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知道互换人生事件,以为就是一个母婴分离管理时期的医疗责任事件,一开始是没有任何战队的想法。直到扯上了责任义务以及房子票子,两方面骂战逐步升级,依旧不愿意过早表达立场。

本来家务事就是扯不清道不明的,公也有理婆也有理。甚至在一开始还私下认为田静不明确表达观点,有投机收割流量牟利之嫌。而且我特别不喜欢非黑即白极端处理问题,越是夸**最漂亮,**最有爱心,谁谁书香门第气质高雅,越是觉得言过其实,悄悄降低心里的印象分。

即便如此,在双方对阵中,我肯定会依照本心选一方看得过眼的。许敏和杜新枝我都不认识,对于杜新枝的反感就来自于她对两个儿子自私的态度。理智上我明白她不能捐肝,女儿无行为能力不能捐,但是她能用家里面没有一个好的,有可能人财两空这些理由回复儿子,让我实在无法理解他。

在能不能做换肝手术,手术是否有意义,以及到了最后时刻要不要抢救。家人的考虑和医生外人的思维是不相同的。医生会考虑抢救几率和意义,对家人来说百分之一的几率就是百分之百的希望。何况姚策那么年轻,求生欲望那么强烈!

在捐献器官上,除了夫妻,父母,子女我不绑架任何人,但是这三对关系只要身体状况经济条件允许是必须的。人有可能救不回来,至少余生自己是坦然的。

在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一个是朋友的姐姐,十多年前得了肝癌,当时手术还不像现在这样先进,费用更是高得惊人。好在她有个出息的女儿在美国硅谷工作,当时正是互联网超级红利期,美元也还很值钱。换肝手术后五年都生活得小心翼翼,如同一个玻璃人一样经不得一点风雨。好在结果很好,现在美国给姑娘带孩子,和常人无异。

另一个故事就悲哀太多了,我朋友的丈夫42岁肝硬化,医生建议换肝。她丈夫和我丈夫是从小长大的发小,帮她找到了华西最好的医生,她也卖了一套房子筹集医药费。她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没有捐肝的条件,只能花钱买。但是结果是人财两空,一套房子只换来她老公延长了一年多生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看着她孩子中学,大学,毕业工作,失去这套房子对以后的生活影响不大,至少圆了多年夫妻情分吧。

如果杜新枝或者郭希宽及家人哪怕愿意做一个姿态,我想现在大家对他们的观感也会好很多。退一万步讲,即使当年他们真的做了小动作,后来也不愿意捐肝,可不可不要那么无耻,颠倒黑白愚弄大众。

有人天天各种@我,苦口婆心劝我许敏是戏精,我只看当事人在这两年之间前后言行有没有自相矛盾,是否符合我的价值理念。

所以,我看到了许敏就是一个正常的妈妈,她所做的我也会去做。她跪求医生割肝救子,她初见姚威时掩面痛哭,她听闻姚策去世时仰天呐喊。如果有人认为她在演戏,那么请回家问问你妈妈,她也许会告诉你这个戏她会怎样来演。

而杜新枝,我只能遗憾地发现,真的是一言难尽,自相矛盾的太多了。假证用得理直气壮,假话说得自己都不记得了,见了好处不撒手,该她出钱出力的时候装不知道。有时候觉得世界确实之大,无奇不有,这样几乎每个行为,每一番话都在挑战我道德底线的人居然也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时候也挺心疼给大娘洗白的人,这个活不好做,大娘那一张嘴不知道都吐露些什么出来,其实不加思索说出的话才是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吧。

经历了这两年,特别是近一年。我对于许敏从感叹到同情,从同情到怜悯,从怜悯到佩服。她太难了,如此明显瑕疵法庭视而不见,她的维权路举步维艰。如果她没有信任她的丈夫,关心她的家人,维护她的单位,再加上性格坚定,换个人早就拿补偿放弃了。就这一点我就很佩服她,因为换了我可能坚持不下来。

从去年十月开始,我就对此事在网上写文,写我的所思所想,写我的感叹和悲思。我能做到的就是不谩骂,不人身攻击,不泄露别人隐私。也收获了一众未谋面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及观点被人认可时的喜悦。

这就是我初心未改一直支持许敏的原因,与其说支持许敏,不如说对真相迫切的需求。毕竟都有父母儿女,许敏的遭遇谁也不愿意经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