社会上的新冠歧视依旧不绝如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前有企业滥用健康码等检测查询工具,对新冠肺炎康复者实施就业歧视,严重侵害劳动者平等就业权益。至如今,不仅在就业上,有不少人匿名反映,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新冠歧视已经蔓延到了婚恋上。
这才更可怕。
孙阳某是皖北的一名小伙,他匿名告诉记者,他是21年上半年感染了新冠,当时周围人都知道这种情况。本以为新冠痊愈后就能回归正常生活,可是现实却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康复后他总感觉他比别人低一截,早已经26岁的年纪,却因为得过新冠,没有任何女孩愿意和他交往,想找媒人为他说亲,可是一打听他之前得过新冠,媒人直接拒绝为他安排相亲。
“这太莫名其妙了,我早就康复了,而且我当时只是一个小感冒而已,又不是什么大问题,怎么就会没人愿意和我谈恋爱呢?完全不能理解。”他无比失落地告诉记者。
他坦言,有很多曾得过新冠的适婚男孩都遇到了这种“婚恋难题”,如果不能完全隐藏自己得过新冠的历史,那么,在处对象这方面一定会受到影响。
他现在拒绝谈论有关新冠的任何话题,只想把自己的隐私保护得好好的,由于朋友圈都知道他得过新冠,他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
这真是一件令人不解又让人无语愤怒的事情,难道得过新冠的人就不配有爱情?这种歧视太莫名其妙了!
可无奈的是,针对“新冠就业歧视”还能出台政策严加制止,可是针对这种你情我愿的“婚恋歧视”又该怎么解决呢?
唉,真是让人头大!
除了就业歧视和婚恋歧视,新冠康复者的心理状态和社交也真的需要被大众所关注。打开任何一个网站,随意搜一下新冠心理创伤,就能发现很多新冠康复者的心理状态很不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拒绝新冠歧视
他们有的人因此患上了抑郁症和自闭症,从阳光开朗的帅哥美女变成了宅男宅女,拒绝一切社交,完全陷入了一个人的小天地。
相比身体上的伤害,新冠造成的心理和情绪创伤更加不容忽视。德国著名学者Schweppenstette曾发表看法:在各种新冠歧视层出不穷的情况下,疫情给全人类造成的心理伤害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到底该如何解决歧视问题?我们只能期望,锁在我们脖子上的那把新冠歧视枷锁能尽快解开!也希望在社会各界人士共同的帮助下,新冠康复者自己能鼓足勇气,走出创伤,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

参考文献:

[1].Characteristics of SARS-CoV-2 Delta Variant-infected Individuals with Intermittently Positive Retest Viral RNA after Discharge.

[2].https://c.m.163.com/news/a/HEDO56CP05315VZV.html?from=wap_redirect&spss=adap_pc&referFrom=.

撰文 | 阿拉斯加宝

编辑 | 阿拉斯加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